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笔尖为暖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笔尖】错上贼车(小说)

精品 【笔尖】错上贼车(小说)


作者:腊狗进山 秀才,1475.9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179发表时间:2013-11-03 19:00:24

1、
   诸葛西淼乘坐悦达牌出租车,从荔莞前街进入穗深高速公路,已是五点四十分左右。此时的穗深高速上,双向行驶的长龙阵车流,由一溜烟的滑过,慢慢变成了蠕动。
   这是南粤珠三角经济发达地区,最近几年愈来愈严重的“双休日添堵症”。不亚于北京市的“首堵症”。据专家们分析,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交通设施兴建和改造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私家车增加的速度。二是蜗居穗深两大城市连续工作五天的上班族,越来越习惯于双休日到周边郊区城镇度假、释放一周来在钢筋混凝土和汽车喧嚣中吸进的焦虑。
   荔莞位于穗深两大城市的中间。聪明的荔莞人看准大城市居民热衷于双休日外出轻松的这一商机,雨后春笋般的拔起一座座吃喝玩乐一体化的五星级酒店。同档次的酒店,荔莞的价格却是穗深市区价格的五折。于是,穗深人到荔莞消费趋之若鹜。
   诸葛西淼乘坐的那辆悦达牌出租车一上穗深高速,很快变成了长龙的一节。荔穗高速不到八十公里的路程,已行驶了三个多小时。冬季的天幕似乎更黑,把沿途城镇的灯光衬托得格外耀眼。
   从穗深高速匝道下来的长龙阵车流,在进入穗城市帽山区收费站时,演变成了九条粗龙。每节龙的掌控者都想早点回家,互不相让,争先恐后挤进收费道口。
   老五又打来电话催促。
   “三哥,都九点过了,你现在哪?”
   “还堵在穗城的帽山收费站”
   “不用急,我们等你”
   “不用等,我不知道还要堵多久”
   老五第一次发信息来问他应聘工作的情况,说今天约几个小老乡一起吃饭,为他找到理想的工作庆贺。他当时就用信息明确回复老五说“一言难尽,回家再说吧。今天中午喝醉了,现在很困,不方便和老乡们聚会,随便在家庭里吃点什么都行”。
   可是老五坚持等他一起吃饭,老五并不是不知道他首次应聘失败的结果。从他回复信息中“一言难尽”四个字,就可以看出端倪。老五坚持等他一起吃饭的理由,是想和几个小老乡共同陪他散散心。
   堵塞在进入穗城市帽山区收费站的汽车大约近千辆,九条收费通道平均要通过一百多辆汽车。每辆车办理交费手续的时间按二分钟计算,最后那辆车通过收费站至少需要三个小时。诸葛西淼乘坐的悦达牌出租车在长龙的中段,通过收费站的时间也不会少于一个半小时。
   这时,一路不出声的出租车司机,漫不经心地咬住前一节龙的尾巴,开始有话无话地主动找诸葛西淼搭讪。
   “先生到穗城哪个地方?”
   “帽山区江田”
   “听口音,先生是长江省人吧?”
   “对,我是长江省人。师傅哪里人?”
   “我和你是老乡。先生在长江省哪个市?”
   “哦,这么巧。我是葫芦洲市的,师傅在哪个市?”
   “松采县”
   “啊,越说越近了,我们仅隔一条松采河。”
   “那是,那是”
   “听师傅说话的口音湖南味蛮浓的”
   “哦……是这样的,松采县是我的祖籍,我从小在湖南长大。”
   “难怪师傅没有一点松采县的口音呢”
   “先生来穗城时间不长吧”出租车司机转移了话题。
   “是的。我来穗城两个月多一点”
   “做生意吗?”
   “不是。我在家乡政府部门工作,这次来考察一个合资项目”诸葛西淼牢记老五的话,没有轻易对陌生人暴露来穗城的真实目的。
   “很顺利吧”
   “还好,已有几个意向性的项目,正在做市场调查”
   “先生在官场混了多少年?”
   “不算长,也就二十二年吧”
   “二十二年啊,捞了不少钱吧?”
   “捞钱?我要是贪财捞钱,早就可以买一个更高的官帽子戴在头上,或者做了生意上的大老板。我们哪有缘分一起坐在出租车里聊天,还在这高速公路上苦等啊”
   “那是那是。我一看先生的气质,就猜出你即非做生意的老板,也起码是一个国家干部。只是官不大、钱不多而已”
   “呵呵,师傅是孙悟空火眼睛睛啊”
   “那里那里,我如果有孙悟空十分之一的本事,要变钱就变钱,要变房就变房,也不会整天当一个车夫啦”
   “呵呵,孙悟空本事再大,也逃不脱如来佛的掌心。师傅多做一些善事,以后成为如来佛岂不更好”
   “当今这社会,做善事不一定有善报,行恶者不见得恶惩。上个周南粤电视台《今日一线》有一档节目,先生看过吗?”
   “没有留意”
   “节目播出一则人心扭曲的事件:一位老太太脑溢血摔倒在马路边,行人视而不见。我一个开出租车的同行停下车,将老太太送到医院抢救,还垫付了入院费。没想到老太太的孩子们赶到医院,第一件事是抓住做好事的出租车司机不依不饶,那个出租车司机再三解释,他们都不相信,也不让司机开走出租车去跑生意。理由是,如果不是司机开车撞倒老太太,司机怎么会停下赚钱的生意不做,去管闲事送老太太到医院?那个司机是有口难辩清楚,只有等待老太太快点苏醒过来,如果老太太再也醒不来,这个司机的麻烦就大了。”
   “可以通过交警部门和医院方鉴定嘛”
   “交警部门连那些重大的交通事故都处理不完,何况这个无凭无据,说不清道不明的交通纠纷,最后还不是逼着开车的司机交钱消灾。看来这个同行摊上大事了,至少要白开三年的出租车啦。”
   “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天下的”
   “上个月在荔莞大街上,光天化日之下,两个骑摩托车的飞贼抢夺一个女孩子的挎包,女孩子拼命拽着不放手,呼喊着,祈求旁人救助,过路的行人也是视而不见。结果是,女孩子被另一个飞贼一刀砍断了手臂,不仅挎包没有保住,而且留下终身残废。”
   “师傅说的那种处理交通纠纷的现象的确存在。我也承认在某种场合,想做好事的人不敢做,见义勇为者不敢为。但这只是个别现象,我们要看到主流,要相信正气总是能够压住邪气的。虽然暂时依靠个人的力量无法改变大局,但只要我们每个人都凭良心做事,总有一天,那些歪风邪气就会荡然无存”
   “哈哈,看来先生真是一个国家干部,说出这些大道理和那些在台上做报告的领导人讲话一模一样。良心!良心值个屁,良心能换来房子车子票子吗?”
   “呵呵,看来师傅的怨言不少啊,师傅贵庚?
   “五四年八月,发大水那一年,甲午的,属马,虚岁五十啦”
   “哦,那我们同年同月同庚”
   “先生也是五四年的?看不出来,真是同年同月同庚不同命啊!”
   “师傅有几个小孩?”
   “结婚晚,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刚上大学,女儿还在上高一”
   “师傅的命不错嘛,有儿又有女”
   “什么是不错,我这辈子的机会都错过了。幼年时因父母是右派成为狗崽子;少年时读书学文化遇到文化大革命;青年时上大学无门下放农村当知青;中年时回城工作重文凭我没份;老年时下岗丢工作生活无保障;买断工龄的养老钱投入股市输精光;外出打工无居所眼瞪房价往上涨……。”
   “唉!我们五十年代这拔人真是生不逢时、命运多舛。”诸葛西淼听到出租车司机对前半生的总结,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
   2、
   老五诸葛中垚再次发来信息催问三哥在什么位置。
   “师傅,到帽山区江田还多远?“
   “不远了,还有十多公里路”
   “师傅开出租车见闻挺多的,收入不也少吧”
   “我们每天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听到了一些话,见到了一些事,这一点不假。至于收入嘛,一般般吧”
   “从荔莞前街到帽山区江田多少钱?”
   “不打表,两张”
   “还算公道”
   “这世界哪有什么公道母道的?只有权道和钱道”
   …………
   出租车司机和诸葛西淼搭讪中,不知不觉已来到收费站窗口。他付完过路费,驶出道闸口,进入通往市区的105国道行驶不到五百米,一打右转向灯,将出租车慢慢滑行到马路右边。
   “老乡,不好意思。我顺便带两个朋友去帽山江田,你没意见吧?”
   “哦……没关系”诸葛西淼稍有犹豫,不好意思拒绝司机老乡,还是答应了。
   出租车在马路右边未停稳,一高一矮的两个穿牛仔服套装的男子,拉开出租车的前后右门坐了上来。矮个的坐前排副驾位置上,高个的紧挨诸葛西淼坐在后排,把右门堵得死死的。
   出租车很快起步,司机一踩油门,熟练地将变速杆推到五档,车如离弦的箭射向前方。
   “威哥,后面的货谈好价格了吗”矮个男回头瞟了一眼后排的诸葛西淼对司机说。
   “两吊”司机伸出两个指头。
   就在矮个男回头瞟一眼后排座位的一刹那,诸葛西淼和矮个男四目相对,双方都打了一个寒颤。
   他已感觉到一种不祥之兆,左手本能地拉了一下车门开关把手,他知道这是徒劳。为了交通安全起见,预防乘客从左侧下车,出租车的左门一般是锁死的。右边的门又被高个男堵住了。
   诸葛西淼开始后悔,不该急急忙忙从欢乐无限大酒店溜走,有李定胜在那里当保安部长罩着,有谁敢对他怎么样呢?老五诸葛中垚提醒他注意社会治安的话,也当成了耳边风,没有全部记在心上。
   他来穗城的第一天,老五从火车站接他回帽山区江田的公交车上,久违穗城的他,坐车观景,别有一番情趣,他在公交车上看到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老五,穗城最近在拍《漫话西游》吗?”
   “什么西游东游的,三哥是不是整天被你那些小说和剧本搞糊涂了。说一些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的话。”
   “你看,从火车站开始,连续经过三个公交站,我看到每个公交站都有扛铁钉耙的,那不是在扮演猪八戒么?”
   老五顺着三哥手指的方向,隔着玻璃窗看过去,发现几个穿灰色制服的治安巡逻人员,每个人扛着一根三米长的镀锌钢管,钢管的一头用三根细钢筋焊接成一个铁锚状的钉耙。
   老五忍俊不禁压低声音“唧唧唭唭”笑了几声才告诉三哥。穗城市一千万三百多万人,其中外来务工的流动人员就有三百多万。近两年社会治安不够好,经常发生骑摩托的飞贼抢劫他人财物的案件。特别是帽山区,总人口已超过五百万,相当一个新加坡国家的总人口,几乎每天发生一起凶杀案,有许多案件已成为无法破获的无头案。那钉耙是帽山区公安分局,一个叫雷老虎的老公安人员受《西游记》启发,综合孙悟空和猪八戒二者兵器的优点,结合当下犯罪分子的作案规律和特点,发明了钢管棒耙这一防暴武器,既可当棒使,也可当耙用。当犯罪分子反抗,甚至持刀威胁治安人员生命时,一棒可以打落犯罪分子的凶器。当犯罪分子逃跑之时,伸出钉耙就可以抓住犯罪分子的衣服或者摩托车后架。这一防暴武器的发明,不仅实用效果显著,而且可为穗城市公安系统每年节约治安器材费用千万元以上。前年,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亲自给雷老虎颁发了“公安器材革新创造发明奖”。说到这里,老五再三提醒诸葛西淼来到穗城后,要注意做到“三少五不”:少在夜深出家门,少和陌生人拉家常,少跟陌生女人说笑话;不要行走偏僻的街巷,不要拾别人丢在地面的钱包,不要坐没有牌照的出租车,不要吃喝陌生人送给的食品,不要抽陌生人递给的香烟。
   诸葛西淼觉得老五有点婆婆妈妈的,甚至有点危言耸听,蛮不在乎地说“我光棍一条,既无财又无色,怕他个球”
   …………
   3、
   是福推不托,是祸躲不过。诸葛西淼立刻警觉和镇定起来,祸到临头,恐惧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他不愧为久经坎坷的成熟男人,迅速运转大脑想对策。
   首先是将保证自身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留得青山在,不愁无柴烧。
   其次是抓住一切蛛丝马迹,以备后发制人,让这些犯罪分子虽然暂时跑脱了三月三,但最终逃不过九月九。
   第三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软硬兼施,尽量拖延时间,以等待第三方前来解救的机会。
   诸葛西淼的眼睛迅速扫视出租车的内部。第一排和第二之间,被牢固的不锈钢网架隔离,那缝隙仅能伸进一只手掌。这种设计,原本是为了预防抢劫者伤害司机的屏障,没想到今天变成了司机抢劫乘客的铁笼。前排的司机和助手矮个男,加上后排右边的高个男,三人密切配合,随时可以置我诸葛西淼于死地而无后生。
   前排挡风玻璃右下角,计程器从开始就倒下了,没有记录行车里程和金额,这是出租车跑市外长途的行规。旁边那个印有司机头像、姓名、登记证编号的标识牌,不知什么时候被司机用一件外套盖住了。司机这一动作做得天衣无缝,因为出租车跑长途不需要打表,顾客也不会关注计程器跳表的里程和金额,所以不会在意那标识牌是否遮盖与不遮盖,往往会误认为司机扔一件衣服盖在标识牌上是一种不经意间的无意识行为。更何况诸葛西淼上车前,清楚的记得出租车尾箱下部的车牌号是南S?SB154。说明这辆出租车是注册登记、有据可查的,这一点基本常识他很清楚。不过,他第一眼看到这个车牌号时,到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按照南粤人的习俗,这个号码不够吉利,英文字母SB是“傻逼”汉语拼音的简写,154阿拉伯数字是汉语“要吾死”的谐音。他甚至埋怨欢乐无限桑拿房,还有那团肉肉的无耻女人带给了他浑身的晦气,情急之下才会一头钻进这要命的出租车。

共 14792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反映当今社会问题的小说,小说有很深远的警示意义。从诸葛西淼赴穗到珠江三角洲经济发达地区求职开始,在一辆出租车上,同那个出租车司机聊得越来越近乎。岂不知,危险却正在一比一步的向诸葛西淼逼近。现在的犯罪分子,对社会的的现状了如指掌,就连最近出现过的出租车司机被讹诈的事件,女孩子被抢劫的同时被犯罪分子砍伤的事件,都说得头头是道。当出租车搭载另外两位客人时,诸葛西淼才从三个人互相交换的的眼色中,看出了自己已经处在危险之中。他一面尽量的拖延时间一面想着对策,在这种生命悬于一线的间隙里,诸葛西淼回想起了自己的一生,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的刚直不阿,想起自己为了生活,所付出的艰辛,想起了已经与他离婚的妻子,想起自己因为盲目的投入股市,而遭到的惨败,以至于在临近花甲之年,还要外出求职。到了最后关头,诸葛西淼不得不把自己兜里的全部财产,全部掏了出来。不过盗亦有道,那几个犯罪分子竟然没有伤害他,还给他留下了四十七元钱的路费。真是应了那个叫雷老虎的警察的话“人生如棋,处处涉局啊”欣赏佳作,问候作者。第一次编发超过一万字的文学作品,作者的深意很可能没有发掘出来,还请海涵。推荐阅读【编辑:王晓东】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311050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腊狗进山        2013-11-03 21:19:09
  编师辛苦啦!编师不必过谦,谢谢编师给予按语。
还童心本真,续文学旧梦,不计名利得失,只求一吐为快。
2 楼        文友:猪儿        2013-11-05 08:35:28
  祝贺老师作品加精,感谢赐稿笔尖!问好作者!
無法按自己的理想生活∑可以按自己的內心創作
回复2 楼        文友:腊狗进山        2013-11-05 17:23:26
  谢谢老师们的鼓励。我希望听到更多的指导意见。
3 楼        文友:柱子        2015-02-02 11:54:00
  郑总真乃集团真英雄!顶力支持!
回复3 楼        文友:腊狗进山        2015-02-02 16:34:17
  哈!谢谢姚总捧场,这是虚构的,现实中没有经历过。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