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曾是叽喳少女(散文)

精品 【流年】曾是叽喳少女(散文)


作者:伊蘭 秀才,1169.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69发表时间:2018-03-11 10:14:42
摘要:晚宴而归的她,一身得体的西装,橘红色的口红,和那个曾在同学期间叽叽喳喳的快乐鸟雀相比,已有天壤之别。但我更牵念现在的她。

【流年】曾是叽喳少女(散文)
   晚上溜弯儿回来,已经九点多。脚仍不由自主迈向春梅的小店。她一个人,腿受着伤,我可以帮忙照看下。下晚自习的学生会纷纷到她店里,给校内住宿的学生代买一些东西。
   推开店门,晚秋的寒凉扑面,我禁不住哆嗦了几下。春梅一个人在柜台里蜷缩着,受伤的右腿套着一件男式秋裤,粗壮得像一棵成年的树干,搭在残破的木凳上。她低着头,手忙不迭地划着手机屏。见到我,如同见到了救星:“兰,快去我家,给我拿一个沙发靠背来,我垫在屁股下,坐了一天,屁股要硌烂了。”
   她租的三居室在小店西几十米,租两间车库时一同租下的。刚来时,和她一同入住的是第二任丈夫。男人看着憨厚,脸上总是带着浅笑。春梅觉出她是个暖男,认准了才和他在一起。他视在厂子上班的儿子如己出。儿子三班倒,都是他张罗着做好吃的给送去。春梅刀子嘴豆腐心,从没受过哪个男人这般好,心里涌起滚滚热浪。想到前夫那是冷时酷日,受骂挨打,便心坚如铁,和这个张家口男人领了证,全然不顾她势利老娘的恶言冷语与嘲讽。
   寒寒冬日,她的脚冰凉,他是那个每晚给她暖脚的男人。暖语安心,日子漫着香浸着蜜。她对他更好。男人胃肠上做过手术,忌生冷,她就一口凉饭不让他吃,再忙再累也是天天热乎乎的饭伺候着。男人好喝两口,她便顿顿给备着小酒儿。她和他正读高中的女儿关系一直很铁,寄衣服寄钱怕亏着孩子。她还经常给他老妈打电话,让她尽管放心他儿子,她会照顾好的。
   她觉得老天非常眷顾她,把一个顶好的男人给了他,便想方设法往好里过。她饶有尽头地规划着未来属于他们的大好日子,尽管口袋徒空。她第一次离婚变卖小店的钱,在城里买了个小面积楼房,留给儿子做婚房。眼下只有去借。亲友们知道她的难处和性格,慷慨助之。仅一周的功夫,两间车库变身为小小便民店。这一行是她的优势和强项,轻车熟路。她热情爽快,有求必应,似乎没几个冷清时日,小店就门庭若市了。小区上班的多,晚饭是主打,一到晚上就人影纷沓。春梅在里间帮顾客挑选称重,男人在门口负责收银。他时常嘴边叼着烟,手上忙碌着。妇唱夫随,一派怡然。
   买卖风生水起,日子红日初生,但不知从哪一刻开始,他们竟成了两只互相纠缠的刺猬。
   一直让张家口男人耿耿于怀的是,春梅竟背着他把楼房改到她儿子名下。半路夫妻终归是咫尺天涯,心与心怎么也贴不到一起。想到对她们娘俩的好,他越想下去,心越寒凉。这事成了他心里的毒瘤,越长越大,最终成了所有不快的导火索。争吵,恶语中夹杂着污秽,春梅又一次扮演了泼妇的角色。尽管这个角色让她厌恶自己,她似乎又回到了村里的生活。
   男人本就沉默少言,喝闷酒,对春梅不理不睬,经营小卖部成了春梅自己的事。贫贱夫妻百事哀。春梅对钱的花费,从来不和他打招呼。儿媳妇有身孕,春梅这当婆婆的没时间照顾,隔三差五地拿着钱和食品去看。孙子出生了,她升格为奶奶,又拿出大把的礼金来迎接这个新鲜的生命。男人终于忍无可忍,说他们苦着累着挣的钱,没有去还开店借的债,都给了她孙子。把她从医院喊了回来,没有商量的余地,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春梅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离就离,谁离了谁都能活着。手续办好后,他带上自己仅有的几件衣服从这个租居之所彻底离开了,把全部的债务留给了她。
   男人走了,她一个人进货又卖货,打点着实困难。一个人住着三居室,一年的租金近万元,小店的租金、开店的钱,基本上是借债,各种难。她的肩膀再硬也扛不起,只有关店大吉。
   北京的姐妹给她联系了一个保姆的工作,月收入不低,这样可以慢慢还掉亏空。她开始清仓店里的东西。
   那个男人走后没几天,店门一直关着。我以为货都清理完了,隔窗望时,里面货物杂七杂八。猜想她可能被再度离婚的坏心情笼罩着,没心思卖。几天前我下班回来,店里灯亮着,进了门,她腿肿得老高。我哎呀一声,没容我问,她轻描淡写地一嗓子:“一杯开水,全洒腿上了,我也没当回事,到家脱毛裤,腿上的皮全烫掉了”。我唏嘘:“真是祸不单行昨夜行。”“你说得忒对,这回所有的灾星都跑了,也该让我转运了。”她一惯高八度大嗓门,没有抑扬顿挫。旁人看不出她经历过的苦痛,她也很少向人提起,不愿意以此来博取怜悯。她自己有话,要活得刚强。
   她回忆起我们同桌而坐的日子。
   “你那时候真是一只快乐的鸟雀,成天叽叽喳喳的。”我说。
   “当时可羡慕你,一门子心思全在学习,铁了心苦读,要跃出农门。我也想好好学习,都赖我妈,整天唠叨,丫头片子念书没用,找个好婆家才是正事。每天早早喊我起来做饭、下地干活、看着弟妹。到学校时,又累又乏,只有睡觉的份儿了。”她撇着嘴说着,夹杂着无奈。
   “嗯阿,我总记得你一到下课铃响,困倦的眼睛就有了神。时而眯起细缝,时而瞪得老大。有时候津津有味给我讲些新鲜事,什么邻居家娶了外地媳妇,多么多么丑;哪个无儿女的老人冻死在冬天的野地里,身上一层冰霜;哇啦哇啦的,树上的鸟儿都没你那般神采。还讲班上谁对谁有意思,讲的时候还压低声音,四下张望,唯恐别人听到。”
   她笑了笑,忙点头:“这些你都记得呀,真是难为你了!毕业后,我妈四处张罗着给我找对象,生怕她闺女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就让我嫁给了‘那牲口’。”
   “那牲口”是她对前夫不变的称呼,说到他时,春梅总是咬牙切齿的。
   她成为懵懂少妇时才18虚岁,第二年就生了儿子。几年过去了,左邻右舍小日子如火如荼,只有他们清贫度日。眼前好吃懒做玩心重的男人,渐渐把她的希望之火扑灭了。她有无数个难眠之夜,不服输的心强有力地跳动着,要靠自己的双手改变生活。
   于是她在大队部租下临街的旧房,找泥瓦工修整,把店面撑起来。没有经验,没有进货渠道,也不知哪家的货好价惠,她就货比三家,食品亲尝,敲定最合适的一家。农忙时节,村民们午饭力求简省。春梅就批发了馒头、大饼,立等可取。做熟食就是那时学会的。一年下来,她的店占了上游,上门的村民越来越多,收入一路飙升。
   那条街上,她店里的灯光总是与星光一同闪烁着。冬日凌寒,她做熟食,一遍遍用冷水洗涮,手裂流血,生冻疮,脸成了紫茄子。
   生活好,心也敞亮,等她觉得日子有奔头了,男人却总没事找茬。春梅支应他干活时,总以各种理由推辞。春梅太强了,夺了他在家里的位置,他憋屈,在心里窝成了一团一团火。小店对着的小土桥,农闲时节,桥上坐着东家西家的小媳妇。春梅在店里忙得不可开交,他在桥上消遣,轻松随意,家长里短,打情骂俏。春梅先是闻到了些风声,而后在家里发现了蛛丝马迹。家里吵,外面动手打司空见惯。
   她和那几个有瓜葛的女人对骂。叉着腰,伸长脖子,眼里喷怒火,恨不能把对面的女人烧死,唾沫星子飞溅到天空大地落在那人身上,满嘴都是污秽,涉及祖宗八辈和女人羞于见人的隐私。没一个是省油的灯,有理者理亏者难分胜负。她气没发出去,到家和那牲口骂、打,但再强悍也抵不过男人的一巴掌。怕打脸偏打脸,一次次,她被打成了五眼青,打成脑震荡,回了娘家。然而不大一会功夫,男人就低三下四给她老娘跪下,求饶,保证不再打媳妇。那保证只是一张废弃的纸张,到家就继续实施家暴。
   “我早就不想跟那牲口过了,那时候儿子小,忍了。一心盼着儿子大了,在工厂上了班。那次,那牲口打我脑袋昏死过去,醒来后,我想和儿子说我的想法。儿子先开口了,‘妈,你走吧,别再受他的了,去过自己的幸福生活吧。’”那一次,她泪如雨下。之后她离家出走过半年。
   靠背取了回来,我给她垫在屁股下。店里只有我和她,中师毕业后,我在外读书、工作、成家,见面的次数很少。现在说她的故事,是我们在一起的话题。它们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不定期地给她疼痛,让她难受。与我倾诉,是一种疗救。她又说到我们二人同年同月同日不同的命运。“走到今天这步,和我自己有很大关系。”她甩了甩头,哈哈大笑,“我就不信这邪,霉运总围着我转!”“我,总要试着改变自己的。”那姿态像极了初中时的她。
   下晚自习的学生在店里买她清仓的货物,我在边上看着,学生们有需要的搭把手。一会儿功夫,东西便清了不少。学生散去后,关掉灯和防盗门,我扶着一瘸一拐的她,回到她临时而又即将告别的家。偌大的三居室,十几天前还有热情有温度,现在却只剩下她一个,空落冷清。帮她打开了电褥子,倒了杯热水,放在床头。走时,我握住她的手:“放心吧,一切会好的。”
   我尽可能小声带上了防盗门。迷重的雾霾不知何时渐渐隐去了,一轮圆月在头顶吐露着清辉。几天后,春梅搬离了这里。之后我一直从微信上了解她的消息。她腿痊愈后去北京当过一阵子保姆,好姐妹的鞋店紧缺人手,她便招之即回了。直到现在,还在那里卖鞋。
   春幡招招时,在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我散步时又遇到了她。大嚷门,喊小名儿,还是那么亲切。晚宴而归的她,一身得体的西装,橘红色的口红,和那个曾在同学期间叽叽喳喳的快乐鸟雀相比,已有天壤之别。但我更牵念现在的她。
  

共 349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底层大众的生活远没有什么风花雪月,也远没有什么诗词曲赋,更多的,是基于现实的烟火味,是日常所必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文章视野开阔,将笔触指向生活于社会最底层的普通民众,着力刻画了一个平凡的农村女子春梅。春梅曾是“我”的同桌,有韧劲、有毅力、达观疏朗又坚强如钢。面对肢体或语言家暴,面对两次婚姻变故,面对残酷的生活压力,春梅并未被击垮,而是一再坚强地站立起来,活出了自己有声有色的模样。作品以晚上溜弯儿归来迈进春梅的小店始,又以帮助春梅卖货并将春梅送至居所收束,行文中,尽以回忆的方式叙写春梅的种种生活际遇,结构圆润完整,人物性格鲜明,也充分表达了作者对春梅的敬佩、同情与发自肺腑的关心,读来让人深受感动。而这样一种关注社会底层、关注普通人生命状态的文字,因其现实主义的悲悯情怀也必将获得旺盛的生命力。纵观整篇作品,叙事沉稳,语言质朴,人物刻画立体饱满,显示出了作者扎实的文字功底。好文,流年倾情推荐赏阅!【编辑:思绪飞扬淡墨痕】【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312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思绪飞扬淡墨痕        2018-03-11 10:19:01
  恰如今天所讨论的话题,唯有这样基于真实现实生活与真实人生经历而生发的真情实感才会使文章具有旺盛的生命力。为伊蘭老师的大爱情怀点赞!
一笼寒烟轻似梦,万般清瘦已无诗。
回复1 楼        文友:伊蘭        2018-03-12 09:22:10
  辛苦刘老师编按和留评,皆是赞语,愿意听到您的建议和意见,感谢。
2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03-11 21:23:32
  遭际两场失败的婚姻,却能站起来,培育儿子,抚养孙辈,艰难中不屈的精神,跃然纸上。喜欢春梅这样的女子,心中有阳光,生活就永不言败。
   好字。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2 楼        文友:伊蘭        2018-03-12 09:21:22
  辛苦刘老师编按和留评,皆是赞语,愿意听到您的建议和意见,感谢。
回复2 楼        文友:伊蘭        2018-03-12 09:24:14
  于春梅,欲说还休,生活给予了她太多的磨砺,是不是性格使然呢。一直关注着她,希望她能过得好好的。感谢雁子留评,代春梅谢过亲爱的。
3 楼        文友:思绪飞扬淡墨痕        2018-03-12 09:59:33
  恭喜老师佳作获精,实至名归!
一笼寒烟轻似梦,万般清瘦已无诗。
回复3 楼        文友:伊蘭        2018-03-12 11:03:27
  同贺同贺。
4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2 10:09:30
  很耐读,情感真切,娓娓道来,喜欢这样的文字。
回复4 楼        文友:伊蘭        2018-03-12 11:02:30
  谢谢山地老师的鼓励,我要继续努力哟。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