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寒枝淹没你的眉眼(小说)

精品 【流年】寒枝淹没你的眉眼(小说)


作者:夏白芜 秀才,1728.0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86发表时间:2018-04-18 14:08:25

【流年】寒枝淹没你的眉眼(小说)
   我出生于寸草不生的暮冬。母亲经常捣衣捣着,就一脸戚怨地看我一眼,她告诉我:“生你的时候可害苦我了。”
   没错,我时常倚在门栏上,仰望着宅院之上昏沉无比的天,像是随时要掉下来一场瓢泼大雨。母亲在怀我的时候,经常满怀期待地看着自己日渐涨得尖锐的肚子,她帮我缝了很多男孩子的肚兜,衣鞋跟棉帽,贴心地尽着一份母亲的心,试图帮我抵挡即将面临的天寒地冻。
   可惜我投错了人家,亦或说是生错了器官,我从出世啼哭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我一定是被忽略的。
   母亲气得把我丢给奶娘,独自伤神了数月,想来也是可笑,我让她费了一天一夜才生出来,几乎耗尽了她的半条命,然而她一点都不待见我。
   母凭子贵,尤其是在暗地里勾心斗角的后宫深苑里。
   父皇他纵然再喜欢贴心的小棉袄,终日含在嘴里怕化了,却也抵挡不住几个皇子的惯常的请安。看着皇子们一个个精通于射箭骑马、文学武略,皇上虽然明里不说,但心里还是暗暗地对比起这几个儿子来。
   母亲只是凭着选秀选进宫的妃嫔,父皇像是例行公事似的去母亲那里留了一夜,然后母亲就怀了我,她一直悉心养胎,也不敢让下人走露风声,肚子微微凸起她也用秀娟缠着,再穿上宽松的衣衫,显得既不喧宾夺主又不失马脚。就那样瞒了六七个月,最后终于被皇后看出了端倪。
   她派人给母亲送来了补药,补药每天都备着,每当有妃嫔有喜时,皇后每日都会派人到药膳房挑好药材,煎好后再依次送到怀孕的妃嫔的房里。
   有几个妃嫔莫名其妙地就流了产。
   那段日子母亲惶恐至极,她战战兢兢地接过补药,然后在那些仆人毒辣的注视下,颤颤巍巍喝下苦涩的药汁。同她一起的还有弘宇哥哥的娘亲,善良体贴的玉美人。
   父皇那时候整夜光顾玉美人的寝宫,他时常摸着玉美人的肚子,喜形于色地在嘴里念叨着:“一定要给朕生个皇儿啊,要长得像美人一样的容貌,朕一定好好待他。”他把玉美人宠成了掌中宝。
   皇后带着两岁大还走得歪歪斜斜的颜弘修出现在母亲的寝宫时,母亲和玉美人无疑是讶异至极的。皇后总爱戴着金光凛凛的凤冠,细长的丹凤眉往上挑着,衬得整个人威严庄重,靠近不得。
   尽管那时的颜弘修早已是太子,她的母后还是把那些在妃嫔腹中蠢蠢欲动的肉体,当成是孽障。将来会跟颜弘修夺江山的,把他咬得血肉模糊连骨头都不剩的孽障。
   尤其是深受皇上宠爱的,玉美人腹中的孽障。
   皇后二话不说,照例赐补药。母亲简直要吓坏了,虽然心惊肉跳喝了那么多次,但这次是皇后亲自送来,她看着坐在正殿之上斜睨着的皇后,又看向了心思单纯的玉美人,她早已把杯子伸到了红唇边上,母亲深知自己身份的卑微,这次皇后驾到,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母亲没权没势,又终年见不到父皇一眼,就算她连同腹中胎儿一起死去,也没有人缅怀的。一扬脖子正准备喝,却被两岁的颜弘修给撞翻了。他本来是要去够桌子上的一块玉的,是父皇送给玉美人的缅甸玉。传闻那玉甚是名贵,在夜里能发出墨绿色的荧光来。进贡上来的时候,那玉只在父皇手上停留了半天的光景,就送到了玉美人的手中。
   父皇宠爱她,天下皆知。母亲都打心底里有一丝嫉妒,尽管她们情同姐妹,而皇后那边,估计早已积攒够了怨气。
   果不其然地是,玉美人刚放下杯子就昏倒在地。
   母亲每每描述起皇后那得意的笑,眼中都是藏不住的惊恐。
   颜弘修望着脸色惨白的母亲,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全身像是泡了澡似的,她低下头,不敢看皇后那挑衅凌冽的眼神,他继而望向母亲起起伏伏的肚子,那肚子里藏着不知愁的我。
   玉美人被心急如焚赶来的父皇抱走,整个后宫变得大气不敢出,直到隔天才传来母子平安的消息。
   究其原因,竟然是药引子里放了一味禾雀花。母亲也只是自那时才知道,原来玉美人是对禾雀花过敏的。
   她也是从那时开始,变得不再招摇,本本分分过日子的。只有在这宫里活得像空气,卑微得让人察觉不到存在,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性命。
   弘宇哥哥出生那天,天降祥瑞,所有人都把这称为吉兆。父皇心情大好,开仓放粮整整一个月,摆酒设宴几乎从宣室殿摆到了城门前,全天下的百姓都因为颜弘宇的出生获利,全天下的人都在感谢上苍,庆幸颜弘宇的投胎帝王家。
   在酒宴摆到快一个月的时候,我在那个稍显寒酸的寒殿,哇哇地从母亲身上出来,叫得不声不响。母亲气得骂我孽障,但到底还是在那深宫里长长吁了口气,父皇永远都不会爱她,这是母亲知道的,最不争也最现实的事情。
   一年之后,母亲身上的流苏早已变成了普通的粗布长衫,日子虽然过得苦巴巴,但至少没有人来打扰,房檐总是漏水,室内因为陈列简单而显得空荡,清冷清冷的,像是冷宫。
   玉美人翻身成了凤凰,整日被父皇带着,外加一个生得好看的颜弘宇,所到之处皆是春暖花开。
   父皇早已忘记了其他人的存在,他甚至都不知道有个属于他的妃嫔生的公主。
   母亲说他来看过我一眼的,但大概是我在娘胎里汲取的营养不够,小小的一团,又黑又瘦。奶娘都怀疑我能不能活下来。
   他只是赏了母亲一点俸禄,也没有将我排进公主的名头里。
   我带着籍籍无名的身份游历了趟人间。
   他甚至忘了给我取名字。
   后面我的眉眼渐渐张开,只是还是瘦。用母亲的话说:瘦的跟纸片儿似的,粮食却一点也不少吃。
   在我五岁的时候,母亲让我懵懂地对天发誓,从此不再对着人说半句话,除非我能逃出这个深宫六院。我才刚想点点头说“是”,就被母亲一个巴掌给掴到了地上。
   那一巴掌真是疼啊,我还是第一次尝到了鲜血的腥味。从鼻子里、嘴里流出的血沾染了我整个衣衫。
   “不是不让你说话的吗?”母亲盛气凌人地指着我,接着说着:“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混账?”
   我闷不吭声地流着泪,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来。反正母亲她,好像很少给过我好脸色。
   “记住!你是个哑巴!”母亲郑重再三地扯着我,“你从生来就是个哑巴!”
  
   二
   见到颜弘宇的时候,已经是七岁时的事了。
   我按照母亲的吩咐去领春季要换的薄衫,途径国子监的时候,听到了一片的朗朗读书声。
   大致是在读诵一篇古诗,我只依稀听得了几句:“但恨功名薄,竹帛无所宣。迨及岁未暮,长歌乘我闲。”然而并不懂得是什么意思,母亲差使我做的事是提水和女红,她很少让我看书的。
   就算是看了,我也不能把它念出来,认字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停留了片刻,正准备转身走掉,突然后脑勺就被凭空飞过来的蹋鞠给砸中了。我应声倒地,薄衫全部被扔在地上,昨夜刚下过一场润物细无声的雨,我整个衣衫全部粘上了泥土。
   我绷着嘴,有些庆幸自己刚才差点没喊出来。然后把薄衫抱回怀里,然后挣扎着起来,拍着身上的泥土。眼前突然就多了几个人。看那穿着和趾高气昂的样子,不是皇子也是达官显贵家的公子哥了。
   他们差不多都比我高一个个头的样子,有的甚至更大。我怯生生地看着这群不怀好意地瞪着我的人,埋着头准备绕路走。
   “哎,别走啊。”一个皇子拽住我,盯着我全身扫视一遍,最后又鄙夷地松开手,“哪里来的小宫女,这么不懂规矩?”
   我只是望着他。像是没见过世面的乖巧样子,懵懂天真,可那人把这当成是挑衅。
   “看什么看?捡蹋鞠去!”
   说完之后还不解气地踹了我一脚,我在原地踉跄了几下,竟然没有倒,正要往蹋鞠的方向走去,却被一个人一把按住,我狐疑地扭过头去,看到了笑颜如花的颜弘宇的脸。
   他冲我笑笑,说了句:“我来。”
   就只是两个字加上一个笑,我的心就差点开出花来。我是多久没有见过这么明媚的男孩子了呢?大概这是生命里第一次见吧。
   旁边的皇子们皆大笑不止,那个踹我的皇子说着:“五哥,你还真是英俊儒雅啊,连看宫女捡球都不忍心!”听到这话的颜弘宇只是笑笑,然后就把蹋鞠扔过来,只是淡淡说一句:“来玩一场。”我跟随着走向人群的颜弘宇,然后看到了一双直勾勾的眼睛。
   我一瞬间有些虚晃,眨巴了一下眼睛,那双鹰一样的眼睛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我。那人不同于旁边身上散发出来的粗陋,他只是静静地在那里站着,就让人生畏。天生不可侵犯的样子,偏偏整个人又阴又冷。
   一团人往中间跑去,有人嬉笑着叫着他:“二哥,快来啊。”
   他还是盯着我,我嗫嚅着,匆匆行了礼就跑开了。
   真可怕啊,我跑到殿房内还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那个人的眼神真是恐怖,我还是少去国子监比较好。
   可是,可是,我抱着捏皱了的薄衫,以后就见不到他了啊。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惆怅。
   那以后我还是偷偷跑去国子监,不过经常是在他们上着课的时候,偶尔能学到一些句子,我也只是一知半解。因为大部分时间是在看颜弘宇的。他的皮肤白皙,相貌也是遗传的玉美人的,天庭饱满,如果只是静静坐在那里的话,倒像个女孩子。
   颜弘宇写得一手好字,记性也是没得说,他的课业经常受到先生的赞扬,每当看到他开朗地笑着的时候,我的心似乎也跟着雀跃起来。那一群不乏调皮捣蛋的人在里面,能像颜弘宇这样能把课业和蹴鞠都玩得精通的,几乎就没有了。
   他最大的劲敌,大概就是上次一直盯着我看的那个冰山,除了颜弘宇,先生夸得最多的就是他。
   那群皇子叫他二哥,先生却恭敬地叫他太子。
   我早已从母亲口中听说过无数次皇后的毒辣阴险,没想到她的儿子竟然也是这么地深不可测,正这样想着,先生放在梨花椅上的香已经燃尽,一群人没等先生说话就自顾自地上蹿下跳了起来。
   远处走来一个生得极美的人,气质婉约,绝对不像母亲描述的那些勾引父皇的,像极了狐狸精的妃嫔。她走得极慢,也极为端庄,像一朵夜间盛放的一尘不染的莲花。
   我看得痴了,竟也忘记了走,索性就躲在一丛竹子后面看着。
   颜弘宇兴奋地大叫了一声:“娘亲!”然后冲了过去一把抱住那个倾国倾城的女人。我吃了一惊之后迅速平静下来,怪不得,母亲常常念叨的温婉的玉美人,原来是这副模样,颜弘宇啊,你还真是个幸福的人。
   玉美人嗔怪了一声:“当着人可不能这么叫了。”一手慈爱地抚摸着颜弘宇的头,一手招呼着仆人把带来的糕点分发下去。
   我看着黏着母亲像个孩子的颜弘宇,不由得为他高兴起来。身子往后扭了一下,然后我就呆愣住了。
   还是那双阴翳无比的脸,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后。
   我不知所措地低下头,正准备行礼,就被颜弘修一把揪住领子给甩出了那片竹林。
   吃着糕点的人被这边的动静给吸引过来,那些人望着狼狈地趴在地上的我,还有站在我身后的怒气冲冲的颜弘修。
   “哎,那不是……”踹过我的三皇子嚣张地指着我,正想陷入回忆,就被颜弘宇给打断:“你怎么来了?”
   他慌忙跑到我身边,然后蹲下身和我平视,我略微心慌地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看到浮现在颜弘宇脸上的梨花浅笑,我整个人都凝固住了。
   “哼,这些日子怕是一直来吧?”身后的人的语气极为冷漠,我甚至能感受到他那赶尽杀绝的注视。然而下一秒我全身的冷汗全冒出来了,他怎么知道?
   我还自以为隐藏得很好,原来他早就有所怀疑?
   我只得咬着嘴唇,也不敢看来自颜弘宇热切的注视。
   然后耳畔传来了他声色里的安慰似的温柔:“来,先站起来吧,尝尝我娘亲亲手做的糕点。”说着他就要把我给扶起来,可惜,在颜弘宇的小手快要碰到我臂膀的前一刻,我的背就被人从背后踩住了。
   那人的力道极大,像是在宣泄一种极大的不满,我背上的皮似乎都要被他隔着衣服踩破了。
   颜弘宇被我身后的人吓了一跳,只得愣愣地说着:“二哥……”
   “这个人,绝对有问题。”后面的人依旧在下着定论,我几乎要闭上眼睛心如死灰了。
   “你……你母亲可是湘美人?”玉美人不知道何时站在了颜弘宇旁边,她亦是眉眼温柔地看着我,我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冲她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把玉美人领到了住的殿房,母亲摆着臭脸色坐在床榻上,看到我之后正准备发火,然后看到我身后的玉美人后立时愣住。
   “妹妹……”母亲恍惚了片刻后,然后噗通跪了下来,我也赶忙跪了下去。
   之后,玉美人跑向母亲扶起了她,颜弘宇扶起了我。
   “原来你是父皇的女儿啊,我还以为……”颜弘宇说着说着,就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然后他郑重地抓了一下我的手:“我会告诉他们,你是我们的妹妹,以后就不会欺负你了。”
   我不好意思地冲着颜弘宇嫣然一笑,充满阴霾的心正要开心起来,就听到了来自床榻处双手握着的玉美人和母亲的对话,母亲看向我的眼神依旧很冷,“对,她从出生以来就不会说话了。”

共 17353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爱情永远都是一个美丽话题,尽管过程曲折多磨难,但终究是令人欣慰的。本篇小说场景设置独特,穿越回到远古的深宫后院,以我与两位哥哥的感情纠葛为主线讲述了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母亲给予我的命运是哑巴,开篇即为爱情的再现埋下伏笔,可谓严寒已过,必将春暖花开,用心听花开的二哥与我沉浸在爱情的美妙中,所有悲戚的过往都成了爱情的基石,片刻间融化了我眉眼之间的寒凉,因爱生暖。这是怎样一个曲折漫长的等待,二哥的爱如此浑厚深沉,他用执着和坚守证明了自己。曾经我默默地喜欢着五哥,视二哥为敌。宫廷内部的权利之争,促使皇后利用我毒死玉美人,达到二哥稳坐皇帝宝座的目的。在这场诡异的战争中,眉眼温柔的五哥变了,而我也带着怨恨嫁给登基做皇帝的二哥。时隔多年,二哥与五哥的一场较量让我读懂了二哥对我的爱,真爱再现,严寒消失,我内心的冰渐渐融化,心终于有了归属。这篇小说非常成功,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一气读完,意犹未尽,浮想联翩。人物描写生动形象,心理刻画细致入微,语言精致流畅,非常不错的好文,流年倾情推荐阅读!【编辑:清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19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清鸟        2018-04-18 14:11:41
  揭示爱的真谛,对爱情赞美,揭示人性佳作,感谢赐稿分享,欢迎继续投稿流年!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1 楼        文友:夏白芜        2018-04-18 14:54:41
  谢谢老师精心编辑,辛苦了,给老师敬茶。
2 楼        文友:纳岚容茵        2018-04-18 16:00:05
  读到泪涌......
回复2 楼        文友:夏白芜        2018-04-18 22:39:59
  抱抱。
3 楼        文友:安安摘星        2018-04-19 21:35:15
  怎么不完整呢
喜欢文字,用心写作。
回复3 楼        文友:夏白芜        2018-04-19 21:59:37
  我也不知道啊,明明昨天还好好的呢
4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4-23 10:42:15
  夏:你好!
   小说不完整估计是系统程序哪里出了问题,好在我们编辑有存稿,发现了及时告诉我,我第一时间修整了。
   感谢赐稿流年,记得常来。
   祝福春天安好。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4 楼        文友:夏白芜        2018-04-23 17:23:09
  谢谢社长老师,还专门过来讲一声,哈哈,有心啦,流年社团是一个很好的社团,给您敬茶了。
回复4 楼        文友:夏白芜        2018-04-23 17:23:11
  谢谢社长老师,还专门过来讲一声,哈哈,有心啦,流年社团是一个很好的社团,给您敬茶了。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