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流年】春风沉醉的大地(散文外一篇)

精品 【流年】春风沉醉的大地(散文外一篇)


作者:鱼石散人 童生,812.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04发表时间:2018-06-10 22:03:25

【流年】春风沉醉的大地(散文外一篇) 一场骀荡的春风,在1978年的那个冬末,从北京吹来。它,吹绿了大江南北,也吹醒了古老的泸瀟大地。
   距城东里许,有山蔚然,一名凤山,又名秀峰、蒙冈。据《大明一统志》记载,山上有东岳行祠。又据《吉安府志》记载,山上旧有明尚书王学益书屋,王阳明为之作铭。如今,这些遗迹,早已烟云般逝去。解放后,这里曾建有地下金库,也曾作为靶场和刑场,一度神秘笼罩,阴森恐怖,鲜有人至。现在已辟为省级森林公园,抬眼望去,林木森茂,绿树葱茏,花团锦簇,是人们休闲的好去处。每至周末,蒙冈山的花前树下,总少不了成群结队的市民,他们或伫足观赏,或漫步小道,或健步攀登。山腰路边的古代人物雕塑和造型别致的亭子,既是风景,也是人文符号。山顶的崇德楼,飞檐斗拱,气势宏伟,蔚为壮观。傍晚时分,森林公园,华灯初上,火树银花,辉煌灿烂。
   登上崇德楼上,凭栏远眺,旖旎风光尽收眼底。东山文塔,巨笔耸立;南街文庙,文脉绵长。泸水河,如一条银练,在城北轻轻一挽,绕城东去。泸水南边的湿地公园,与蒙冈山森林公园毗邻而居。遥想当年,一片滩涂,杂树、芦苇丛生,淤泥、水草密布。如今,清水似练,小桥如月。水畔的茶楼,古色古香,琴声悠扬,茶香氤氲。蹲坐在绿杨阴里,甩出一根金色的渔线,在煦暖的风里,垂钓春光。
   隔着泸水河,文化公园正敞开了胸怀,迎接着人们的狂欢。万福塔下,喷泉流淌着夏日的激情;火炬台前,萨克斯曲调悠扬;文化长廊,镌刻着古县的往日荣光。春天,樱花烂漫,藤萝如瀑,茶花似火;夏天,香樟盈碧,垂柳婆娑,鸟雀吟唱。清晨和傍晚,是公园最美的时光。广场舞、健身操、泸潇大舞台,弦乐声声,舞姿曼妙,笑语欢歌,沸腾了生活,点亮了人生。你也许想象不到,昔日的它,一片菜地,几处破村,透着无限荒凉。
   漫步街头,我在寻找它曾经的模样。电影院、文化宫、铁箍井、大牌坊……这些记忆深处的安福符号,早已随风而逝,取而代之的是金岸、国光、崭新的楼房……吊桥老街的排工号子,已随泸水去了赣江和鄱阳,化作了东海的滔天巨浪;渡头的老码头,已然把古韵藏进了芦苇和竹林的深处,涂抹成了江畔的绿意盎然。一江两岸三桥的城市格局已经形成,行政中心、工业园区、居民小区,学校、医院、体育场馆,规划合理,错落有致,一个崭新的安福城市画卷已经绘就。
   驾一叶扁舟,沿着泸水河,沿着陈山水,去探访沿岸的田野、山林和村庄。石溪香樟蓊郁,十八弯幽深僻静,武功湖碧波荡漾,嵘源温泉游人如织,羊狮慕宛若仙境,一幅全域旅游的山水画卷,正在悄然展开。塘边的清水流响,柘溪的“吃新”盛况,三舍的“百官”文化,花车的王母仙宫,楚韵吴风的南乡,在新时代里熠熠闪光。
   四十年春风,四十年变迁,春风沉醉的安福大地,正沐浴着春光,昂首阔步在新时代的大道上。
  
   香樟树下
   北江、南江和严溪水,在炀冈山前,轻轻的一拢,泸水便如一条银练,抖将开来,向着赣江的方向,逶迤而去。
   泸水两岸,沃野平畴,屋舍俨然。再往两边,则是连绵的群山,含黛滴翠。从岩头到寅陂,一川烟雨,一川葱茏。而严田(古称严溪)恰好安卧其间,繁衍生息,已逾千年。
   严田境内的樟树,有“古、多、奇”的特点,素有“樟树之乡”的美誉。邵家王家堂的卧龙樟,老屋里的五爪樟,山背社下的母子樟……无数的樟树,点缀着严田大地,形成了“有樟就有村,无樟不成村”的人文奇观。这里,更生女神的传说,口口相传;这里,祭樟的习俗,源远流长。樟树,俨然成了严田的神树,护佑一方平安。
   香樟叠翠,古郡苍茫。我站在茨山之野,遥望安成古郡的荣光。一截断墙,一块秦砖,在猎猎的秋风中,诉说着金戈铁马的苍凉。沿着泸水河畔,我试图去破译樟乡的密码,去追忆那些远去的先贤,去探访那些古老的村庄。张敷华的“七枚铜钱”让我心生敬意,张程的《武功山志》让我心怀向往,刘孔当的“三妙”让我无限景仰,刘弇的《东风依旧》让我寂然动容,行思的禅悟让我豁然开朗……每一个鲜活的名字,都是香樟树下不朽的灵魂。梅溪、老屋里、龙云下村……它们穿越历史而来,厚重儒雅,古朴端庄。每一座古老的村庄,都是香樟护佑下永不褪色的大地的图章。
   这里的百姓,耕读传家,书香绵长。“识仁书院”的理学讲会,铭西小学的书声琅琅,还有古村祠堂里,私塾蒙童的翰墨飘香。古老的严田,氤氲在书香里,铸就了另一种香樟——“樟”者,“章”也,锦绣文章;樟树,不惧虫蛀,清廉芳香。从此,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在香樟树下,崇德尚文,尊师重教,蔚然成风。
   创建于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的识仁书院,是西乡各族共建的一所书院。严田镇位于安福的西乡,据史料记载,当年的西乡文化相对落后,境内只有一所复礼书院,为明朝理学家、教育家、文学家、“江右四君子”之一的刘元卿所倡建。而这所书院“去廓几二百里,去书院多者百里,少者八十九十里,往必宿,士鲜至。”于是,刘元卿便提议在九都(今严田镇横屋村一带)再建一所书院。他的提议立刻得到了乡贤刘孔当、周惟中的支持和西乡各族的响应。
   据《建措公费题名》记载,参与书院捐赠者,来自西乡各都,捐助者达数百人。捐钱数目,从一钱到一百两不等,也有捐布、丝、鞋等物品以代的。形成了“西里五十八姓共一书院”的奇观。
   清朝末年的铭西书院(今江口小学所在地),为乡贤彭士荃等人捐资所建,是当时西乡的最高学府。
   至于西乡各族,在自家祠堂举办的蒙馆、私塾,更是如雨后春笋,遍及每个村庄。一时间,乡人知书达理,民风淳朴,秩序井然。
   行笔至此,我不禁感慨,西乡的人文昌盛,离不开这些先贤、族人的努力,离不开书院、蒙馆私塾的教化之功。这正像西乡广袤大地上的香樟,生生不息,浓荫遍地,俊秀飘逸,福泽绵长。
   如今的香樟树下,先贤的精神得以传承,古村的风骨依然高扬。为了支持家乡的教育事业,一个由历届校友和社会爱心人士捐资设立的严田中学“香樟树”奖教奖学基金会成立了。来自全国各地校友和爱心人士,慷慨解囊,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爱心人士达发展到数十人,并迅猛扩展。一颗颗滚烫的心,向母校虔诚奉上;一串串闪光的名字,记载在学校的功德簿上。
   “奖教奖学”的风尚,犹如春风荡漾。严溪河畔的严田中学,沐浴着秦风汉韵,在香樟树下,在新时代的征程上,正扬帆启航。
   香樟树下,生机盎然,一片春光。

共 249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文章不长,却内涵丰富。第一篇《春风沉醉的大地》写1978年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这个春天的泸瀟大地的崭新面貌。文化古迹众多的蒙冈山退去神秘恐怖,变身为人们休闲的好去处;崇德楼登高望远,泸水河蜿蜒如练,文化公园热闹灿烂,甚至田野、山林、村庄,无不让人留连忘返。第二篇《香樟树下》,识仁书院、铭西书院,“三妙”、“七枚铜钱”,《武功山志》《东风依旧》,“江右四君子”等,那些地方,那些典故,那些著作,那些人物,无不在铭记着文化的厚重,引人探究。此篇选取严田境内最具代表性的香樟树作为描写的聚焦点,通过香樟树的“古、多、奇”,暗喻西乡生生不息、浓荫遍地、俊秀飘逸、福泽绵长厚重文化,暗喻先贤精神的代代传承,古村风骨的依然高扬。一篇佳作,推荐共赏!【编辑:石语】【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612001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石语        2018-06-10 22:07:00
  文章情感丰沛,内容丰厚,文笔老道,很耐品。谢谢作者分享佳作,感谢赐稿流年,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劳英        2018-06-13 07:33:46
  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地方,经过了时代的变迁,看出了社会的发展。追忆旧时,仰慕当下,生活的多姿多彩,人们精神面貌活跃清新。好一派优雅的景象。书院里渗出的书香气息,固定了人文精神的昌盛。文章的含义丰富,语言流畅,笔法独特,拜读拜读!问安作者!谢谢佳作!
相信自己的努力
回复2 楼        文友:鱼石散人        2018-06-14 09:28:38
  谢谢老师鼓励,顺祝夏安!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