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荻花飞,苇叶长(小说·旗帜)

绝品 【八一】荻花飞,苇叶长(小说·旗帜)


作者:阿泥的村落 布衣,120.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709发表时间:2018-05-05 21:53:02
摘要:在建军节即将来临之际,此篇小说谨献给过去、现在和未来——对军人付出赤诚爱心的军嫂们,敬礼……

【八一】荻花飞,苇叶长(小说·旗帜)
   村外裸露出水面的两岸河床,乡里人叫它溪洲坪,它随着淙淙溪流绕着乡村蛇行。溪洲坪上布满了大大小小鹅卵石,还有一汪汪浅水洼,像镜面,星罗棋布,鳞光闪闪。溪洲坪沉积着一堆堆肥沃沙泥,长出一丛丛芦荻,风儿吹来,如轻抚的琴筝,撩拨一曲天籁之音。
   快到中秋,芦荻已经抽出紫色的穗缨,沉甸甸地低垂着头,害羞瞅着映在浅水洼中摇摆的倩影。
   这年,阿泥十七岁,少女心事,就像澈澈溪水中生长的水草,悠悠扬扬,揽乱着一颗芳心。阿泥坐在路边,一双藕色小腿晃悠着,痴痴望向远方。其实,她心中的远方,比她双眸看到的世界还要远。
   溪洲坪上,有个小男孩,在芦荻丛中追逐着红娘娘。它在微风吹拂的荻缨上,时而飞起,时而停泊。小男孩手上握着小竹竿,竿头扎着小铁圈,圈内匝满了蜘蛛丝,很有粘性。小男孩伸手一探,往上罩去,没逮着。它示威似地在他头顶绕了几圈,又泊回原处。小男孩不甘心,再来一次,还是让它机敏地逃脱。小男孩失去了耐心,挪动竹杆,朝另一个目标转移。红娘娘得意忘形,在嬉弄小男孩的盘旋中,一头撞到竹竿上扎着的小铁圈,被粘住了。它拚命地挣脱,一会儿,翅膀牢牢地贴在蜘蛛丝上,再也无力动弹。小男孩小心翼翼地把它从蛛网中剥离岀来,小手伸入口袋,扯出一节棉线,在它尾巴打个结,另一头缠在中指,非常得意,朝不远处的阿泥叫:“阿姐,我逮住红娘娘了。”
   阿泥听到的喊声,吓了一跳,把心事从远方扯回。看到弟弟站在她跟前,仰着头,笑嘻嘻望着她,伸手把他拉到路上。
   那只红娘娘,像放风箏似的,扑闪着羽翼,飞起又落下,落下又飞起,不甘心地挣扎。
   红娘娘是红蜻蜓,浑身透红。小时候,阿泥趴在奶奶大腿上,听奶奶讲过红娘娘的故事:“每一只红娘娘,都附着一位没有岀嫁闺女的魂。闺女长大,就要找婆家,她们害羞,就变成红娘娘,在田野、村边漫舞,偷窥是不是有自己中意的小伙,看看是不是有媒婆走进自家的大门……”
   阿泥伸出双手,捏住它红如霓裳、薄如蝉翼的翅膀,说:“兴子,给姐姐,放了它好吗?”
   “不放,不放,它太坏了,害我摔了一跤,现在还疼呢。”兴子小脑袋摇得似拔浪鼓,一只手摸着屁股蛋,另一只手就要伸过来抢。
   阿泥乌黑的眼珠转了转,从口袋掏出小手绢,在兴子面前展开,上面画着一头牛,牛背上骑着小牧童,戴着斗笠,吹着竹箫。为了这张小手绢,弟弟哭闹好几回,她就是不给:“姐姐拿手绢给你换,可以吧。”
   兴子想,手绢家里只有一条,红娘娘到处都是,随时可以逮。于是,伸出小手指:“拉勾,算数,一百年不反悔。”
   阿泥猜透弟弟心思,手往身后一藏:“拉勾可以,你要答应姐姐,从今天开始,不许再拿它逗蚂蚁,行么?”
   “手绢给我,不逮,不逮。”兴子想,还有黄蜻蜒、青蜻蜓,拿它们一样也可以逗蚂蚁出窝。
   阿泥放飞红娘娘,望着弟弟玩着的手绢,心中有些懊悔。手绢陪了她一年,那是满子参军前送给她的。满子属牛,比她大两岁。
  
   二
   阿泥吩咐弟弟别玩水,她担心弟弟跳到浅水洼捞小河鱼。那浅水洼里的鹅卵石,裹着绿绿的青苔,滑溜溜的,跌倒了,准是弄湿一身衣裳,回家免不了挨阿爸阿妈的奚落。
   说罢,阿泥弯下腰,挑起两只小竹篮。篮子一头盛着米饭,另一头置着菜和碗筷。这几天,阿泥来了羞人的事,阿妈不让她干重活、下水田,怕日后身体落下病根子。阿妈安排她在家做家务,吃饭时间,送饭菜到田头。农村人吃苦,起早摸黑,水田远的,都在一、二里地外,来回吃饭折腾时间。
   阿泥走到路边田埂头,望了望,把担子又放下。前几天下了几场秋雨,田埂上还湿粘粘的,没干透。阿泥把鞋脱了,提在手中,怕泥巴沾上,弄脏奶奶给她刚纳的新布鞋。
   入秋后,田地里的杂草,开始变黄变枯,不像春天,柔柔的,如踏着毛毯上。现在打赤脚,就如碰到针刺,疼在心头。田埂很窄,阿泥高一脚浅一脚,脚底吃不上劲,身体也就失去重心,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她忘记阿妈的话,踏下水田垄沟,脚脖子陷入泥泞拔起来虽然费劲,但泥巴里没有草根,不扎脚。
   “阿泥啊,给你阿爸阿妈送什么好吃的?”那人手里握着一束小野花,黄黄紫紫,身穿一套旧军装,里面还有一件白衬衫,前胸后背贴着汗水,也不嫌难受。他讲起话来卷着大舌头,谁听了都知道他不是本地人,叫谁喜欢帶个“啊”。开始村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听得别扭,虽然亲切,总觉得那昧儿不一般,让人答应了脸红。后来,大家慢慢习惯了,甚至有人也学他,喊谁都捎带个“啊”字。
   “没啥好吃的,煎两条咸带鱼,煮一盆海带汤。”阿泥笑着回答。这两样都是农村人“双抢”和秋收时节灶台上的宝。咸带鱼是用粗盐腌制的,买回来时满屋子腥臭,那味道对山里人来说,实在是难闻。但煎过之后,却是满鼻喷香,诱人食欲,不需要其它菜,一块咸带鱼就可以配送一海碗大米饭。海带便宜,一小条在水里泡一晚,能长成好大一张,切几片肥肉,划几块豆腐,熬出一大锅漂着油星的汤,非常解渴:“小姑丈,要不要给你来一碗海带汤?”
   阿泥叫的小姑丈,是村里唯一的上门女婿,乡亲们都喊他柱子。柱子老家在北方,乡里人都说他家乡冷,可以把人的鼻子、耳朵冻下来。还没等柱子回话,田垄不远处山脚下小竹林,钻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个儿高挑高挑的,梳着两条粗黑粗黑大长辫,胸前背上一前一后搭着。整齐的刘海下,柳月眉像描上去似的,一双水汪汪大眼睛和桃色瓜子脸相对映。她也是身穿一套绿军装,而且还显得很特别,一条军用皮带扎在腰间,本来匀称的身材,显得更是凹凸有致。她手上竹枝环成的大圈圈,缠着带有绿叶的山藤,上面点缀几朵野花:“妹妹,我们有,柱子哥一大早就煮好了。”
   “阿花姑姑,你也来了?”阿泥看看田边地头的菜蓝和几张空碗,知道他们吃过饭:“小姑丈,那我先走,阿爸阿妈和哥哥他们还没吃呢。”
   “我是姑姑?我是姑姑……”阿花手里摆弄着竹圈圈,一摇一晃向田埂走来,她想追上阿泥,问个明白。没想到,绊到搁在田埂上一包复合肥,一个踉跄,险些裁倒到水田。慌得柱子把手中的野花一抛,跳下稻田,泥水都溅到身上、脸上。他向阿花冲去,伸手将阿花拦腰揽住,抱在怀里,走到竹林边才放下。
   “花,花……”阿花扑在柱子肩头,指着散落在稻田里黄黄紫紫的小野花,带着哭腔,急促地说:“柱子哥,赶紧捡回来,花圈还没编呢,中秋,我们还要去看栓子。”
   阿泥才走几步,停了下来,想放下担子,帮阿花把花儿捡起。迟疑一会,抬起手,用袖口擦拭去那不争气泛出眼框的泪花,还是接着往前走。
  
   三
   中秋过了,稻谷也收了,大队部的晒谷坪上,铺满金灿灿的谷子。晒谷坪中央有棵大树,树上悬着铁钟,还有大喇叭。钟声一敲,喇叭一响,全村人都听得见。二年前,那口钟每天都在敲,不是召集社员们开会,就是催大家赶紧出工。喇叭也是天天喊,听新闻,听唱歌。有时,上级派来的工作组组长和大队支部书记,在喇叭里也会和大家说说话,唠唠嗑。自从包产到户后,喇叭不叫了,钟要有大事才偶尔敲响。
   大树下坐着一堆妇女,只有阿泥是姑娘,背靠着树的另一边。
   晒谷子,这是女人的活,早上她们一担担地把谷子挑到晒谷坪,倒在竹篾编的大席子上,均匀摊开,守着。她们要防村里人养的鸡啊鸭呀啄、大猪小猪拱,还要拿着木耙耙,时不时地翻翻,让谷子晒透。
   晒谷子本来是阿妈的事,生产队饲养的几头牛,社员们轮流使用,今天安排到阿泥家。前几天,哥哥就把水田里的水放干,阿爸阿妈今天要下田,把地重新翻一遍,种上大萝卜。每年春节前,都有菜贩子来收购,虽然只有几分一斤,但卖下的钱,也足够请裁缝到家中,给每人剪一套过年穿的新衣裳。阿泥是家里唯一的闺女,阿妈心庝她,快要出闺的姑娘,算是家里的客,尽量让她少吃苦。田里的活,只要忙得过来,阿妈都不让她去。
   那些婶婶、伯母说的话,阿泥接不上茬,也不想听。她坐在大树根上,双手托着腮帮,痴痴望着村外不远处的溪洲坪。那荻花渐渐地被秋风漂白,在日头下闪着晶莹的亮。她在想满子。九月给她来了一封信,说好秋收要回来的,到现在还不见踪影。她到公社邮电所给他发了两封信,一封回信也没有。
   满子的村子在小渓那边,挨阿泥有十几里地。阿泥在公社中学读书时,到公社的路要从他们村子穿过。
   阿泥到学校报名那天,跨过独木桥,经过满子的村子。快要岀村时,从旁边一户人家蹿出一条大黑狗,冲着她“吠吠”叫,两只爪子时不时抬起,像要向她扑来。阿泥吓着了,从旁边墙根的柴垛上操起一根劈柴,边吆喝边退。那大黑狗本来只是覆行它的职责,警告她这是它的领地,不要有什么轻举妄动。它见这位漂亮的小姑娘,穿着一身薪新的碎花衣裳,那么胆怯,还拿劈柴吓唬它,有意想戏弄她一番。阿泥飞舞着劈柴,退几大步又进一小步,和大黑狗拉锯似地僵持着。这时,身后响起:“老黑,不要吓着生人,回家,回家。”
   阿泥听到有人岀面解围,慌乱之中掷出劈柴,转身就往前面跑。没想到这劈柴歪打正着,击中老黑脑门,痛得它是眼冒金星,晕头转向。心想,这小姑娘也太歹毒了,我只是逗你玩,你却下了黑手。于是,“嗷”的一声大吼,恼怒成羞向阿泥扑来,张嘴咬去。老黑看袭击成功,飞快地溜回家中,舔舔牙齿中的血腥味,也知道闯了祸。
   “哎哟”一声,那男孩顿时坐到地上,书包里的暑假作业散落在身边。原来那男孩见老黑朝阿泥扑来,一个箭步拦在她身后,刚要吆喝老黑别乱来,没想到老黑看也不看,闭着眼睛,对着他的小腿肚狠狠一口咬下。疼得满子是咬牙咧齿,一肚子火朝阿泥发岀:“你跑什么跑,慌什么慌,没见过狗吗,还拿劈柴打它,找死呀!”
   阿泥站在他身旁,见鲜血从他裤管渗出,手足无措,低垂着头,由他奚落。那男孩在地下坐了好一会,才一拐一拐地走进一户人家。阿泥也不知不觉地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卷起裤管,把手伸入泔水桶,往那两排牙印的伤口上又搓又洗。完了,又拐到灶口,张开手掌,从锅底刮下一撮黑烟灰,往脚肚子上抹。扭头一看,阿泥想哭的模样,他笑笑:“消过毒,没事了。这是我家,阿爸阿妈到田地干活了,我叫满子。”
   满子见阿泥半天没回答,又指着饭桌上方挂着一张相片,很自豪地说:“我哥,前年当的兵,在云南,很远。走路走不到,要坐火车、汽车。”
   满子看阿泥低着头,玩弄着衣角,还是不说话:“走吧,到学校还有几里地。”
   阿泥这时才抬起头:“你不疼了?能走吗?”
   这年阿泥十五岁,念初一,满子十七岁,读初二。他们俩上学都晚,阿泥在家里带弟弟,九岁才进了村里的小学;满子贪玩,整天在芦荻丛中掏鸟窝,在田里抓泥鳅,在溪石缝里摸小鱼,十岁那年,才被他阿爸用竹竿打到了学校。
  
   四
   “老六子家的彩彩要出嫁了。”叔婶和伯母们刚才还在唠着张家长李家短,还有自家婆婆、男人的是是非非,突然转移了话题,也把阿泥从胡思乱想中扯回来。她扭过身子,目光投向村口。村口出现一个外乡小伙子,身边放对小篓筐,筐上贴了红纸。他左手支着扁担,右手扯直被风吹乱的衣裳,又抬起去抹脸上的汗水,却抹不去脸上讪讪的神情。他装着歇脚,却偷偷瞄向大树下对他指手划脚的妇人,也不知等会经过她们身边,会听到怎样的玩笑,心里不免紧张。
   阿泥见阿彩,躲在大队部粮仓的墙角,使劲地挥手,示意小伙子从旁边牛栏后面走。那里也可以绕进村,不要经过哂谷坪,以免他尴尬。小伙子没看到,急得她直跺脚。彩彩比阿泥大一岁,那小伙子是她对象。阿泥偷偷地乐,阿妈说得一点也不错,女大不中留,有了心上人,胳膊就会往外拐。
   阿泥知道,小伙子身边那两只竹筐里装的是什么。
   方园村庄都有这样的习俗,大媒说好,男方先下聘金,结婚前几天还要送东西到女方家,大多是吃的,有坚果、腊肉、腊肠等等。当然,还少不了几十斤的新娘饼。新娘饼是用面粉蒸熟炒过做的,里面夹着碾得细细的、拌有猪板油的白砂糖芝麻馅,又香又甜。那是告诉娘家人放心,闺女嫁过来不会让她受委屈,日子过得会像这块新婚饼一样甜甜蜜蜜。女方接下新娘饼后,开始和男方敲定迎亲的日子和办喜事的有关事宜。待男方离开,再回一份礼让他捎回。
   回礼是白粿,有饼状也有条状。饼状的很薄,在碳火上烤烤,抹上甜面酱和辣椒酱,或者是卷上炒好的萝卜丝、笋丝、豆芽什么的,又香又糯而且不粘牙。粿条是女方送给男方家结婚宴席上的第一道菜,三层肉切成丝,放到锅内熬出油,再投入腊肉丁、蒜末、生笋丝,煸炒一会,把粿丝倒入,洒些蒜苗、芹菜段,翻几下就可以起锅。这道菜由新娘往每桌上端,意思是告诉所有来客,从今以后她就是婆家里的人,和这盘粿丝一样,一团和气地跟丈夫过日子。

共 11832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耳边是一遍遍“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也许我长眠,将不再起来,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脉……”的旋律。温婉柔情的故事却有着铁和血相互交辉的背景,当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浴血奋战、英勇杀敌的英雄们大多是正值青春芳华时代,在国家安全和民族大义面前,他们毅然把美好的爱情放在了第二位,而选择了无畏赴死。更可敬佩的是那些痴情军嫂,她们“耕耘着农田,守护着婴儿的摇篮”默默承担着生活的困苦和情感上的巨大打击,在后方坚强地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家庭的重担。只是因为他们曾相约“万家团圆,是你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这是一代人的奉献,一方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一方付出了可贵的青春,真的做到了“苦了我一个,幸福千万家。”小说以阿泥和满子的情感发展为主线,穿插交织了阿彩令人欣慰的感情故事以及阿花先后与男孩、栓子、柱子之间的令人扼腕和感动的爱情故事,表现了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和对当年为了保家卫国而舍小家顾大家的人民子弟兵还有他们身后默默奉献着的军嫂的崇敬之情。小说结构紧凑,情节完整曲折勾人心弦,“蒙太奇”般场景的交织出现,让读者的一颗心时时悬在无法预料的对结局的猜想中,最后的情理之中的“大团圆”又令读者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温暖的结局让读者也不禁流下了欣慰的泪水。人物塑造性格鲜明,细节描写活灵活现,真实可信。具有非常鲜明的时代感的背景,带我们体会着南疆老山前线的硝烟炮火衬托下的充满祥和的后方和平生活的来之不易。三十年随风而逝,向那些为国捐躯的英雄和他们的亲人致敬!令人心潮难以平静的好文章,推荐共赏。感谢老师对八一文学的支持。【编辑:今生何求】【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5070017】 【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608第1051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今生何求        2018-05-05 21:56:33
  令人感动的小说,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建议墨社推荐精品。感谢老师赐稿八一文学。
今生何求
回复1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5-05 22:49:53
  感恩总编对拙作的辛苦编辑,感谢八一社团为业余文学爱好者构筑的学习平台。敬茶,远握。
2 楼        文友:墨林        2018-05-05 23:10:19
  问候老师!非常精彩的军旅文学,文风朴实,情节感人,乡土气息浓郁!感谢赐稿八一文学,祝创作愉快!
墨林
回复2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5-05 23:19:41
  谢谢社长百忙之中留评勉励,敬茶,祝您工作顺利、万事如意,在您的掌旗下,八一更上一层楼。
3 楼        文友:墨林        2018-06-09 18:57:10
  恭贺小说获江山绝品小说!
墨林
回复3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6-10 05:45:15
  早安,谢谢墨社。
4 楼        文友:山泉        2018-06-12 09:53:09
  难忘38年前那场战争,多少热血男儿奔赴疆场,多少痴情女儿牵挂一方。最成功的作品,感觉是《高山下的花环》。去年,单位出一部反映自卫还击的文史资料,前往麻栗坡、马关、金平等地,老山主峰等走了一遍,感同身受。
   这一篇文章把人带回那个年代,让人很感动。
   欣赏佳作,问好作者朋友!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4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6-12 16:25:46
  感谢山泉老师对拙作的留评勉励,有些人或事,我也是在绿春、屏边谒拜烈士陵园时听官兵们讲的,我只是把他们艺术加工了,因为我们的民族需要英雄。问候老师,敬茶,祝安。
5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8-06-12 17:10:30
  小说以阿泥望穿秋水、翘首期盼满子归来为主线,以阿泥独特的叙事视角,让阿彩幸福美满的姻缘、阿花一波三折的爱情故事在悲喜交织的情感时空上演,令小说的意境更加深远,使小说的主旨进一步深化。蒙太奇艺术手法的妙用将小说中三对年轻人的爱情经历撕碎后再巧妙剪辑拼接,从不同侧面展示了特定历史年代当代军人舍生忘死、英勇无畏的英雄壮举和忠于职守、无私奉献的军人精神,弘扬了人民子弟兵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崇高品格,揭示了今天的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一篇情感小说力作,值得慢慢研读,细细品味。力荐赏析。
回复5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8-06-12 19:29:58
  谢谢老师鼓励,敬茶,顺颂编安。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