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微型小说 >> 躁响

编辑推荐 躁响


作者:陈语生 布衣,377.6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7发表时间:2018-06-25 11:49:43


   窗外,阳光刺眼,马路上,炽热的气流把过往的人群压得喘不过气。酒楼旁,车辆摆放整齐,从口入,一阵凉风袭来。方至拐角处,便听得有嬉笑之声,更近些,同学与欢,笑谈甚好。
   “今年考了多少分哪?”一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亲戚问主人道。
   “这个嘛,还好。”想到和同龄人分数的些许差距,主人欲言又止,突然,他眼前一亮,大呼而起,“哎呀,你终于来了!”
   主人笑着将我迎到客厅,把我和大家伙儿安排到同一个酒桌,趁此机会转移话题。
   我依次同在座的同学问好,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心里想着空调还是舒服啊,这下能大吃大喝了。正准备和身边几个同学聊天,却发现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捧着个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A,你在玩什么呢!”我好奇地问道。
   “哦,一款小游戏。”
   “这游戏我玩过,你瞧,这样比较厉害!”我比划着手指,一步一步打给A看,A似懂非懂的听我的指点,过了一会儿,他又自己玩自己的了。
   于是我只好转向B,B正在和另一位同学话家常。
   “你们在聊什么呢?”我问。
   “办酒席的事。”B说道,语气比较平和。
   “酒席啊,我家准备在酒店办,就在后天,你来不?”我满怀期待地问B。
   “我能来。”B旁边那名同学积极的回应了我,这一下子给予了我信心,我的两只眼睛瞬间冒光似的盯着B,仿佛在追问:“你呢你呢?”
   “我,家里有点事。恐怕……”
   B遗憾的低下头,我连忙安慰他说:“没事没事!酒席只是个形式,一个形式而已!没时间就算了。”
   B这才稍稍露出笑容。
   “砰——”
   忽然,一个酒杯从对面的桌子上滚了下来,玻璃碎落一地,服务员赶紧过来帮忙打扫。原来C讲话一激动,不小心碰到了那杯子,这也就罢了,里面的酒水可是全撒出来了。
   一下子弄到B的裤裆里。
   “靠!”B大怒,他恨不得抽C一巴掌,可是看了看场合,主人还在不远处,算是忍住了。
   “没事吧。”我拿出纸巾帮B擦拭,而他,则一边说谢谢一边缓和紧张的气氛。
   因为就在刚才,B的突然发怒,在场所有同学都惊讶地望向了他,搞得B很慌张,他脑筋飞速一转,带有些很衰的口气嘟嚷着:“C啊,哪有你这样的,手机这么好玩吗?把我吓尿了!”
   众人哄堂大笑。
   我跟着一笑,回到座位,全然忘了自己刚才的话题,磕了磕瓜子,望向窗外。看着路上那些于炎炎烈日之下行走的路人,心里暗自默哀:还是空调好啊。
   随后,我再次转向大伙儿——他们依然在玩手机。那一刻我就在想:难道青少年只会玩手机?都那生没玩过手机的?不过也是,大家刚经历过魔鬼一般的高考,玩玩手机放松下也是正常,所以干脆我也开始玩手机了。
   A还是在玩他那款游戏,我问他这游戏这么好玩哪,他像慌了神的看了看我,又环视一下周围,嘴里依旧是那句:“还好。”
   终于,酒席开始了,各种各样的菜总算是上来了,我们瞬间开吃。
   吃饭的同时,大家一个个放下手机,一边碰杯一边畅聊未来人生,好不快活。大约上了六七碗菜以后,主人和他的父母一齐来到我们的餐桌前敬酒,以表示对来宾最高的慰问,我们全都礼貌的站起来回敬。
   “干杯——”
   然后聊天的聊天,喝酒的喝酒,一切都是那么有序,就像此时亲戚席上热火朝天的哄闹一样,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忘记了手里的笔,忘记了那熟悉的书桌,忘记了种满香樟树的校道,完全融入到酒席热闹的氛围里,这微型社会之中。
   而这社会的开始,就是在那一句充满深意的问候。
   “你将来要上什么大学?搞什么专业?”主人家长找准了学霸,问。
   “理论研究,生命科学。”
   “你们真是一代强于一代,我们大人都只是开个公司呢。”主人家长突然把目光转向B,“同学,你呢?”
   “我,当然是办公室。”B很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那你呢?”
   仿佛触电一般,A惶恐地看着主人的监护人,手里紧握着手机,这时,游戏声音响起,新一轮的游戏开始了。他来不及关闭游戏就尴尬的摸摸脑袋,犹豫不决。
   A的余光瞥向一旁的主人,张着嘴型,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主人下意识地低着头,望向窗外,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外面只有老树的树干,在死气沉沉、燥闷不堪的空气中一动不动。
   回头再把目光转向A时,他已经放下了手机,只是慢吞吞地挤出几个字:“够,一,本。”
   “砰——”
   刺耳的声响再次惊动所有人,连亲戚席上的大人们都看向这边,他们的视线交织成网,把我们粘在一个名为“虚荣心”的空洞里。
   马虎的C又把酒瓶给弄翻了,B的衬衫一下子湿透,此时的他就像从酒吧里走出来的痞子,想要找人干一架,准确地说,是喝醉的大混混,因为他早已恼羞成怒,满脸通红。
   “这,我真不是故意的。”
   C的解释再也说不过去,但是所有人都在盯着B的一举一动,特别是主人的家长。
   “你啊,你这家伙,哥可是成落汤鸡了啊!怎么还敢吃我的同胞啊!”B机智地把筷子指向鸡肉火锅,顿时,周围又炸开了锅,我也是笑得肚子疼。
   “哪里哪里,你是水里的,还没被火烤呢!”C“完美”的补充把B弄“笑”了,而A也笑了,但是好像不是因为这件事。趁主人家长不再发问,他又拿起手机,这次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牢牢地紧握着。
   “都要吃完了,还玩呢!”我拍了拍A的肩膀,“到我那边可再不许这样玩了,给我规规矩矩的吃饭!看你这鬼样,你是不是玩惯了!”
   “谁说的,我在B那里喝酒就没玩手机。”
   “什么,B办酒席了?”
   “是啊!你不知道吗?你不是经常和他在一起玩吗?”
   那一刻,我的内心有如泰山压顶一般承重,我一愣一愣地看了B一眼,而B冲我一笑。
   我有种想吐的感觉。
   好像找个地方钻起来,为什么?
   “酒席就是一个形式,一个形式而已!”
   我这样说过。
   但是又是为什么,我会如此难受,好想死……
   “砰——”
   一时失神,一个女服务员和我撞到一起,盘里的汤汁全部泼到我的身上。
   “酱板鸭!”C的玩笑话又引得人一阵大笑。
   二话不说,我的拳头直接砸向他的鼻孔。
   结果,这场宴席我提前离开了。无法与人交织在一起的我显得十分粗鲁,用那些亲戚的话来讲,我就是个“野蛮之人”,只能沦为被逐之客,因此我走出室外。
   但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外面燥热的空气显得十分安静,风没有丝毫的喘息,身怕干扰行人的呼吸。闷热依旧,因为太阳就在最上方,无论是升起还是降落,余温包裹着远行之人。
   走到半路,我不禁回想起空调的凉爽。
   便再也没回头。

共 242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十几年寒窗苦读,一朝高考,考完后猛然的放松,莘莘学子们感到了一丝的茫然与无措。小说以第一人称的手法叙述了高考后学生和家长备办酒席相互庆祝的场面,把考生考后的各种心态通过细致的场面描写淋漓尽致地刻画出来,人物的内心焦虑和复杂的心态贯穿于小说始终,故事情节脉络清晰,虽然不是跌宕起伏,但是一样引人入胜。感谢老师带来的精彩,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老土        2018-06-25 11:50:50
  问好老师,感谢老师赐稿江山,期待您的更多精彩!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老游湖        2018-06-27 07:48:16
  哈哈,有趣有趣。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