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丹枫】一乡情缘(散文)

编辑推荐 【丹枫】一乡情缘(散文)


作者:陈语生 布衣,377.6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0发表时间:2018-06-27 14:33:24


   昨天,我给父亲打了通电话,响铃片刻后,电话那头方才有了回应。
   “爸,睡了吗?”
   “没,还没呢。”
   “妈还好吗?”
   “好,好着呢。”
   我们的对话不像以前那样自然了。要是放在我高中那会儿,可能根本不是我先开头,老爸便把满口的唠叨直接塞进我的耳朵里,什么“你小子日子过得滋润”啊、“钱是不是在发烧”啊、“衣服有好好洗了吗”等一大堆日常问题——受不了。
   我记得我们之间这种微妙的变化是从我高考以后开始的。自从那场具有“跨时代”意义的考试结束以后,老爸对我的事情变得颇为关心,有时甚至比我妈还厉害。暑假期间,每天下班回来就是那一句话:“成绩出来了吗?考了多少?能不能上一本?放心,不能上一本二本也不错,你瞧你老子这一生可是连大学的毛都没摸过,你小子可是休学差不多两年哩,能上大学别人都该佩服你!”
   我反复强调成绩是在某天某时某分某秒所有人一齐出来,你就算把我问“穿”了,我也不能给你任何答案。可是老爸这个死脑筋,就是这么执着于这一件事上,我深知他小时候没上过大学的遗憾,所以从小我都是背负着一种无形的使命感在念书,当这种使命越来越沉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以至于成为我休学两年的导火索。
   或许老爸因为这件事后悔了无数次,我始终无法忘怀当我躺在病床上哭喊头疼时的情景——那个男人躲在墙角流泪了。从那时起,我的内心就告诉自己:你要学会坚强,即使你本来是个弱者,也要把心锻造得如铁一般强化。
   所以我重新站起,在新的班级里缓慢前行,毫不动摇。
   “我现在学会普通话了。”
   “是吗,怪不得听得这么不习惯,还是仙桃话地道些。”
   “是啊,仙桃方言可牛逼啦!把我几个室友的口音都给带跑了。”
   “嗯嗯,你那几个室友都是哪里人,和他们相处的还习惯吗?”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们都是大江南北的汉子,有新疆的、广东的、山西的……”
   “厉害了。”
   “他们帮我改掉了很多毛病。”
   “比如说?”
   “憎恨。”
   我讨厌我的故乡。那里处于长江中下游地带,是一线城市与农村乡野交隔的地方。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说发达也不发达,说贫穷也不贫穷,按照咱中医哲学思想,言之曰:“阴阳平衡之态也。”但是在我看来,这只是“平庸”的借口。
   由于在大城市与小乡村之间挤来挤去,我的家乡在经济、制度乃至政治上极为不平衡,但自从去年竞选上“全国卫生城市”,多少可以算上准一线城市了,只是有些东西就像沙地上的磬石,在风中,一刻也不曾变过。
   我忘不了那年我生病时走遍全仙桃的医院,什么“第一人民医院”、“市中医院”、“脑血管医院”,乃至于你想也想不到的“胡场精神病院”;我更忘不了我和我爸跑遍学校各大部门办理各种乱七八糟的手续,副校长就在我们眼前公然收取所谓的“礼品”,还不忘向我们这边使使饱含“深意”的眼神;我也忘不了当你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到新的环境,老师、同学为了“学业”连看都不看你一眼,机器式的忙碌着,想更近一步参加考试时,那成天笑嘻嘻的班主任连个考号都没给你弄,事后才得知老爸竟然还对那人“表示表示”了的。
   技术、制度、人性的各种漏洞让我深刻的意识到一个问题,当你处于像我这样一个环境时,你就越会懂得“弱肉强食”的道理,所以仙桃人都具备这样一个特性:只要能够走出世界,必有一番作为!
   所幸,现在想来是万分感谢,我遇到了生命中真正“爱”我之人。
   陈老师总是对我说,以你的实力不该在此,但是现在必须在此,人都是这样,要学会战略转移,否则中共如何得以胜利?至今为止,我已记不清在他的班上请过多少次病假,更别说得到过多少次的宽慰了。
   在家乡,总会有那么一群讨人厌的家伙,时不时地联系然后作弄你到死。吃饭总是AA制,真尼玛僵硬;打个游戏总是说你坑,你咋不去死啊;嘴里说着撩妹撩妹,其实一个个还都不是个单身狗?你有钱你就是老大,请个客一个个变得乖得不要不要的;你稍微干了点傻事,第二天就被这些鬼晒到微博上去了,喷到爆为止……
   有这样一群人围在身边,着实让人无奈,但是,无论你怎样了,他们始终在那里,那个名为“家乡”的地方,不曾走远。
   我只知道在我生病的期间那些家伙还是照样找我玩,带我到处浪,明明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状态,带我上网、带我逛街,买点零食、请我吃华莱士。该看电影还是看电影,该去K歌还是K歌。什么也没有变。变得只是我成了那个被请的人,他们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
   人在最危难的关头,不过是走在世界的另一个轨道上。你乘着一列不知名的末班车,孤零零地向黑暗的尽头驶去。你不知道那里是通向何处的,因为那个时候你可能已经麻木了。你拨开窗帘向外望去,放眼,是淅沥沥的雨点。你突然觉得身上一阵冰冷,彻骨的,想要逃离。你开始呐喊!可是车上没有任何人,只有头顶上摇摇晃晃的挂坠,你冲向大门,使劲拉动把手,可是毫无作用。突然“叮”地一声,柜台上的钉锤掉落下来,你毅然拾起,正要硬突出去。哪知耳边一段温暖的小曲儿,旁边的小屏幕上播报着过去的“回忆”。
   然后那个名为“爱”的光芒从缝隙里渗透,顺着它你找到没有司机的驾驶座——成为自己的主人,转头!
   转过头,你会发现自己是如何被爱着,然而真正的成长是当你如何把其变为“如何爱他人”。那么,我要如何爱自己的故乡呢?
   或许是因为武汉离家乡太近的缘故,竟让我没有一丝想要怀念的念头。心里想着马上国庆了嘛,随随便便就回去了。正盘算着偷一下懒,把几天换的衣服积攒下来,然后拿到那个讨厌的地方,让老妈帮忙洗洗。对了,老妈?说到最爱子女的,无非是母亲了,不说别的,就拿洗衣服这件事说,十几年有吧。
   “让你母亲接接电话?”爸说。
   “好的。”
   电话那边没作声。
   “喂?”
   只听到空气在流动。
   “喂?妈!你在吗?”
   “在,在呢,你呢?”
   “我?我不在这嘛!对了!我跟你讲啊,我会洗衣服了呢!这几个星期洗衣服可把我忙坏了,每次洗完澡都要洗一遍,自己的洁癖真该死呢!哈哈!”
   “不,不错,值得表扬。”
   “喂,妈,你怎么了?”我听到哽咽的声音,“妈!不用担心我睡眠!你看我下铺的老哥打这么大鼾我都没怎么样呢!”
   “没事没事,咱接着说啊,你妈老毛病犯了,又多愁善感来着,从小把你惯坏了。”
   我笑笑,故意把电话调成“免提”,在旁边洗起了衣服,让这俩曾经因为这瞧不起的冤家好好听听,听听他们的“混帐”是不是长大了。
   “你小子给我站起来!你不是很牛吗?来干一架啊!”老爸对着我厉声呵斥。
   “牛你妈逼!老子现在是干不过你,等我长大了比你壮一截!”说罢,我拔腿冲出家门。
   明明想要找个他们找不到我的地方躲着,可是还是受不了夜的恐怖。草野上漆黑一片,像是被油漆涂过一般死沉,有牛蛙缩在水坑里一“呱”一“呱”,忽而冷风吹过,树梢一摇一摇地直打哆嗦。毕竟是雨后的第一个夜晚,就连月光也羞涩地躲在乌云后面,独留下我孤零零的背影在弯曲的泥道上徘徊。
   “走吧。”
   就蹲在家后面的我,第十次被老爸发现了。他推着自行车,我跟在后面走,他一步,我一步,大大小小的脚印和谐地印刻在这条近而漫长的小路上。多年以后,我会顺着这条我走过的路,再次回到这里。
   或许你们的故乡和我的大不一样,我可以想象你们古城那边有着独有的风韵;还可以想象你们大城市无数高楼大厦的情景;我试过查找你们最南最南的地方有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也试过询问那最北最北的地方大雪纷飞的壮观美丽。但那些我都很陌生,我熟悉的不过是这讨厌的方寸之地和这里我所追求着的平凡之路。
   我讨厌我的故乡,却爱着故乡的人。这可恶的家乡将我爱的人死死绑死,害得我每次回到这里都要一一解开那道牵绊,然后,再重新系上。即使我走得再远,飞得再高,我的根依旧在那里,并不是我愿意被绑在那儿,而是我知道总有些像我一样的家伙会把自己绑在那里,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母校以及我的那些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狐朋狗友。
   “快放假了吧。”
   “嗯。”
   “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马上,会回来的。”
   我很幸运地能在这个国庆回趟家,但是我想分享我的这种幸运,远处的人儿啊!请跟着我,这趟属于心的列车,早已从此刻起出发,带着一乡情缘,回到初始之尹去!
   那满载盼望的情缘啊!你听我说!我们要归去,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们要归去!归去,归去,灯红酒绿,喧闹之后冷冷清清;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我们要离去,离去,离去,背上回家的行李,柳暗花明,劳顿过后欢欢喜喜。那里有父亲的身影,母亲的毛衣,还有我无尽的回忆。回忆!回忆!这是我所有的情谊,请你带着我们,不再远行——

共 333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采用国庆节前给父母打电话报告假日会回家,回忆了自己多病的少年,坎坷的学业,成长的经历,对故乡和亲人的爱与憎!全篇文字精炼,情感真挚,亲情乡情,温馨暖人!推荐欣赏!【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6-27 14:34:12
  全篇文字精炼,情感真挚,亲情乡情,温馨暖人!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