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记念刘凡国(散文)

绝品 【流年】记念刘凡国(散文)


作者:别有洞天 举人,5568.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238发表时间:2018-03-21 22:53:53

【流年】记念刘凡国(散文) 你的离去,是我近年来最大的人事变迁。
   2017年3月20日22时30分,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陪护在你病床前的我,目睹你将忙忙颠颠的人间差事丢弃,走向了没有喜怒哀乐的世界,撒手人寰。
   在你离去一年后的今天,我筑文为冢,悼念不舍得走散的你。
   这一年来,在举目可望的天空,晚星月影的远方,仿佛有你的声音。你陪伴我的力量,犀利的言辞,你的魅力,经常穿越时空,固执地飘到我的眼前。与你的相识相知,直到莫逆之交,我有千百种想象,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走了。我的世界已经习惯了有你,特别是在精神上依赖这种感觉。突然间缺少了你,没有你的关爱,没有你的牵挂,没有你的惦记,在万般无奈的痛惜过程中,我连续写了两篇散文来抒发对你的思念。
   2017年的春、夏、秋、冬,路过的云,驻足的雨,清朗的风,和谐有致,可谓云淡、雨顺、风调。这种季节悸动的韵律,着实撩拨人的心弦。可对你的眷念、怀想盘桓在心里,不停地在我的脑海中辗转反侧,形成难解的郁结,潜入我心灵的深处,而且总是在似乎笑得很开心的时候,伤感油然而生,特别是停下忙碌的脚步,思念更加剧烈。这份断臂之痛,使我再次敲打键盘,写第三篇文章,流露这份心灵的固守。
   经历过许多次伤心的生死离别,可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让我不安和焦虑,变得怀旧,变得感伤,思念深,回忆浓,仿佛电影散场,别人都走了,而我还坐在影院的椅子里回味情节。像我这个年龄段的男人,生活的磨练,基本能承受人生中突如其来的变数,能适应宿命的无常,习惯了痛苦,懂得了敬畏,能在沉溺上做减法,在放下中做加法,可偏偏内心不能淡化、稀释。
   既不是生死之交,也谈不上患难与共,只是很平常的朋友关系,却成就了不同的你我,为我们的人生多彩加分。早在我读高中时,你读初中,你比我小两岁,那时我常常活跃于同学和朋友之间,你只是作为一个我能叫得出名字的人,很少邀请你在一起玩。
   后来,我在部队遭遇不公平待遇,退伍回到家里,心情很糟糕。我的父亲、大哥、二哥不停地谴责我在高中阶段时没有用心学习,在军营还不识大体地争强好胜,不能圆融人我关系。母亲见到我这个从小很顽皮的儿子回到她的身边,一改她刚毅严厉的个性,加倍地疼爱和理解我,将家庭成员施加给我的压力一肩扛起,不允许谁再以关心的口气继续骂我。我明白,母亲的几个儿子具备远走高飞的条件,期望我这个没出息的儿子生活在她的身边。也就在那段在家休整静养的时间里,你我之间加深了交往。
   那时,你经常出入我家。我的母亲总是做好香喷喷的饭菜,接待来家里做客的同学和朋友,当然也包括你。每次我母亲给我购买香烟时,顺便也送你一包。你多次和我说起,你没有享受过你母亲的慈爱和呵护,从不敢邀请同学朋友到家里做客,生怕你父母给予友人不好的脸色。每当我领着你到其他的朋友家去玩的时候,你总能察言观色,说不同的父母,不同的家庭对待孩子们不同的态度,我的家庭氛围让你最羡慕。
   你说我母亲超凡的爱子之心,爱人之心,在你人生的耳闻目睹中,绝无仅有。说我严厉的母亲,是天下最负责任、仁慈善良的母亲,对儿子的关爱照料胜过爱她自己,世间罕见。
   我与你的父母有过好几次交流,他们是心地善良的人,你父亲还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军人,在同辈人中算是有文化的人。或许是他们经历太多的物质贫乏,即便有了一定的物质基础,也不能轻易支出,加之要培育几个孩子的成长,自然要拘谨应对各类开销。天下的父母,都爱自己子女的,只是处理的方式不同罢了。我的母亲,对我们几弟兄无微不至关爱的同时,还严格控制和要求。我四弟兄小的时候过于调皮捣蛋,是在母亲的棍棒之下成长起来的。只要我们做得不让她满意,或做错了什么事情,母亲必严加指责和教育,哪怕是我们几弟兄都成年,结婚生儿育女了,走向各自的岗位,母亲都未改变她对我们几弟兄的要求,绝不姑息迁就。
   认识你,让我深刻地领悟到缘分的奇特,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那么多的同学、战友、朋友,哪怕是当年热心的付出,感性执著的对待,终因这样或那样的原故,免不了分道扬镳,各自生长。昔日朝夕相处、吃喝一起的朋友,因为一些不值得又很复杂的事,有的人沦为我的陌路人,而你却与我不离不弃,一路相伴。
   当时,作为一般朋友关系的你我,犯不着惊动太多复杂的人际关系,可我一再请求我的大哥对你伸出援助之手,多方斡旋,真没有想到,让你在人生的转折点上走出低谷,摆脱逆境,直到后来你顺理成章地迈向了康庄大道。那时,我根本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可以这样去做。没有想到为此奠定了我们的友情基础,让你为此而感激不尽,一生铭记在心,时常念兹在兹。中华文化中“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在你这里做得淋漓尽致。
   我们真正的深交,应该是从1998年开始,那时我们都未婚,彼此有更多的时间相处,直到你前段时间的离世,十九年近八千天的时间里,彼此知悉对方的脾性,有许多事即使不必明说,我们之间也都能心神领会,而且久经考验。近二十年积攒下的感情,默默相依,心有灵犀,心照不宣,浓缩成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山川、树木、青草、河流、天地为证,我的世界因你而显得更加的美丽和温暖。
   回想起你细腻的关怀,细节的关爱,令我感动。每次一起外出,你不顾我的强烈反对,都要单独为我开一间房,不让别人的鼾声吵扰经常失眠的我。每次在一起吃饭喝酒,你都会主动帮我喝酒,也要说服别人帮我喝,真诚地向别人解释,我不胜酒力,并劝其我多吃蔬菜,缓解酒对身体的伤害。无数次向友人传递我们之间的人生际遇,表达知遇之恩。
   这么多年来,我们互相护持和体贴,关怀和理解,尊重和爱戴,休戚与共等等,这些风雨同舟的堆积,以及我们关于生命、情感、人生、社会、学习、工作的话题,和休闲时的彻夜长谈,足够我写一本大部头的书。我们的人生已经进入了我荣你荣、你损我损的境地。在你患病之前,我曾悄悄地告诉你,组织部门考察我弟弟了,弟弟又要得到提拔至更高的领导岗位。当时,你高兴的心情,从你的眼神中流露,不逊色于我。
   在我的人生中,你是一抹独特靓丽的友情颜色。在我平凡的岁月里,有了一个平凡的你,哪怕是物质文明无限膨胀,精神圈子逐渐狭小的今天,我们在一起交流认识,并不感到迷乱。
   你说,在单位,领导委派了几位清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在你的身边工作,他们聪明好学,有一套现代管理的科学知识和规则意识,充满智慧和活力。或许他们的确从你的身上学到一些与人相处的经验,更多的是你在他们身上学到现代科学管理的知识。你多次对我谈及九零后的年轻人,你说他们自私、麻木、呆板,可对那些有文化有能力的年轻的知识分子,你却褒奖和呵护有加,并从他们的身上看到国家光明的未来。
   对人生,你有一套深思熟虑的想法。你说在阅读广博方面,还不及我一半。我认为你对人生的理解和感悟,并不逊色于我。要说我稍比你强一点的,可能是我比你更能隐忍和包容,更能挺,如果不是生活将我逼至墙角,我绝不会选择过激的行为。你能仗义执言、稍偏激、有刻薄,以牙还牙,主动出击,处理问题时不留情面,让人忌惮。我虽不效仿,但我还是敬佩你的个性,和你已具备的领导者的素质。
   2014年初夏,我的母亲离世前在州医院治疗,疼痛让她变得脾气急躁。她加怒于我们几弟兄没有找到优秀的医生对症下药,让她承受着剧烈的疼痛。医院的领导和科室专家们出面向母亲解释,治疗的方案正确,母亲依然严责我们几弟兄被科学文化知识毒害太深,不给她吃镇痛药。她说,一个将死的人,还讲究什么科学,不受病痛折磨,便是儿子们对她最大的孝顺,死没什么可怕。母亲根本不听任何人的解释,几次擅自抽掉点滴的针管,拒不接受儿子们对她捆绑式的治疗,还赌气不吃不喝,弄得我几弟兄很尴尬。
   年迈的母亲,不因身体虚弱而改变她一生刚强的个性。我四个弟兄在一起或在电话中,千方百计地研讨母亲的病情和心情。你每天下班,几乎都要到医院看望我母亲,安慰她并与她进行会心的交谈,开导我母亲加衣强饭,及早恢复健康。
   你苦口婆心地剖析我几兄弟对母亲的孝顺和孝敬,哪怕在别人面前显得强硬和果断的几个儿子,在她的面前变得柔软、温顺、服从、任怨任责,这些都是源于她多年的训导。我母亲认为你说的话中肯,她爱听。是你,语重心长地历数我母亲对我四弟兄的辛劳付出、培养之德、教育之功,让几个儿子俊秀挺拔,尊严而强势。是你,有的放矢地夸奖她爱儿子胜过爱她自己……你的话,句句都说到我母亲的心坎上。
   你就像我身边静静流淌着的一条河流,早已习惯了你的存在,突然之间就干涸了,我会怎么想呢?你就像我的亲弟兄一样,而又没有亲弟兄之间交流时那些善意的严刻、沉重、严谨,却是委婉地提出自己的看法、规劝、鼓舞,爱之必以其道。
   每次与别人聚会,我都会邀请你同在。而现在,我每次与人聚会,你却成了我们交谈的话题。
   怎能忘记呢!
   在北京治疗三个多月之久,年关逼近,医院发病危通知书,我接到你爱人的电话,当即赶赴北京,除夕之夜将你从北京接回家乡,知道你来日不多了,我不断地在州医院森冷的病房中往返穿行,唯一的愿想,就是多陪陪你。真没有想到,平生最后一次与你一起进餐竟然是2017年大年初一中午,由州医院医生护士亲手包的饺子,免费提供给病人或病人家属食用的春节温馨午餐。
   你在州医院治疗最后的五十多天里,我每次晚上从州医院走出来,感觉街头尚未复苏的早春寒冷是温暖的,那些乱七八糟悬挂在楼顶和路灯上的广告也是有生气的,我愿意用鼻子去品咂满街车水马龙的汽车臭烘烘油烘烘的尾气,且认为这才是尘世的气息,再污浊也比癌症病房里更亲近这个世界。这样的心理温差和心理感受,潦草地散落在我的心房,我的身体在傍晚的小寒风中抖动,仿佛要跌倒或被风吹走似的。
   你走的这一年来,我常常怀念那些过去很不屑的最平庸最无聊最没出息的日子,我们都健康地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哪怕过得平凡一点都会觉得快乐和幸福。
   秋天来到时,兴义市街头又多了一个看点,城区街道及周围道路两旁成千上万株行道树上,挂满了累累果实。曾与你多次在散步时交流,异口同声地认为这些银杏树种的行道树,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虽能绿化和观赏,可能不会挂果。据说它是史前物种,有地球活化石的美誉,光看那叶片,就如一把把微型蒲扇,一件件天然工艺品,可爱至极。没想到它们还乐于奉献,在你离世两个多月后,第一次挂出了药食两用的果实,真是既中看又中用。当我看到这些累累的果子便联想到你,如果你在身边的话,我们会一起懊悔,笑一笑当初不假思索地认为它不能挂果。
   当我删除你那还含有温度的电话号码和微信时,内心惊涛骇浪,似风霜雨打,柔肠寸断。仿佛你那敏感和锋利的眼神,一波一波地射进我的心田。
   你离世之后一段时间,每晚入睡之前,我自发一种意念,希望在梦境中见到你,可还是事与愿违。这不像你在世时的个性,只要我们一个星期没有见面,你就会打电话向我问好。没有你的生活,是我的不足,你已经成为我精神上一个支点,想在虚拟的梦幻中见到你,成为我一份期盼和快乐。
   你这个人,我最了解,性格有点好强而挑剔,总是想把事情办好,好到极致。难道是,你摆脱了人间的桎梏,执著地经营阴曹地府,灵魂还没有来得及回到人间走访?我,等着你,等着你的灵魂回归我的梦中。
   你在世时,对我很大方的,在工作中身不由己稍有违规操作的事情,也不隐瞒我。倒是我很执著,试图将过去那些美好的交往雕刻下来,蜷缩在某一时段,一旦不能,才形成现在孤独和凄楚的模样,像一根针狠狠地插进了心的最深处。
   有朋友阅读过我为你而写的作品,给我发来信息说,从未见过一个男人思念另一个男人,会思念得这么的深?我想,发信息的人,只是没有我们这样的经历罢了。
   世界上那么多人,两个人能相遇真的不容易。认识你刘凡国,我真的满足、惊喜庆幸。我们这一路走来,更深切地懂得了珍惜。你作为我人生链条中重要的一环,如我的左膀右臂,失去你,不仅是我心灵的一处伤口,还将成为现实生活中难以痊愈的精神隐疾。
   你这一走,已是一年。
   今天,我带着伤痛的思绪,指尖轻敲着这冰冷的键盘,蛰伏在心底的思念突然升起,堆积的怀念疯长起来,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来,叩击着我记忆的闸门,熟悉还在。我清楚地知道,只言片语远不能表达我的心思,可除了将你我结下的情愫编撰成句,隆重记念,我又能做些什么?
   这一年,既是那么漫长,又是那么短暂。一想到你的离去,心就会疼,闭上眼仿佛你就在我身旁。回忆一次次打开心窗,你就像我的影子,无论身旁有多少亮光,都不可能消除。如影随形,这样的感觉,无边无涯,充斥我的心扉,空荡无依,又无法远离。
   这一年,我的人生,有着重大的变化,结识了近百位新朋友,我用百倍的热情来对待工作。即使在忙碌中,我多次电话联系你的爱人,请她快速选定合适的日子来安置暂厝在兴义市福禄山殡仪馆的你,入土为安。
   那么多曲折和沉重的日子都熬过来了,上帝却在你的不惑之年将你招入另一个世界,这不仅对你不公,对我也不公。即使你我在人世间的故事已经贴上了封条,继续活着的我,在你离开人世一年之际,用文字的形式再次表达对你的思念。

共 516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故友周年祭,缅怀之人欲断肠!此文中,潜藏着心灵深处的郁结,笑得开心时浮现的伤感,停下忙碌脚步时涌动的思念,断臂一般的痛,深入骨髓。作者遥忆与朋友刘凡国的相遇、相知、绝别。从上学时,只是叫出名字的熟人,到退伍后加深的交往,两人情谊递进。朋友,读懂作者母亲深沉而严厉的爱,很是羡慕。作者,亦从和朋友接触的过程中,读懂他父母另一番表达的爱。1998年开始,作者与朋友发展成挚友,朋友对他真挚而细腻的关爱,让作者难以忘怀,他们两个互相搀扶着走过的时光中,是彼此给予的暖,是互相支撑的倔强。朋友对于作者母亲病重时的陪伴,就像一个作者又一个亲兄弟一般。曾与别人聚会,作者总是邀请朋友前往,而如今,朋友却成了他们相聚时的话题。作者难忘朋友重病之间的痛苦,他疲惫的穿行,诚挚地品咂尘世的气息,就是为了记住朋友还在的这份温暖。而朋友离开之后的日子中,作者的世界里,到处都是他的身影,他会挂牵他何时入土为安,会想着和他一起面对新事物的聊天,会如此深切地想念他,用一篇又一篇的文章来书写,这份无法释怀的伤痛。到如今,朋友离开已经一周年了。作者再次以文字的形式追祭已然贴上封条的故事,回温与朋友刘凡国生前的点点滴滴,重回旧时光,于高山流水的情谊中,取暖自救。此篇祭文笔尖带血,语到情至,浸润着追思者的一腔挚情。那些曾经的美好,怜爱,疼惜,那些诀别后的追惋与疼痛,相知与相惜,印刻在字里行间,血烙于追思者的心中,久久难以释怀。情至之语,感人至深。在此,唯有共同祈福: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安好。【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3240026】【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405第1016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03-21 22:54:44
  为洞天哥哥的朋友刘凡国祈福。祝福好人在另外一个世界,没有病痛。
回复1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8-04-06 15:10:45
  近期太忙了,自从文章发表之后,只是随便的留意一下,竟然没有心思来回复编审。我素来反对作者不回复读者的评论,也不会在不回复评论的作者的文章中留下我的评论,甚至再不会阅读这类作者的作品,可我在忙中,也将回复拖了下来,是一憾事。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3-21 23:26:15
  刚刚才看到你的微信留言。继续活着的你,在人间,用文字表达对故友的思念,我相信,刘先生会感受到。祝福洞天。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2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8-04-06 15:31:57
  他,轻轻的离去,在我红尘岁月的此岸轻然流逝,带着我长长无法忘却的记忆,划向那远方遥不可及的苍穹,只留下一些陈旧的往事,让记忆回眸在冥冥之中的路途。
   对他的思念,有太多的指向,唯有用文字的形式最能承载我的思想,隆重记念。
3 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8-03-22 05:54:52
  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友情,确实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两个成年男人从不了解到了解,从彼此欣赏到成为朋友直至互为知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非一日之功,但一旦结成友谊,便难分难舍。
   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这种友情,我从电影《亮剑》中的主人公李云龙与他的政委身上,看到了,那种一旦失去,那份难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我心有同感。
   今天清晨,在即将奔赴外地旅游的间隙,读洞天君的散文《纪念刘凡国》,我又一次体会到这种男人与男人之间那种难分难舍的友情。文中有一个细节,让我印象深刻。2017年大年初一中午,这是中国人传统的团圆佳节,而你却和刘凡国先生一起在州医院共进午餐。这种友情非常人的友情能比。
   本篇散文语言朴实,情感真挚,抒情自然,夹叙夹议、是一篇难得的非常有个性的悼念故友的情感散文。
   佳作欣赏。问好洞天君。我想你的深情,刘凡国先生在那个世界也能感受到。
回复3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8-04-06 15:35:30
  谢谢你!明月先生,一如既往的关注我的作品,且留下你美丽的评论。
4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03-22 07:03:21
  问好洞天,为刘朋友祈福。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4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8-04-06 15:36:38
  向雁子问好,祝福你写字快乐!
5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4-05 21:32:05
  念一曲泣悼诗,
   落一滴黯然泪,
   听一首无眠曲,
   饮一杯哀思酒。
   感谢绝主将流年的这篇绝品候选文安排在今日。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5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8-04-06 15:38:10
  谢谢你的推荐加精,推荐加绝。
6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4-05 21:32:58
  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第74篇绝品。祝福流年,感谢洞天。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6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8-04-06 15:39:57
  谢谢你的推荐,让这篇作品成为绝品,挺舒服、挺高兴。
7 楼        文友:唐笑        2018-04-06 10:58:43
  多么深情的思念,读来感动心扉,字字句句感同身受,我也有一位忘年交,去年10月份去世了,在心口成了永远的结,我不回忆,我总觉得他还在,总是还给他说话,他的电话,QQ我都没有删除,我常常会不由自主的给他发消息……祝愿我们的朋友一路好走,不再被病痛折磨!问好老师,遥祝春安!
至诚的爱心,可以温暖人们心灵的凄凉
回复7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8-04-06 15:42:09
  谢谢你来阅读此文和留下你中肯的评论,有空再去关注你的作品。
8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8-04-07 11:27:28
  饱醮挚情,筑文为冢。一篇心灵流淌的文字奏响了一曲痛悼故友亡灵的哀歌,表达了对友人铭心刻骨的无限哀思。散文采用第二人称呼告的手法,借助于自然朴实的语言,在衷肠诉说间重温与朋友刘凡国相遇、相识、相知、绝别的心路轨迹,直抒对逝者的怀想、眷恋、痛惜、凭吊与追惋之情。读来催人泪下,给人以心灵的震撼与感动。
回复8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8-04-07 17:39:30
  感谢江山文学网绝品评议组的作家们对此文的认可和肯定,给予此文绝品的地位。对于一个文学爱好者来说,文章绝品,它如同体育健儿手中的金牌一样珍贵。
   谢谢绝品评议组对此文的遴选和甄别,谢谢你们对此文的审判。
9 楼        文友:江凤鸣        2018-04-09 10:15:55
  洞天,袍泽情谊,跃然纸上,行文朴素,不见华丽,此文绝品,实至名归。洞天作文,渐入佳境,平淡若水,浸入人心,特致祝贺!
江凤鸣
回复9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8-04-10 16:26:04
  谢谢凤鸣君的鼓励,谢谢你来阅读此文。
10 楼        文友:秦小木        2018-04-10 08:14:32
  好感动,好神往!刀山火海的热血,惊天动地的豪情,铺展在最不起眼的日常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成了点点滴滴、刻骨铭心的思念和纪念!深情,始出真情。两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像两个温柔细腻的女子,把彼此珍藏呵护。你们两人,得一人足矣!而你俩能相知,幸运之至!残酷的时候,是留你一个人思念;难过的时候,想想我们陪你思念!祝福你,祝福你们!
回复10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8-04-10 16:27:56
  谢谢你来阅读此文,且留下入木三分和感动我的评论。向你问好!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