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微型小说 >> 老人与船(短小说)

精品 老人与船(短小说)


作者:河北李贵胜 布衣,169.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54发表时间:2018-05-16 22:56:28

老人与船(短小说) 老人没再犹豫,这断离的时刻即使等上再长时间也会到来,他必须赶在天黑之前了却这段情缘。
   那只帆船就在滩岸上安详地站着,船板上生出的一片片朽色,像老人斑一样。这船是那么的迟暮沉沉,从它被拉上岸就一动不动,像是满怀苍老的心事沉睡过去。老人此时正站在船上,他想,这样也好,睡过去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也不会感觉到什么,省的让即将到来的伤痛早早渗到筋骨里,毕竟,感觉的伤痛比经历的伤痛更受折磨。老人近些日子梦里常回到过去,梦见最多的是当年在河口接船的场景。
   那天的春光分外暖艳,海水分外湛蓝,河岸上也来了许多捧场的乡亲,他的新船端坐在拖拉机后斗上,浑身披红挂彩,鲜亮照人。一阵鞭炮声里,船款款滑下车。那时的他血气方刚,兴奋、激动让他心旌摇荡,船下水的那一刻,他抑制不住地拥住船头,脸在船板上贴了好一阵。就那么一贴,船像懂了他的心事,注定死心塌地的跟了他一辈子。可是,一辈子到底是个怎样的含义呢,最初他想到的是村里的一条街道,从村子这头走到村子那头,他好像没来得及住住脚欣赏一下熟悉的街景,乌黑的头发就走白了。人往往对越熟悉的东西就越容易忽视,回首时,那些熟悉都变得陌生起来,让你禁不住地念想过去。就说街上一些熟悉的身影吧,他们在不怎么理会中就一个又一个地相继走了,他们就像刮过一阵清风似的,说没就没了,有的脸面已经模糊成一个轮廓,甚至连他们的音容也渐行渐远,记不太真切了,老人觉得人来世上一遭,是那么的不经活。后来老人想了好多年一辈子的事,直到老了老了,他才霍然认定,他和船的一辈子,就是冬春两个季节。冬天他和船分开,一个在河口,一个在村上,但他们都各持坚定的心念守望着,默默等待对方;到了春天,他们又欢悦相聚,共潮共生,不离不弃,就这样年复一年的分分聚聚,他和他的船在漫长时光里一起变老,走过了一辈子。可这一次却是最后的诀别,恐怕再也不会有相聚的日子了。
   那把锋利的长柄板斧就攥在老人手上,时间不多了,老人似乎听到钟摆的声响在他暴凸的血管里一点一点逼近手腕,逼近掌心和手指,他的心跳正在加速。这是个痛苦的美丽时刻。
   就在刚才,两个儿子开车拉走了网具,他们要把网具送到码头新船上,那是一艘铁皮机船,上午在河口码头下的水。迎船的时候老人也去了河口,铁皮机船坐在十六个轱辘的大平板拖车上,个头比他的木帆船两倍还要大,同样的披红挂彩,同样的鲜亮照人,可老人却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喜悦和激动,直到绞盘机把机船送到河湾里,他心里也没掀起半点波澜,他的平静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就在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他和他的船断离的时候到了。河岸上没有人捧场,人人都在船上忙,没功夫理会这边的新船下水。铁皮机船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拉木船上岸时,那条牵船的绳索被“小狗子”车拉的绷直,缓缓从老人身边移过,老人觉得这绳索就是从他心上抽出的一条筋脉在不断拉长,心头的疼痛渗出一团苦涩,他记得,这种苦涩的疼痛仅在爹娘过世、老伴临死前看他的眼神中发生过,让他刻骨铭心。船拉上岸,卸下网具家什,老人没再下船去,他要与船做最后的道别,然后,义无反顾地“断桅弃船”。这本是极为庄重肃穆的离别仪式,离船人应对船充满敬意与尊重,但船下站着的儿子们脸上却挂着掩饰不住的喜悦,对离开让他们成长了多少年的船根本没当一回事,他们的心全在新船上。老人有些伤感,也有些生气,他实在看不惯儿子们这样对待伴随了他们多年的船,便毅然决然赶走了他们。
   空旷海滩上只剩下老人和船,这给他们最后的诀别留下足够的空间。老人踱到船尾,仔细端详起他攥了几十年的舵杆,舵杆上手磨的凹槽在夕阳下闪着油亮的光,老人的手攥住凹槽,下意识地扳动了两下,灵动如初。这舵杆连同板舵全是槐木做的,这么多年了一点也没走样,倘若没有铁皮机船,它还照样使用下去。可是在新船上,舵杆换成了舵盘,以后再也看不到它的影子了。老人转过身,抬脚开始顺着甲板向船头走,这段路程他太熟悉了,即使闭上眼睛也走不差分毫。从船尾到船头刚好二十七步,碰巧的是,船到今天整整跟了他二十七年;二十七步是船的尽头,二十七年是船的尽数,这好像上苍在冥冥中从这只船的诞生就安排好了,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蹊跷,任何人也扭转不了。伙舱、睡舱、鱼舱从眼前一一闪过,那些烟火味、汗气味、鱼腥味仍驻在船舱里,每个船舱发生的事仿佛就在昨天。老人走到船头住了脚,他突然双膝跪下,伏身虔诚地吻向船板,老人想起老伴看他的眼神黯淡下去以后,他也是这么虔诚地吻了她的额头。
   老人走到船桅前拾起板斧,最后一次抬头,目光盯住桅杆,心里却伸出一只手,顺着笔直的桅杆一直抚摸上去,桅杆像船的手臂擎向天空,它还是那么傲然、遒劲、阳气十足,一点也看不出老气横秋的样子。桅杆顶端是“鷔音儿”,它由旗子和旋子组成,两面大小不一的三角红旗灿然如火,那团旋子也在快乐地旋转,它们分别指示着风向和风力,风大时,转动的旋子会发出鷔鸟般的鸣叫。下海人祖祖辈辈靠“鷔音儿”观天行船,可这时候,它却不知道接下来的遭遇是怎样的一种残酷。传说,鷔鸟的叫声会带来灾难,但在远年下海时,一对驶船的夫妻发现一只受伤的鷔鸟跌落在船上,两人依然悉心地给它包扎好伤口,又对它日夜精心调养,终使鷔鸟复原了体力。一个炎热的午后,鷔鸟飞回来,站在桅杆顶上“威——儿”“威——儿”的嘶鸣,鷔鸟的叫声到底招来一场暴风雨,但它仍站在桅杆顶上声嘶力竭的叫,直到一只巨龟驮上渔船送向海岸,鷔鸟才飞走。过后夫妻俩才明白,鷔鸟召唤的是“龟——儿”。此后,渔船的桅顶上就有了“鷔音儿”。老人从小就不相信鷔鸟是灾难的化身,鷔鸟的叫声应该是求救的信号,他一直都这么认为。河湾里几乎见不到帆船了,往后渔船上也看不见“鷔音儿”,它的身影只能留在熟悉它的人们的记忆里。
   老人收回目光,心沉淡定,他感到自己与船的道别都让对方获得了满足,他们已经约好,不再相互牵挂。老人把攥紧的板斧轮到背后,聚起全身气力朝桅杆砍下去,“嘭”的一声,老人看见海平线上的日头跳了一下,天空顷刻火一样燃烧起来。桅杆倾斜时,老人下了船大步离开,背后传来桅杆的筋骨嘎吱吱的断裂声,就在它轰然倒地的一刹那,一个粗重而温和的声音飘到耳际,老伙计,就这样走了吗,寂寞了就来看看我,我在这儿永远等着你。
   老人戛然止步,背对着船重重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大步朝前走,眼睛不觉潮湿了。
  

共 253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从老人与船相聚在一起的那天起,两个相濡以沫的不同载体,成就了一个家的日子,丰盈了老人风风雨雨几十年的情感世界。一季的分离,只为一季的相守,在默念中期盼,在相聚中共潮共生。这篇短篇小说刻画出老人对老船依依不舍的感人情怀,那种发自内心的情感刻画的惟妙惟肖,尤其前后两个跪吻,代表着两种不一样的情感。这是小说中精彩的点睛之笔,写出了人性,老船于老人是伙伴,老人于老船是亲人。佳作,推荐共赏!【编辑:阳媚】【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519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阳媚        2018-05-16 23:00:13
  再一次见到大哥的作品,感受不一样的精彩。这样的写法很含蓄,让读者与老人一起泪洒衣襟。向大哥学习写作技巧,谢谢大哥对栏目的支持,敬茶!
2 楼        文友:河北李贵胜        2018-05-16 23:23:37
  阳媚老师,谢谢你!
3 楼        文友:阳媚        2018-05-19 22:39:28
  一篇精彩的小说,无论人物内心深处的描写,还是环境描写,都是十分出彩,两个跪吻让人泪下。祝贺精品!期待大哥更多佳作!
4 楼        文友:鲁励        2018-05-19 22:44:03
  祝贺作品加精!
鲁励
5 楼        文友:闲妹        2018-05-20 03:49:15
  欣赏佳作,祝贺加精。
6 楼        文友:老土        2018-05-20 12:41:04
  学习大哥的精彩,含蓄的写法耐人寻味。祝贺加精,企盼新作!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7 楼        文友:平淡如水        2018-05-20 20:30:38
  精彩的小说,祝贺佳作获得精品!
不与他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8 楼        文友:雅润        2018-05-20 22:17:47
  问候老师,祝贺精彩。
雅润
9 楼        文友:西鋂铃铂        2018-05-21 13:12:50
  船与人合为一体,船已经成为了老人生命中的一个伴儿,在分离的时候,如同和自己的伴侣告别,这样的情感,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善良敦厚重情重义的老船家形象。
江山评论部,连接江山与文友的桥梁。
10 楼        文友:海淼        2018-05-21 15:49:28
  精彩小说,欣赏,学习了!
海淼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