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荷塘“PK大奖赛”】远去的旱烟袋(散文)

编辑推荐 【荷塘“PK大奖赛”】远去的旱烟袋(散文)


作者:江北乔木 举人,4001.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7发表时间:2018-05-17 19:15:11
摘要:回老家的时候,再没见过过去那种旱烟袋,便诱发了我写一写它的冲动。

【荷塘“PK大奖赛”】远去的旱烟袋(散文) 说起旱烟袋来,现在的年轻人大多都没见过。它的组成很简单,有一根长度大约在二十至五十公分之间、直径大约一公分的木制烟管,顶端安着一个带拐脖的铜烟袋锅,尾部安着一个石质的烟袋嘴,分绿、黄、白色不等。用这种烟袋只能吸旱烟,故名旱烟袋。当然,也有把烟卷嘴插到旱烟袋锅上吸的,也有把烟卷包装纸撕碎取出烟丝放到烟袋锅里吸的,那就另说了。
   在我的印象中,用旱烟袋吸烟的都是农村老人,旱烟袋成了农村老人的专利。
   吸前须先把晒干的烟叶用手搓碎,搓成旱烟丝装进烟包里,再把烟锅插到烟包里按上一小撮旱烟丝,用拇指均匀地抚平,就可以将烟袋嘴放到嘴里,点燃起旱烟丝便开始吸了。
   从我记事起就认识了旱烟袋,因为我祖母就吸旱烟。我见过各种姿势吸旱烟的,有坐在炕上盘着腿吸的,有在大街上坐着小板凳或马扎子一边拉呱一边吸的,有在坡地里干活歇息坐到地堰、地头上吸的,还有的闲着没事,把吸烟当成了一种乐趣,吸了满满一口烟,紧闭着嘴,再仰起头张圆了嘴,用喉咙把握着呼吸的节奏,吐出一个个漂亮的烟圈儿。见着一个个圆圆的烟圈儿在空中袅袅升腾、盘旋起舞,我觉得特别好玩,啧啧地赞叹吸烟者的功力。
   记得祖母有一根短小的旱烟袋,儿时的我好生奇怪,怎么女人还吸烟?随之渐渐长大,我也就习惯了。从祖母吸烟的姿势和习惯看,她的烟龄已经很长了。无论干什么,旱烟袋总是伴随在她的身边,成了她的爱物。闲着没事盘坐在炕上想心事的时候,她就会很自然地拿起旱烟袋,从特意做的精美木质大烟盒里用手捏出一小撮烟丝,安在烟袋锅子里,抚平、点燃,猛吸上几口。祖母吸烟的姿势优雅大方,就好像她生来就该吸烟似的。我叔伯姊妹六个都是祖母看大的,祖母在看着我们的时候总是不忘抽烟。当我们不听话的时候,她就会举起烟袋锅子打得木烟盒“叭叭”响,这个方子还真灵,一个个都老实了。祖母给我们讲故事的时候,讲到动情处,会不由自主地用烟袋锅子敲几下木烟盒,我们顿时精神一振,听得就更加入迷了。炎热的夏夜到街上乘凉的时候,祖母也不忘带上她的旱烟袋,她一边和邻居拉着呱,一边吸着烟。有时经不起我的缠,还给我讲故事,《牛郎和织女的故事》就是祖母边吸烟边讲给我听的。
   说起旱烟袋,我想起了一位叫乔正所的老人,按辈分我应该叫他爷爷。老人似乎没有别的爱好,他的爱好就是吸烟、讲故事。我见识了他的吸烟,听了他讲的故事。老人无论干农活还是乘凉总是旱烟袋不离身,都别在腰上。他吸烟吸得有滋有味,两片嘴唇还不由地“叭嗒”几声。他的故事讲得津津有味、有板有眼,曾听他一边吸着烟一边讲《呼延庆打擂》《杨家将》《岳飞传》《孙膑装痴》……我和小伙伴们听得入了迷,听了一个又一个。老人要吸烟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都争抢着给他装烟、点烟。老人觉得累了的时候,我们都缠在他身边嚷嚷:“爷爷,再讲个吧!再讲个吧!”老人会幽默地来上一句:“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老人的旱烟袋伴随着故事一直装在我的心里,后来老人因病去世了,我一看到旱烟袋,就想起了这位憨厚幽默的老人。
   我忘不了老家那个叫“割长沟”的地方,旱烟袋里冒出的袅袅青烟总是在上空荡漾着。那个年代,我所在的第二生产队的土地大都在那个地方。生产队里有四五位老人都可称为庄稼把式,耕耩耙耢样样在行,这几位老人还都是吸烟好手。每当生产队长分配农活的时候,总会把他们安排到一起,有耕的,有耙的,有耢的,搭配得很合理。他们上坡干活的时候,都不忘把旱烟袋别在腰上,到了干活累了歇息时,都爱凑到地堰、地头坐下。这时候,每人就会拿出别在腰上的旱烟袋装上烟丝,一边装着一边聊着,“你尝尝我这烟丝怎么样?”“我这刚买的,你也尝尝我的。”记得有一次我跟着老人去清理耙出的杂草,到了歇息的时候,老人要吸烟的时候,碰巧都没带火石,“割长沟”是有名的火石头多的地方,我和小伙伴们都争抢着给老人们去捡拾火石头,很快就为他们点上了烟。只见一个个“小浮炱”冒起了烟,在田野的上空缭绕着、盘旋着、升腾着。如今,这几位老人都不在了,他们那几根长长的旱烟袋还留在我的心中,那旱烟袋冒出的烟还在我心中升腾着,还有那抑扬顿挫的“叭嗒”声……
   我与旱烟袋还有一段特殊的情缘,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四个同学演节目《大实话》,扮演四个“小老头”,道具就是大长杆旱烟袋,自个儿回家找。这可愁怀了我,找普通旱烟袋有的是,可大长杆旱烟袋就不多了,可学校非要找这样的,怎么办?就得想方设法找了,我打听着没出五服的一户地主家里有,我就到他家里去借,这家大伯很爽快地把他的大长杆烟袋借给了我。到了学校后有同学问我:“你在哪借的?”我说明了原委,这个同学就说:“你怎么能到地主家去借?”我说:“其它家都没有,我实在没办法才借他的。再说了,烟袋与他的地主成分有什么关系?”这个同学被我说得没话说了,不过经他一说我心里始终疙疙瘩瘩的,直到节目演出后赢得了全村上千人的掌声,我心里才释然了,后来取消了成分论,我心里就更释然了。
   如今,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都深知“吸烟有害健康”的道理,抽烟的越来越少了,旱烟袋更是渐行渐远了,它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不过,旱烟袋留下了时代的印记,在我心中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

共 208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回忆抒情散文!旱烟袋,旧时农村人吸烟的工具,也是一个时代男人的标志与文化。随着社会发展,时代变迁,旱烟袋已走出了农村人的生活。曾经作为农村老人专利的旱烟袋,也是一段历史的道具和见证。这个留下了时代印记的物件,在作者心中也留下了许多往事和感情记忆。如今回到老家的作者看不到旱烟袋,便心生怀念,饱含深情地写下了这篇散文,抒发了对亲情对乡情和儿时岁月的无限眷恋之情。作者开篇简洁明了,交待了写文的缘由,然后直接点题,从旱烟袋的外形起写,重点描写了记忆中祖母、乔正所老人、庄稼把式吸旱烟的场面,描写细腻,场景生动,让人如临其境,呈现给读者一幅幅具有时代特色的生活画面,温情而温馨。力荐赏析!【编辑:红叶摇秋风】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临沟听雨        2018-05-17 22:19:54
  过去回到农村,经常有看到门前的老人,拿着早烟锅叭嗒叭嗒抽,一缕缕烟雾从身边升腾而起,脸上堆积着笑容,似乎神仙般的快活。吸烟着自得其乐,只有他们能体会到感受。就像作者文章写的祖母和乔布西老人,只要有一锅烟,无论生活多么困苦,此时话匣子就打开了,如同写作来了灵感一样,滔滔不绝,故事连篇,带给周围人许多欢乐,旱烟锅成为男人甚至女人潇洒和魅力的象征。我们不否认吸烟有害健康,但是旱烟锅也算是一种文化产物,给农村单调生活增添许多色彩。就如同作者写排演话剧,旱烟锅成为修饰物发挥其作用,联想到如今电影电视剧也一样,它成为时代象征。作者文笔饱满,层次分明清晰,细节描写到位,引用故事为文章增添生命力。不失为一篇佳作,欣赏学习了,祝老师荷塘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大地琴韵        2018-05-18 10:44:03
  这几年,无论是文学网站,还是报刊上的文学作品,似乎都有一个倾向,频频发表“忆往”的文章,作者写起来乐此不废,编辑亦愿砍砍编之发之。说到底就是对一种历史的民俗的文化的承救。这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好事。网站也好,报刊也好,作者也好,编辑也好,留下历史的印迹,留下淳朴的民俗文化,非常难能可贵,非常可赞可点。如何把这些逐渐消失的民间带有文化色彩的东西或者事件、故事承救出来,作者负有第一关键的作用。需要从多方面、多角度、多层次进行有条理的清晰展现,同时赋予它思想、意义和作用价值。显然,这篇抒情散文《远去的旱烟袋》做到了。整篇散文文字优美,表述细腻,层次清晰,为后世留下了意象分明,栩栩如生的文化画面。精彩,赞!欣赏学习,问好老师!盼精美佳作继续现荷塘。
3 楼        文友:山水伴流云        2018-05-18 11:25:46
  老师的旱烟袋写满了儿时的故事。旱烟袋里也装满了农村老人的闲话家常!满满的温馨也在讲诉着,一个退出历史舞台的旱烟袋……
4 楼        文友:布衣蓝裳        2018-05-18 15:07:32
  小小的旱烟袋,在作者笔下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彩,那是祖母的怡然自得,是乔正所老人故事里的激情,是割长沟老把式们的闲侃,是地主大伯的成全。文字温馨,记录了一段逝去的岁月,也记录了逝去岁月里特定存在的旱烟袋,传达了作者对故土亲人的眷恋之情。好文字欣赏学习了!远握,夏祺~
绿之韵生态纺织招商代理聂韩 联系扣扣2646505474电话15073141137 18755115269
5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5-19 21:13:32
  文章描写的画面逼真入微,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映射了时代特征!作者对生活留心和孰知以及文字的把控让人佩服!
6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5-19 21:17:01
  读了这篇文章,勾起儿时一段模糊的记忆。记忆中每次见到外婆,她手里都拿着一个长杆旱烟袋。感谢老师带来精彩文章,让我重温了记忆的温馨!
7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8-05-19 21:17:26
  问好老师,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