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烟花烧(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烟花烧(小说)


作者:向馨蓝 举人,3153.0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67发表时间:2018-03-13 10:54:55

【流年】烟花烧(小说)
   莲香站在院子里,仰头望着天空此起彼伏的烟花,亮光映照着一张清秀的脸,能看出她由心而发的快乐。进入这个大宅院十年有余,最初那个柔弱怯懦的小丫头,在这些年的磨砺中,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因为没有依靠,所以只能选择坚强。莲香长得漂亮,眉清目秀、白白净净,像一朵独自盛开的白莲,她在众多的丫鬟中散发着独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清香。
   刚进入这个大宅院的时候,莲香也不过十岁光景,她虽然年龄小、不识几个字,却也能看明白父亲盯着主家手里那一兜银元两眼放光的神情,在卖身契上摁手印也是决绝无悔的样子,对她这个女儿没有一丝的留恋和不舍。自那天起莲香就已经伤透了心,她明白她从此再没有了父母,她已经成了那幢大宅院的人,就算是她有什么意外死了也与家人无关,她与父母彻底成了再不会相见的陌生人。莲香明白父母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为了她那个刚出生的弟弟,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她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六张嘴都等着吃饭,又逢乱世,根本讨不到生活,只好把她卖了维持生计。可是谁又能明白她呢,在父母身边吃糠咽菜也好过在别人家为奴为婢吃米吃面啊!
   莲香的眼泪噙在眼眶没有掉下来,20岁的她过早地承受了人世的苦痛,早已学会了控制自我,坚强面对过往的伤痛。她内心充满力量,对未来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二
   正值除夕,徐家宅院灯火辉煌,莲香忙得脚不着地。她的主子徐钰涵正是徐家小姐,两人年纪相仿,徐钰涵从没把莲香当下人看待过,在徐家仆人眼里,两人更像是姐妹,与莲香的清秀美不同,徐钰涵美得更大气,更耀眼一些,如果说莲香像白莲,徐钰涵就像红玫瑰,曼丽而明亮。
   开始莲香年纪小干活不顺手,收拾小姐闺房难免摔坏个物件什么的,她总为此心惊胆战,却没想到徐钰涵并不因此打骂她,还常常为她求情不被管家打骂,慢慢地,莲香对徐钰涵有了新的看法,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家小姐,对她这个下人没有一丝一毫的贬低之意,对家里其他下人更是以礼相待,还教她识字读书,这让她充满了钦佩。莲香的好学上进和做事细心认真的态度,徐钰涵也同样充满欣赏。她最开始教莲香识字也只是想让她明理,却没想到她学得很快,对文章更是有独到的见解,她从心底喜欢上了这个兰心蕙质的丫头。看她站在院中久久不动,看来她又被烟花迷了心,这会儿心思不知飞哪儿去了。
   徐钰涵悄悄站在了莲香的身后,想着要吓她一跳。莲香的心思都在天空绽放的烟花身上,一点都没注意到徐钰涵的出现。
   三
   “呀!这丫头一动不动的,是被迷了眼?还是蒙了心?”
   徐钰涵笑嘻嘻地摆过一张脸来,莲香果真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嗔骂道,“小姐,你又取笑人家。小姐,你看这烟花可真漂亮,璀璨、耀眼、夺目、浪漫……这么多的词都无法形容它在我心目中的美,永远都看不够。”莲香仰头看着绽放的烟花,眼睛又大了一些,“小姐,你知道吗?烟花在天空绽放那一刻,感觉心都沸腾了,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能像它一样,拥有那么盛大的美丽!”
   徐钰涵呆住了,那一刻的莲香好美,美得纯粹,美得冰凉,美得伤感。烟花虽美,却生命短暂,莲香对烟花的喜欢如痴如醉,这让徐钰涵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莲香,烟花烧尽就什么都没了,繁华之后的落寞更痛人心啊!”
   “烟花烧,烧尽生命里的最后一丝热量,绽放出最美的光彩。美得壮烈,美得永恒!小姐,你说我说得对不对?”莲香晶亮的眼睛盯着徐钰涵,期待听到她的夸奖。
   徐钰涵愣住了,她感受到了莲香心底那种飞蛾扑火的力量。她突然羡慕起莲香来,虽历尽卑微,那颗心却在如草芥的生活中开出了美丽的花。
   四
   “要我说不对,烧尽自己,照亮别人,那是傻!”
   一个声音的插入,打乱了气氛。是徐家少爷徐铂暄,徐铂暄十四岁那年被送去了日本留学,十年在外,如今学有所成,赶在除夕夜这天归来。
   一回头,莲香看到了她日思夜想的那个人,他跟十年前并无不同。不,有不同,他长高了,比起那时候多了几分英气,还有,他眼睛里多了她看不清楚的东西。
   十岁那年莲香刚进入徐家宅院。
   第一次遇见徐铂暄那天,她在打扫房间的时候打翻了小姐的首饰盒,盒子摔出了一条裂缝,她躲在后院的角落里小声哭泣,不知怎的越哭越伤心,嚎啕大哭起来。徐铂暄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他走到莲香身边,蹲下身子歪着脖子看她的脸,莲香察觉到有人过来止住了哭泣,从手指缝里看到了一个小男孩的脸。小男孩问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哭呀!”
   “我……没事。”莲香擦干净眼泪,扭头要走。
   “噢,我知道了,你想你爹娘了。家里每次来了新丫头,都要哭上一阵子,真没出息。”
   “我没爹娘!他们才不值得我掉眼泪!”
   有人说起自己爹娘,这把小莲香心底的恨意勾了出来。
   五
   听到她这么说,徐铂暄觉得这个丫头真特别。他走过去牵起了小莲香的手,带她去了他的房间,给她拿出了他最爱的点心。
   那天莲香吃得很开心,她至今都觉得那是她这辈子吃得最好吃的点心。回头想来或许不是因为点心好吃,而是因为陪她吃点心的人才觉得好吃。后来许多次她因为摔坏东西而哭泣时,徐铂暄总是恰巧出现,给她带各式各样的点心。好景不长,徐铂暄得知父亲要送自己去日本留学,走那天他对莲香说了一句话“丫头,你不许嫁人,等我回来娶你”。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十年时光一晃而过,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但是徐铂暄临走时对莲香说的那句话,在她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开了花。
   十年后的徐铂暄,器宇轩昂、风度翩翩,穿着一身纯白的西服款款而来。莲香看着他越走越近,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以至于她忽略了徐铂暄的话。
   晚饭前,徐老爷把徐铂暄叫去了书房,莲香只听到老爷大骂“混账”和茶碗破碎的声音,就看到徐铂暄额头淌着血走出来,他站在书房门口说:“爹,你年纪大了,做事不够开化。你想想看,如今日本人都扶持汪主席在南京建立新国民政府,徐家跟他们闹得太僵了没什么好处,您不去做那个商会主席,如今他们找上我,我也是为了这一大家子人呀!即能维持徐家地位,也能讨个差事,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徐老爷跟出来,厉声骂道:“你给我滚出去,丢祖宗脸的混账东西!”
   徐家仆人忙作一团,那天一大桌子的饭菜几乎没有人动,徐老爷吃了两口就离开了,徐夫人紧随其后,其他人见状,也都散了去。
   六
   徐钰涵把莲香拉到了她的房间,面色凝重:“莲香,你真的想好了吗?外面的世界可不比家里。”
   莲香低着头:“小姐,我想好了。这次我想跟着自己的心走。”
   徐钰涵沉默了,她知道劝也没用。莲香能找她说出这话来,就代表她已经做好决定了。她只好说:“如果去了南京不适应,就回来。徐家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莲香拎着一只大箱子去了徐铂暄的房间,问:“少爷,还需要带走什么?”
   徐铂暄看了一眼莲香,她收拾得干净利落,一手挎着包袱,一手拎着箱子,他看出来莲香是打算跟他走,于是说:“莲香,你不必去了。你能干又勤快,替我照顾妹妹和母亲,我也就心安了。”
   莲香把箱子放平,直接把徐铂暄正整理的几件衣服放了进去,她说:“老爷和夫人还有小姐自有更好的人照顾,我要跟你去南京!”
   徐铂暄的目光盯着莲香久久不放,看到莲香如此决绝,他软下心来:“好,咱们一起去!”
   莲香跟着徐铂暄去了南京,走那天,徐家无人相送。
   莲香跟在徐铂暄身后,走到转弯处,回望徐家大门,看到徐钰涵站在门口挥手,她的眼泪掉了下来。
   她看到徐铂暄并未回头。
   七
   他们到了南京,住的是日本人安排好的房子。接待他们的日本人吉田精通中文,是徐铂暄在日本留学时的好友。他对徐铂暄的到来热情之至,莲香却从徐铂暄的笑容里看出了戒备和敷衍。
   从那时起,莲香似乎感知到了徐铂暄为什么要跟日本人打交道,他并不是表面上那般浪荡不羁,他把真实的自己掩藏起来了。
   徐铂暄掩饰得太好,在一次夜深人静时莲香起夜,偶然看见徐铂暄在听收音机,他随笔记录下什么,又烧掉了。眼前看到的一切证实了莲香的想法。
   时间久了,徐铂暄总因为这样那样的事务离开牌桌,就有个官太太提出来,让莲香陪着打两圈。
   徐铂暄没有说什么拒绝的话,笑着答应了。
   莲香自小为奴为婢,更是懂得察言观色,几个官太太自然也是十分满意的,时间久了,莲香就成了几个官太太跑腿的丫头了。
   每天牌桌上的所见所闻,莲香回到家都一一讲给徐铂暄听,小心翼翼的装作无意识的把一些关键的消息透露给徐铂暄。
   最开始的时候,莲香听不懂那些日语,慢慢地,她竟学会了一些,但是她在徐铂暄面前一直装作自己不会日语,每次莲香回到家跟徐铂暄讲述牌桌上的事的时候,她总是说,太太们大多说日语,叽哩哇啦的,她也听不懂。
   八
   直到吉田带着人来抓莲香,说她懂日语,说她泄露了情报,徐铂暄无法相信。
   开始莲香是有些恐惧的,她想着只要自己不承认,或许能躲过去。徐铂暄一直护着她,不让吉田抓她。吉田争执不过,就对手下说连同徐铂暄一起抓走,莲香一下子就站了出来,承认了自己能听懂日语。
   吉田最开始是怀疑过徐铂暄的,徐铂暄懂日语,又常跟太太们在一起,由于徐铂暄是他请过来的人,没有确凿的证据,他还不想抓人。
   于是就出现了假情报那件事。
   又是平常的一天,日子晴好,几个太太聚在一起搓麻将,莲香被叫去侍候左右。
   太太们如常七嘴八舌,莲香在旁细心捕捉有用的信息,听出有个日本太太说她丈夫要去押送一批药品。
   莲香回家如常把牌桌上的见闻讲给徐铂暄听,押送药品的消息她说是通过牌桌上那个中国太太听到的。
   消息被送了出去。
   吉田也由此确认了这个侍奉在太太们身边的小丫头是那个奸细,他本想试探徐铂暄的,却没想到徐铂暄临时有事离开了,并没有听到那条消息,一直在现场的只有那个小丫头。
   同时吉田也松了一口气,如果那个奸细真是徐铂暄,那么他也会受牵连,很有可能要切腹谢罪。
   在审讯室里,那些沾着盐水的皮鞭抽到她身上,血就像是红色的烟花般在她青白色的衣裳上蔓延开来,一层又一层,她始终没有开口。
   莲香心心念念的只有徐铂暄,她要为他撤离争取时间。正是这个信念支撑着她,扛过了所有的严刑拷打,她愿意为所爱的人牺牲掉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
   日本人拿她没办法,最后执行了枪决。
   九
   莲香死后不久,徐家捎来徐老爷六十岁大寿的信来。徐铂暄趁机回了家,共产党方面同时对徐家进行了转移,徐铂暄安全撤离。
   在徐铂暄一个人回来的那天,徐钰涵就明白莲香已经去了。
   当初哥哥决定去南京就职,徐钰涵就明白哥哥此去的目的一定不简单,很多事爹娘年纪大了看不清楚,她这个做妹妹的却心知肚明,所以她不曾阻拦哥哥。
   莲香对哥哥的心她看得最清楚,哥哥在日本留学期间捎回来的信,莲香总是读了一遍又一遍,又把那些信贴身放置。所以她明白她无法阻止莲香对哥哥的追随,却没想到她死得如此壮烈。
   后来在徐钰涵漫不经心说起莲香那十年的过往时,徐铂暄终于明白,莲香并不是真的共产党,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对他不动声色的爱。他突然感觉到后悔,后悔自己当初的一时心软同意了她跟自己去南京。
   在日本留学期间,徐铂暄就加入了组织。组织找到他提出这个任务,他没有半分犹豫,他明白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有多危险,所以他不能让家里人看出一丝端倪,对于莲香他只能把那份情感藏在心里,却没想到莲香对他如此深情,他一时心软,却让葬送了莲香的生命。
   他永远记得那天他刚回到国内,从火车站风尘仆仆地赶回家中,夜色中那双晶亮的眸子闪烁着别样的神采,她说:烟花烧,烧尽生命里的最后一丝热量,绽放出最美的光彩。美得壮烈,美得永恒!
   而她的一生也正如烟花般,烧尽成灰也不悔。

共 446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说一开场就点出了主要人物二十岁的莲香的生存环境,她是个被卖身的奴婢。她服侍的主人,是徐家大院的大小姐,而大小徐钰涵对她却如姐妹。徐钰涵喜欢莲香,是因为莲香对事物总有不一样的理解,不如对烟花的理解。“烟花烧,烧尽生命里的最后一丝热量,绽放出最美的光彩。美得壮烈,美得永恒!”徐钰涵感受到了莲香心底那种飞蛾扑火的力量。而文章里的另外一人物徐家少爷,却对烟花更有不一样的理解:烧尽自己,照亮别人,那是傻!他们三人可以说在一起长大的,彼此熟悉了解。徐铂暄和莲香可谓是青梅竹马,徐铂暄少年时曾立下誓言,将来要娶莲香,现在他准备实现自己的抱负了,可想而之,一定会多有大的反对。最后是徐铂暄和莲香一起离开家,去了日本占领着的南京,利用自己在日本留学过的资本和日本人周旋。莲香替徐铂暄打掩护被抓牺牲。简单的故事,道尽了如间真情,特殊的年代造就了特殊的人物。故事叙述的非常完整,字里文间能见作者真性情。推荐阅读!感谢作者赐稿流年!【编辑:妖怪山】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妖怪山        2018-03-13 10:57:06
  欢迎作者继续投稿流年,问好作者。
回复1 楼        文友:向馨蓝        2018-03-13 11:06:57
  谢谢编辑的解读,很喜欢这个题目。很久之前有人写过,这许多年过去了,一直想着,觉得是时候圆了那时没写出来的遗憾了
2 楼        文友:一地流沙        2018-03-14 08:57:42
  蓝蓝的小说写得愈发精炼了!
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
3 楼        文友:梦化蝶        2018-08-26 21:38:12
  很好很好很好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