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笼中犬(小说)

精品 【流年】笼中犬(小说)


作者:陈语生 布衣,377.6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72发表时间:2018-06-24 10:40:11

【流年】笼中犬(小说)
   不知何时,老陈的家里多了头牧羊犬。
   说是牧羊犬,其模样却更像一只滑稽的阿拉斯加雪橇犬。再加上它身上那大大小小的斑点,免不得使它在外人眼里是混淆成为一只斑点犬。那就又错了,你要知道,它的习性完全符合哈皮狗所有的特征。瞧!那厮正趴在地上,双眼无神,四肢无力,似睡非睡的样子让人恨不得踢它一脚。
   一开始嘛,老陈或许还对其抱有兴趣,可是时间一久便发现它老是那副模样,也就没什么好试探的了,便放任它待在笼子里——置之不顾。
   视角回到咱们的主人公老陈,话说老陈为什么叫“老陈”呢?其实他真实的年龄只有十八岁,十八岁啊,多么好的青春年华,用桐华的话来说,谓之“似水”。承载于波浪之上,风雨无阻;破晓于黎明之前,激情四射。
   但老陈显然是经历了很多事才成为今日的“老陈”,要不然怎会整天哀叹时光流逝,岁月一去不复返呢?老陈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回忆过去自己所做的错事,一遍一遍后悔啊,可是,有什么用呢?自己现在连大学都没上,眼巴巴看着以前的同学一个一个的考上心仪的学校,请酒啊,宴会啊,哪里轮得到自己。
   自己的时间终归是停留在高二的上班学期,他还记得自己休学时的情景。那天风雨大作,乌云吐息,人群纷拥无比,密密麻麻,头顶上像戴着大帽子似的一人举着一把雨伞,晃来晃去。
   老陈独自穿行在马路上,待红灯一绿,迈步前行。东郊是交通银行,依稀能瞥见个把上班族的背影停留在自动取款机前。车辆驶过,溅起一大波水花,“噗通”一声,拍打在老陈的雨伞上,他面无表情地望着渐渐远去的本田,心里空落落,转头想着:昨天的作业是什么来着,有物理吗?
   老陈发现自己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对。
   进了班,同学们的聊天声响彻一整个教室。等到走廊对面有略像班主任的身影,只需通报一下,几秒钟不到,全场便肃静一片。窗外是哗啦啦的大雨,拍打在松散的叶子上,没有任何声响。
   老陈的座位刚好靠窗,此时,他听不进去老师的教课。到了晚自习,班级进行了一场数学考试,考完后,老陈觉得自己好累好累,眼皮像附上橡胶似的无比沉重,难受而又无力。
   回到家,扔下书包,猛倒在床上,然而——就是睡不着。
   这已经是他失眠的第十个夜晚。
   那么漫长,就像枯荷听雨一样。多么煎熬的夜晚,老陈一次又一次在床前床后翻滚,他想静下来,可是那么困难。他换了各种姿势,把老妈新买回来的枕头砸得稀巴烂。耳边一直回响着老师的一言一语、一排一排的公式、小说里面的内容、反复的电影情节、激情动作……
   “啊”——
   一直到凌晨三点,老陈死死地盯着闹钟里的指针,十分钟很快,一个小时也很快,紧接着像奔驰的列车一样,三个钟头也过去了。一回头就到了三点钟,自己还有两个小时睡觉,怎么办?明天的课怎么上?他会不会就这样再也睡不着?越这样想,老陈越睡不着,越疲倦——
   他终于崩溃了。
   只有那笼中犬安逸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第二天父母就带他上医院,地方医院治不了他的睡眠障碍,所以只好上大医院。无数次的试药吃药,老陈觉得自己的身子快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塞满了,特别是刚吃药的前几个月,脑袋几乎疼得要爆炸一样!可是不吃不行啊,为了睡眠,他早上晚上还得不停的运动——拼了命地缓解脑袋的压力。
   说到底,这是一种心病,医生说是长期以来的压力形成的。
   老陈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是要荒废了,为了治病他只能休学,何等残酷的现实!
   老陈开始寻找自身原因,然后他把焦点放在一个特别的兴趣爱好上——写小说。他对文章异常感兴趣,每天晚上背着家里人偷偷在写网文,哦!他明白了,都是写小说害的,可恶的东西,要不是花了这么长时间在你身上,我今天肯定不会是这样!
   但是真是如此吗?
   老陈断掉了小说的念头,重新回到学校生活,不过那已经是半年以后了,落下那么多的功课,只好从快班掉到慢班。很长时间没有看那只笼中犬了,老陈可以想象的到它宽大的耳朵也在抽懒筋,仿佛在说:“让我再睡会儿。”如果自己有那只懒狗的一半睡眠就好了。
   老陈刚到新的班级两个星期不到,药还没断,病却又复发了——老陈再次失眠了。
   到底是为什么?他问自己。
   他焦虑啊!恐慌啊!上天为何如此对自己,自己好不容易寒窗苦读十二年,难道就要在这高中煎熬一辈子吗?自己那么努力,为何总不能进班里前十,是他目标太高吗?不对吧,想他在初中的时候全校第二名都考过,这种成绩是远远不够的啊!
   身体健康不是很好,学习成绩越来越差,老师对他的关注不及以前,他甚至觉得同学个个在敌视自己,老陈好孤单,只有小说能够给予他心灵的慰藉。对了,小说,文字?我的文字呢?
   当老陈回过头的时候,他发现那些曾经陪伴他的最美好的东西也被他丢弃了。
   老陈又一次休学,这一次休学让他彻彻底底陷入窘境,有如密不透风的囚笼。他妈的,老子不干了!从那一刻一起,老陈彻底变了,不是长期服药让他变得精神,而是一年学习的荒废让他变得怠惰。他开始不思考任何问题,学业、友情、亲情。
   他放弃了自己的虚荣心,但是这东西是把双刃剑,不能太高,但也不能没有。
   日子一天天消逝,和远方的飞鸟一起,在河岸边,杜鹃花默默的绽放。
   迷茫,彷徨。
   老陈渐渐迷上了网络,以此寻求心灵的慰藉,但是虚拟的毕竟是虚拟的,永远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老陈笑自己傻,不,他早已无数次的流泪。
   终于有一天,老陈记起了家里那只牧羊犬,这一年以来,它还真长大了不少,毛密了,脸大脖子粗呢!
   看着它,看着它那朦胧却又清澈的眼睛,老陈的内心慢慢安静下来。这头牧羊犬,虽在笼中没有自由,但是它成功适应了这种束缚,竟让人感到有一种随遇而安之感。
   也许春天不是春吧!
   老陈重新拿起手中的笔,终究是明白了什么,他要继续坚持自己所喜欢的东西,不把祸事转移到它物身上,因为那无疑是一种极其不付责任的行为。
   冬飞大雪,雪花漫天,天涯无处不凄凉。
   纵然小说之路给予老陈的是无回报的“凄凉”,但是他很享受这一切。即使很多人说他不务正业,但心之所向,谁要能一眼穿潭底呢?人曰“正事以正人”,在老陈看来文章就是正事,阅读就是乐趣,他放开很多东西了。
   深夜里,那只笼中犬站立在老陈家门口,看着和老陈一样的一望无际的星空。
   寒风一夜,冰冻三里空无。但春风无限暖,只是刚来到。
   尔来红日当头,转瞬间,海上浮冰消融,田野草木皆生,老陈想:春天终于来了!他记得最开始喜欢语文是从朱自清先生的《春》开始的,朗朗上口,随便一句“盼望着”就充满对春天已经新生活的无比期待。是的,他开始期待着未来!
   这些日子老陈一直在看书,阅读以修身,嘛,虽然他只是一个毛发未齐的少年。再过几个月就要暑假了,同时也是他原来同学高考的日子,想必他们早已参加完成人礼,万千瞩目,只争今朝了。在默默祝福他那些狐朋狗友的同时,老陈开始接触笼里的家伙。
   每天逗逗那厮,生活竟添了不少的乐趣。老陈越来越喜欢那只牧羊犬了,觉得它就像是上天派来陪伴他的使者。即使这家伙傻不拉叽的,每次老陈同它吐露心声时也只是呆萌地看着他,时而舔舔身上的毛发,以表示自己的不耐烦。
   老陈笑了。
   老陈最喜欢那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因为行文着实简单,却又不失一种和谐美。他很佩服保罗柯艾略,把自然和信仰如此完美无瑕的结合,仿佛雕琢一块玉石一般,细致入微。他还喜欢菲兹杰拉德意味深长而又想把整个世界都涵盖都他文章里的大胆做法,描写透彻,富有内涵。
   最近一段时间,老陈就坐在牧羊犬的笼子前面看书,甚至有时还大声朗读出来,给狗讲故事呢!那只牧羊犬好像明白他的意思似的,很满足地趴在那里,舔舔舌头,翻翻身子,逗老陈开心。老陈想摸它,不过一想还是算了。
   “你啊,身上会不会有跳蚤?”老陈质问道。
   结果它居然点头了!老陈大吃一惊,笑道:“你还蛮通人性的嘛!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呢,你就叫‘懒虫’怎么样。”
   老陈觉得这名字很适合这家伙,强行录用。
   毕竟现实是残酷的,生活不允许老陈继续这样下去,他的父母觉得老陈病已经好了,催促他上学。老陈也爽快答应了。
   但是没人会陪他了,再也没有,没有人会对他说“为你,千千万万遍”!很多东西都是后话了,那些失去的东西早已不复存在,为人称道的最美的样子永远不及第一次的遇见。思绪化作双蝴蝶,穿过挪威的森林,那里,老人与海在等待。
   一部动漫里的金典话语是这样说的“时光流逝,愿你与最爱的人再次相遇”,但是朴树告诉我们,只有平凡之路适合自己,后会无期。
   老陈想要去掉这个“老”字,是有难度的。他的眼角有时会因为国旗高高升起时的那首国歌而湿润。所有的所有只能是在梦里,那些相遇,那些亲切的问候,随着离别与冷酷的时间深深烙印在他的心灵深处。
   有一首歌叫《相爱恨早》,老陈只想说相遇恨晚。
   那些花儿让他想起以前的人,只是董小姐永远不会是其中之一。
   斑马斑马,你在哪里啊?我能驾着你去键盘敲击的年华吗?我只是想和小伙伴坐在同一个网吧里熬夜通宵,吃顿烧烤;斑马斑马,你在哪里啊?我多希望能够驾着你载着喜欢的女孩在草原上奔跑,跑到夕阳湖畔,那里,彼岸花在开放;斑马斑马,你在哪里啊?我触摸着你柔顺的须发,知道我是最爱你的吗?所以,不要离开我啊——
   病原来不是病,有病才得以成人。任何病魔源自于自己的心魔,病由心生。
   老陈总算彻彻底底的醒悟:他还年轻,有大好时光,不应该这样停滞不前,迈出一步,春暖花开。
   炎炎夏日,校园的思念就像蒸汽一样,逐渐散去,因为它要给新的羁绊空出位置。
   勇气是必不可少的!是的!他鼓起勇气,勇敢的踏上学校的旅程,只为追上比他先走一步的那些花儿,到时候说不定遇上墙角的牵牛花,或者泥沟里的玫瑰,又会不会是悬崖边的野百合呢?
   有一天早上,老陈上学离开家门,“懒虫”在笼子里显得无比烦躁,大吼大叫,张牙舞爪,模样愤怒异常。老陈以为“懒虫”是舍不得他才这样的,然而就在当天晚上老陈回家时,他惊奇地发现笼子人被打开了,那只叫“懒虫”的牧羊犬早已不知踪影。
   会不会是老爸带它出去散步了呢?
   老陈就这样等了一个晚上,但是“懒虫”依旧未归。
   “它再也不会回来了吧。”老陈抱有最后一丝希望静静的守在那里,随着时间推移,月光倾照出他的疲倦,他的眼皮越来越重,积累下来好累好累,但是这种累不比当初,他愿意这样累着。
   随后,老陈竟然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他根本来不及欣喜自己睡眠的恢复。因为他发现,不仅“懒虫”没回来,那个笼子也消失了。但老陈终究是释然了,只怕他早已知道其中的所以然。
   那一晚他做了一个漫长的美梦,梦里他追着“懒虫”到处跑。懒虫说“你追我啊”,呀呀呀,你这条小屁狗还真调皮,看我不追上你;懒虫说“你追我啊”,哈哈哈,你别光顾着看我了!你悄悄身后,小心撞到树上;懒虫说“你追我啊”,追着追着他停住了脚步,因为它的身形在光影中逐渐褪去。
   随着那个拴犬的笼子一起,破碎在玻璃构成的镜像里。
   走吧。

共 424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笼中犬》是一篇读来让人不由心绪复杂的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老陈,这个刚十八岁的男孩,遭遇了失眠的困扰。失眠改变了他的生活,让他离开那个并不喜欢的校园。他困守在家中,和一只笼中犬作伴。作者用极为细腻的手法,描写老陈的心理活动。一次次地尝试,一层层地拨开,一重重地冲刺,一夜又一夜地失眠。这种细腻,对于读者来说,会有置身其境之感。笼中犬好像是四不像,老陈开始并未读懂它,在后面漫长的失眠折磨中,他无奈地走近这个唯一的伙伴。并借此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碍,勇敢地走出去。走出去之后,他痛苦地发现,笼中犬不见了。小说利落收尾,留下所有的悬念,继续让读者思索。这就是此篇小说的点睛之笔,以彰显命运正在继续的现实。此篇小说书写结构极为巧妙,看似松散,实则紧紧绕着主题,看似沉闷,却又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呐喊。如真似假的梦境,一句“走吧”,是无奈吗?还是欣喜?不得而知。却又看到一份拨开迷雾的清晰。读心佳作,倾情推荐给大家!【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626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06-24 10:40:41
  感谢老师支持流年,小说很棒,颇受启迪!再次感谢,祝福。
2 楼        文友:浩歌        2018-06-27 12:58:31
  这篇小说,文笔老到,情节转换自然流畅,人物的矛盾心理展现得比较突出。个人愚见,如果再设置一些高潮点,将会更出彩!
   感谢老师赐稿流年,祝佳作连连!
3 楼        文友:康心        2018-06-30 23:00:08
  感谢老师支持流年,细读全文,学习了。
用文字记录人生的轨迹,修一条心心相通的小径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