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时光】春去春又回(同题小说)

绝品 【时光】春去春又回(同题小说)


作者:一朵回忆 秀才,2206.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926发表时间:2018-02-02 20:54:34

【时光】春去春又回(同题小说)
   郑庄公二十二年,五月。
   晨起的太阳与往昔不同,昏黄的光线,深幽暗淡,仿若从洧河中升起时遇到河怪,几番厮杀后挣脱出来,满身疲惫,摇摇欲坠。这或许是雷雨的前兆吧。
   我勒住马缰,在一个岔路口停下,手搭额头张望。天空中大雁成群结队,嘶鸣着仓皇飞过,田野间黍稷如墨绿的浪花,在风中翻滚。右前方,隐约可见巍峨的城墙耸立在地平线上,那应该是京邑的方向。此去,我是为京邑叔段送药,离家已有三十里。但我看到朝阳的昏黄,整个人就恍惚了,如梦中未醒。临行时,叔父拍了拍我的肩膀嘱咐道:“遇事要冷静,早去早回。”
   叔父今天的言行很奇怪,非让我穿青色长衫,发髻束带,女扮男装。还小心地为我系上白玉凤佩,嘱咐我好生保管,切莫丢失。又牵来马匹,递上弓箭,我走出很远,他还站在门口张望。
   我不明白叔父的心思,但无论他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听,十二年来,从无违逆。叔父是我唯一的亲人,五岁时,他带我来到郑国,居于洧河北岸的洧川镇,教我读诗书,学医药,习武功,狩田猎。我们叔侄,俨然师徒父女。从小我就对叔父很崇拜,他为人和善,多才多艺,却从不炫耀,也不恃才傲物。三个月前,我采药时遇险,幸得叔段路遇相救,叔父以酒食答谢,相谈甚欢,遂成莫逆。不久,我发现叔父有了心思,每当叔段差人送信,他读完就独立窗前,向着京邑方向紧锁双眉,沉默不语。一次,他看我习练长矛七十二式,不住地点头,又喟然叹道:“可惜,洛伊是个女子啊!”说完,摇头负手而去。
   策马前行,不多时就到了京邑。城墙下,护城河水从吊桥下缓缓流过,城阙在地上投下长长的影子;高大的城门上镶嵌着锃亮的青铜,大门两侧的神兽威严地注视着过往的人们。我被等候多时的侍卫带到叔段的居所。叔段锦衣玉带,英俊的脸上透出孤傲,言语中霸气外漏:“洛伊既来,何不随行,观我三军威仪!”
   我心下一惊。于城门口,已见防卫森严,出入者都要接受盘查。城内演兵场,将士们正在操练,战车一列列排开,矛戟寒光闪烁,俨然大战在即。此刻叔段相邀,果如我所料,只是不知将与谁开战。我本平民女子,无意卷入任何纠纷和征伐,况且,观战也坏了礼仪之道。于是,急忙起身谢过,婉拒道:“洛伊身份低微,不敢。”
   叔段哈哈大笑:“无妨,无妨!早闻你精通药理,善骑射,若能一同前往,段多一护卫,实乃大幸。”叔段已经举起酒兕于我面前。
   一席话说得我心欲动。虽习武多年,狩猎弓射,还没见识过真正的战场,我的眼睛亮了起来。这一细微神态即被叔段察觉,他嘴角扬起笑意,令手下取来盔甲交给我。铁盔金甲熠熠生辉,顷刻间我热血沸腾。
   是夜,天幕黝黑,大风吹动帷帐,叔段召集军中将领整兵布阵。他已接到密信,郑国国君郑伯次日清晨将赴洛邑朝拜周天子,其母姜氏将偷开城门接应段军,里应外合,一举攻下都城新郑。叔段召集将士饮酒鼓乐,大有运筹帷幄、志在必得之势,仿佛来日大战只是一场狩猎的游戏。我心存忧虑,叔段固然英勇,曾襢裼暴虎,京邑人尽皆知,但大战在即,怎可轻敌。早闻叔段之兄郑伯谋略超人,善于用兵。二虎相争,必有一伤,虽然我只是观战,但我定要携带戈矛,战场上刀剑无眼。走出营房,夜风吹来,头盔上的缨络在眼前飘动,朱红的色彩在火光的照耀下鲜艳夺目。营帐周围,明黄色的火焰闪烁,映得夜空深遂无边。
   翌日,段军布阵完毕。三百乘战车分左、中、右三列,每乘车武士三人,一人驾车,一人持弓箭,一人持长兵器,车后二十徒兵。叔段稳坐最大的驷马战车,我全副战甲,骑马持矛居右。兵卒精神抖擞,帅旗迎风怒张,大军直逼郑国都城,气势如虹。
   距都城不足五里时,城门轰然开启,郑国将士突然奔涌而出,城墙上方霎时出现整齐的弓箭手,张弓搭箭,只待令下。叔段未见城内接应,反被包围,已知密信泄露,大势已去,不由得大惊失色,急命队伍掉头撤退。一路仓皇,行至京邑城下,又与另一支郑军遭遇,对方两百乘兵车,其行如一,其止如一,车轮过处卷起滚滚烟尘。叔段进退两难,面如死灰,京邑显然已被攻破,大战一触即发。
   狂风起,战旗飘扬;鼙鼓响,鼓声震天。戈矛锋利,甲胄寒光,兵士喊杀声、武器碰撞声、车轮滚动声交织在一起。拼力杀退围攻的郑军,我与两名护卫掩护叔段的战车经由鄢城向共国方向逃亡。绕过两架山峦,转入通向共国的小道,左边是奔腾不息的溱河,右边山峦沟壑起伏,极为险峻。身后,已不见郑军踪迹,放慢速度,兵士稍做调整。
   马蹄踏踏,我心忧忧。原以为叔段胜券在握,竟不战而败,落得如此狼狈。按照叔段的计划,我们暂去共国再伺机而动。而我却忍不住回首张望,不远处是我采药常经过的古道,古道尽头就是洧川镇,眼看渐行越远,不免生出离愁。
   叔段招我近前,之前的意气风发已然殆尽。他从袖中取出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白色帛帕,神情凝重,低声道:“本想功成后再议,当下形势危急,唯托你交于叔父。”我接过帛帕,墨迹从白色的丝绸背面隐约透出,是一封帛信。正在这时,忽听远处骏马嘶鸣,只见前方车盖如云,整肃有序的喊杀声由共国方向而来,渐渐逼近。后有追兵,前方又遇突袭,我们已进退无路,四面受困。
   叔段向车外看看,素来桀骜的眼神已经光彩皆无。他双手抱拳,拱手道:“事关京邑存亡,段在此谢过。”我倍感凄凉,还礼应允,叔段吩咐两名军士保护我脱身。
   军士先行跨马冲进战场,我紧随其后,挥动长矛,奋力拼杀,苍茫的大地又是一片杀气腾腾。两名军士先后倒下,我体力渐渐不支。恰在这时,正前方冲出一批战马,马上之人挥动长矛,带着风声迎面刺来。我仰身后闪,躲开刺杀,长矛挑开了我的帽盔绸带,帽盔落地,头发散开。我假装败阵,接着反转手臂刺了过去。乘对方躲闪之机,勒马转向准备侧面突围,却看到叔段立于战车之上,一把明亮的长剑闪着寒光架在自己脖颈之上。我大吃一惊,喊道:“我来救你!”话音未落,肩膀一阵巨痛,于战马哀鸣声中,我栽落下来。
  
   二
   鲜血从体内汩汩流出,滴嗒落下,与地上的血迹交织在一起。我想起身,顿觉全身如插万把钢刀,刀尖在肉里搅动,痛入骨髓。
   “段,你私缉武器,征调兵力,偷袭国都,危乎社稷,殃及下民。来人,带回去!”说话的义正辞严,我看不清他的脸。
   “谁敢动我!”叔段手持利剑,迎风立于战车之上,白衣飘飘。他还是那个令我仰慕的素衣胜雪、洵美且武的勇士。我轻动嘴角,对他微笑,虽然他看不见。
   我看到叔段仰天长笑,笑声在旷野中回荡。余音渐隐时,利剑“哐啷”落地,鲜血喷向天空,夕阳被血色染红,战车上的叔段仰面缓缓倒下。我不知哪来的力量,猛然坐起,竭力大叫:不要,不要……
   “小姐,你终于醒了。”朦胧中听到有人说话。我拼命挣扎,胸口却闷到窒息。感觉有人在推我,终于,我“啊”地叫出声,睁开了眼睛。
   我顾不上旁边是谁,抚胸低头大口喘息,整个人也从似真似幻的梦里醒来,有种死里逃生的庆幸感。意识清醒了,这才发现我躺在床上。烛光微亮,床前站着一个着宫廷服饰的中年女人,她对门口的年轻女子吩咐说:“去禀报国君,小姐醒了。”
   我茫然地环顾四周,橘色的幔帐四垂,雕花木床,帐沿上挂着流苏玉璧。我不由问身边女子:“这是哪儿?你是谁?”
   “小姐,这是宫里。我是寺人采葛。”她柔声答道。
   “宫里?哪个国君?”我很惊讶。
   她笑了,服侍我半靠在床上,轻声道:“这是郑国,当然是郑国国君了。你昏迷两日,国君已知道你醒了,即刻就来。”
   刚刚奇诡的梦境让我出了一身汗,听采葛这么说,我更是浑身冷汗涔涔,不晓得是怎么从战场就到了国都,而且还在宫里。我闭上眼睛,努力回忆着。我被戈矛刺中,摔下马,流了不少血,记忆也就此断开。采葛取来锦帕,为我擦去额头上的汗水。白色的锦帕在眼前掠过,脑中蓦然闪过灵光,帛信?叔段的信!一时间我惊慌失措,在衣服中慌乱寻找,周身上下一无所获。颓然发现,这件袖口带有刺绣云锦的浅紫色轻纱长袍,分明就是女儿装,早已不是盔甲。
   我靠在床上,非常失落。被识破了女子身份,信又不见了。无论信上写了什么,都不能让别人看到。
   “我的衣服呢?我原来的衣服在哪里?”我大喊着,挣扎着下床去找。采葛挡在床前,柔声劝阻:“小姐,国君吩咐过,你的伤需要静养,暂时不能外出。”我推开采葛,跳下床:“我没有伤,不要拦我。”采葛阻挡不住,只好跟在后面。我在房间里左冲右撞到处翻动,呓语般嘟囔着:“这里没有,这儿也没有。对,院子里,一定丢在外面了。”
   “不用找了,你要的东西在我这儿。”随着一个洪亮的声音,我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挡在面前。采葛急忙跪倒:“国君,我,我拦不住她。”
   他就是郑国国君,郑伯姬寤生。我收回即将迈出门槛的脚,不觉抬起头来,与他四目相对。眼前的郑伯高大魁伟,威仪令令,剑眉星目下面容冷峻,神情难测。他把手中的白色帛帕甩在案几上,冷冷地说:“你要找的就是这个吧。”
   我依礼跪坐,与郑伯隔着一张案几,明亮的灯光映在他冠玉般的脸上。听叔父说,郑国公族多出俊美之人,三代郑伯均相貌堂堂,颀长健美,今日一见,果然如此。郑伯与叔段为同母兄弟,容貌相似。但二人气质迥异,叔段骄蛮霸气,言谈干脆利落。郑伯沉稳持重,话语冷若冰霜。尤其是他身上的气势,不怒自威,令人不寒而栗,我一时竟不知所措。
   “国君问你话,还不回答!”郑伯身后跪坐的男人冲我厉声责问,我这才回过神来。慢慢地拿过帛帕展开,上面只有两行字:“玄灵之药,鲁道有荡。取之用之,京邑兴昌。”白色帛帕因为沾染了血迹,有些地方成了黑褐色。我凝视着干涸的血迹,感到胸口血流如注,内心又疼痛起来。
   “玄灵之药在哪?”郑伯声音不高,却威严凛冽。
   “帛信非我所写,我不知道。”我调整呼吸,放松心情,做好应对准备。
   “字出自段之手。他让你送给何人?”郑伯若有所思,语气略微柔和了一些,等我回答。
   我没有说话,小心翼翼地折起帛帕。曾听叔父提及玄灵之药,制药人已不在人世,药丸是否尚存,没人知晓。依叔段信中所言,此药定然还在。我疑窦丛生。
   “既然是叔段所写,你应该去问他。”我说道,语气轻慢。
   “放肆,胆敢如此无礼!”这时,郑伯身后跪坐的男人愤然起身,抽出宝剑。郑伯扬起手掌,阻止道:“子都,你身为司马,应礼智兼备,事未查明,不可鲁莽。”
   我抬眼看去,此人身着玄冠,身躯健硕挺拔,俊俏中带着一抹刚毅,嘴角抿起时微微上翘,满脸傲气。他收剑回鞘,猛撩衣襟,重新坐定,道:“国君,信在此人身上,她知情不言,当杀之!”说完,冲我横眉冷对。他这个神态让我猛然想起战场上那个举矛刺向我的人。我暗暗咬紧牙关,真想冲过去打碎他的头。我要先杀杀他的威风,灭了他的狂傲。我微微一笑,对他抱拳施礼:“早闻司马战无不胜,无人能敌。今日一见,气量甚是狭窄。”
   “一派胡言!我公孙子都堂堂郑国司马,不屑与女子争高下,与庶民论短长。倒是你,不辩黑白,行为不义。若非怜惜你是女子,早成我的矛下鬼了。”公孙子都脸涨得通红,望向郑伯。
   郑伯看我一眼,欲言又止,淡淡道:“连日鏖战,司马想必劳累,帛信之事过后再议,都歇息吧。”说着,起身出了房间。公孙子都跟随其后,出门前还狠狠地瞪我一眼。
   案几上的帛信还在,我再次展开。如果玄灵之药是巨毒,足以灭国,叔段寻找它,是想以毒攻敌,取得霸主之位吗?如果不是,叔段为什么说此事关乎京邑存亡呢?或许,叔父能破解此中深意。
   夜已深,我辗转难眠。
  
   三
   雨后初晴,东方已明。金色的阳光洒落盈宫,空气中氤氲着泥土清香,是一个晴好的春日早晨。
   医者检查了我的伤势,已无大碍,恢复几日即可痊愈。我根本没在意医者都交待了什么,神思游离。两次出宫,都被侍卫挡了回来。没有国君的许可,我只能望高墙而兴叹。
   自上次国君问过帛信之后,我就被遗忘在这里,整日里只有采葛陪伴左右。她话语不多,对我礼敬有加。我问,国君是囚禁我吗?她边梳头边说,你初来时昏迷不醒,国君交待好生服侍。我问,我只是平民女子,为何如此善待?采葛细心地为我插上步摇细花,看着铜镜里的我:杏目盈盈,粉面琼鼻,唇若桃花。她细细端详着说,小姐生就的贵人相。见采葛顾左右而言它,我便不再追问,推说房间太闷,想到庭院里走走,采葛为我披上风衣,没有人再阻挡。
   盈宫分前后两个庭院,后庭种植有一大片木香,正是花开时节,黄色的花团层层叠叠,怒放于翠绿的枝叶中,枣树生发得枝叶丰茂,秋季必是硕果累累。相比于田野乡间,宫中花草树木的生长也有规矩,不可无拘无束恣意妄为地生长,这里的景致多为人工修饰,不能引起我的兴趣。倒是满庭的风吹来了花草的幽香,也将寺人谈笑的絮语送到我的耳边:“国君从战场上带回来一个女子,听说与正夫人长得有几分相像。你可见过她生得什么模样?”

共 25581 字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以我国春秋早期列国纷争为背景的传奇小说,以流落民间的贵族女子洛伊无意中卷入郑伯之弟叔段叛乱为发端,开启了洛伊的追寻之旅。洛伊仰慕叔段的英雄豪气,在叔段败亡于郑伯之后,洛伊便对郑伯怀有深深的误解和仇视。在故事的发展过程中,洛伊逐渐对郑伯有了重新认识,郑伯不但是出色的政治家,更是一位古道柔肠的男人,二人遂坠入爱河。小说以洛伊为郑伯寻找玄灵之药为主线,以叔段叛乱和列国纷争为背景,勾勒出我国春秋早期礼崩乐坏的混乱的国际生态,故事曲折,气势恢宏,将虚构的故事完美地镶嵌于真实的历史事件之中,通过对洛伊与郑伯、子都与琼华、菀兰与重乔等人面对爱情时,那种隐忍、热烈、成全等不同表现和深度刻画,演绎了一场百转千回的传奇故事,情节惊心动魄,辞章生动华美。作者对春秋早期历史甚至一些道具都有着非常深入的研究,传奇中蕴含着细节的严谨,非常耐读。佳作,倾情推荐。【编辑:鸿渐于陵】【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2040016】【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302第999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8-02-02 21:03:34
  朵朵,这篇小说非常精彩,是你献给时光城二周年最好的礼物!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1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2-03 18:19:45
  谢谢社长进一步提炼小说主题,并给予指导帮助。
   祝贺时光之城社团两周岁生日快乐!
回复1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2-04 11:35:44
  这篇小说写得真是纠结,艰难。春秋时期的历史错综复杂,创作期间难免把握不好。在此感谢三哥的精心指导,让小说中涉及到的历史事件基本真实。
   这类小说也是初尝试,中间几度想放弃,也是三哥一直鼓励,讲解历史事实,方觉有趣才坚持写完。
   在写作过程中有良师指导,有益友鼓励,是身处时光之城的我感到很荣幸的事情。感谢的话无以表达感激,虽然苍白,但是依然要对三哥说声谢谢!谢谢三哥,谢谢时光城!
2 楼        文友:阳光下的红叶        2018-02-02 21:43:13
  三哥的按语很精彩,我想,朵朵的小说也一定会更精彩。
   先来祝贺亲爱的朵朵,稍后再去拜读小说。
   问候朵朵安。
与阳光为邻。
回复2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2-03 18:23:58
  我们几乎同时写,你的凉凉已经发表一段时间了,我的才扭扭捏捏蹒跚着出来。
   谢谢红叶姐,在一起,真好!
3 楼        文友:慕寒        2018-02-02 22:07:10
  刚刚看完第一页,《郑伯克段于鄢》本事早就读过的史实,不想朵朵赋予了它新的内容,不知道下面还会有怎样的情节出现!
回复3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2-03 18:26:00
  我也是读了《郑伯克段于鄢》之后,突发奇想的。
   于是就这么天马行空,胡编乱造了一篇小说,算是同题小说吧
4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2-02 23:28:12
  因为不了解那个时代的人物,也不清楚那个时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习性和生活、交往甚至交流方式,所以我读得好辛苦,而且往往一边读,一还要边去参照编按。朵朵,你能写出这样不俗的传奇文章,本身就已经很是不俗了!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4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2-03 18:27:04
  香香姐,瘸腿蜗牛沙漠行,肯定是很艰难很痛楚的。
   你懂的~
5 楼        文友:晓文        2018-02-03 07:16:17
  这样的题目,赋予一个历史传奇故事,岂止是惊艳!
   祝福一朵又一篇力作!品读品味!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
回复5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2-03 18:29:57
  谢谢晓文姐,也说不上惊艳,总算是完成了同题小说任务吧。
   还有,我们的时光城两周岁了,我们一直要在一起。
6 楼        文友:安暖相伴        2018-02-03 07:58:15
  太精彩了,非常耐读!
   拜读佳作!问好老师~
在最美的时光里,与你安暖相伴。
回复6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2-03 18:31:03
  谢谢安暖的阅读和认可。
   你是一个有灵气的女孩子,时光之城欢迎您的加入。
7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2-03 11:03:12
  拜读佳作,写的精彩极了!曾读《郑伯克段于鄢》,郑伯大智若愚,城府之深,段锋芒过露,一场较量悄无声息地展开了。没想到朵朵社长却将“自己”融进历史,亲口讲述了这一历史事件,过程详实,惊心动魄。结局更让人意想不到,精彩!
   这篇小说完全可以转换成剧本,拍电视剧了。
   受益匪浅,学习了!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回复7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2-03 18:37:46
  相对来说,比较喜欢古代历史,或许是因为那段历史离我们太过遥远。
   《郑伯克段于鄢》的故事少年的时候就读过,只是突发奇想,想赋予它战争之外的爱情主题。
   于是难免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侠客,既有铁骨柔情,也有侠肝义胆。但是任何人都无法突破所处的时代与历史背景,赋予历史人物一个完美的结局,也是一种心愿吧。
   薛老师的评论精彩无比,这篇小说没有你说的那么完美,还有许多缺憾与不足。好在,来日方长,在时光城,我们都会进步。
8 楼        文友:梅雪有梦        2018-02-04 22:52:52
  恢弘大气之作,以春秋历史为背景,将史实与虚构结合在一起,演绎了一篇精彩的传奇故事。拜读,欣赏学习。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回复8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2-05 10:20:02
  那段历史距离我们现在已经很遥远了,但历史就在那里,清晰如初。在历史事件真实的基础上,可以任由我们想像描摹。
   感谢梅雪姐的阅读评析,祝安好!
9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8-03-02 20:13:14
  祝贺朵朵荣获绝品,可喜可贺!
   此文在时光之城成立两周年发表,又在一个月后的元宵佳节荣获绝品,意义非凡!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9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3-03 14:40:15
  谢谢三哥,谢谢时光城!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时光城成立两年了。愿时光静好,愿岁月无澜!
10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3-02 20:15:48
  祝贺朵朵文章获绝,时光城喜事连连,可喜可贺!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10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3-03 14:43:30
  谢谢香香姐,谢谢你的陪伴。
   走过酷暑,迎来春阳,我们的时光城会越来越好!
   谢谢时光城,祝福时光城!
共 32 条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