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爆胖:童年的味道(散文)

精品 【流年】爆胖:童年的味道(散文)


作者:干亚群 布衣,18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33发表时间:2018-07-06 13:06:38

【流年】爆胖:童年的味道(散文)
   我不知道爆胖算不算手艺人。他是唯一跟我们小孩有关系的手艺人,所以,我决定还是写一写。不管村里人喊他是爆胖哥,还是爆胖的。
   过年脚跟,大人掸尘扫除,洗洗刷刷,还要买买汰汰,忙进又忙出,把过年的氛围酝酿得格外撩人。我们也一会儿跟在大人屁股后,帮个小忙什么的,一会儿跑出大人的视线,自顾快活,有时扔个甩炮,偷块冻肉,快活过头了,还摔破一只碗,倒坏一只盏。此时此刻,一点不用担心引来大人的呵斥。大人忌讳在过年时打骂、恶语等,哪怕家里发生了容不下的事,一般也是年后处理。过年时的平平静静,换来新年的平平安安,这是每个大人朴素的愿景。所以,过年是我们一年中被幸福笼罩的时候。哦,我们还有一件事必须做,竖着耳朵,随时注意村口的吆喝。
   一天过去了,村里只来过“鸡毛鸭毛好兑哉”。那个人喊一声,鸡开口啼,鸭开嗓叫,听起来有些急,有些乱,鸡鸡鸭鸭抗议有人谋它们的毛。我们扯着嗓子学他的样,结果也是鸡啼鸭叫一片,把那个人的吆喝挤得七零八落。
   第二天,有过“茶叶要勿要”。不知怎么回事,“茶叶”总是听不清,而后面的“要勿要”却清楚无比。我们嘻嘻哈哈,边玩边喊“要个要个”,可从没有落过地。
   第三天,“爆胖哦――”我们怔了怔,互相狐疑地瞧了瞧。“爆胖――”我们已经来不及接听“哦”字,撒开腿就往村口奔,似乎担心那个“爆胖”人被别人接走了。
   爆胖,就是膨胀或放大粮食――爆米粒,现在叫爆谷。
   我们像一朵朵向阳的小红花,兴高采烈地簇拥着他――爆胖师傅。他看起来像个英雄,如果他牵匹马就更像。不过,这不要紧,他仍然是我们的英雄,他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美食。
   我们把爆胖师傅领进就近一家的道地。很快,我们又汇合在一起。手里提的提,拎的拎,还有背的背。我们磕脚绊倒地跑向爆胖师傅,希望他能帮自己兑现第一份幸福。我们已经等不及了。家里可以爆的东西很多――黄豆、大豆、玉米、大米。我们自豪地在爆米花的“黑肚子”前排起长队,一边叽叽喳喳。似乎只有叽叽喳喳,才可以帮我们度过等待幸福来临前的煎熬。
   爆胖人一身黑到底:黑黑的棉袄,黑黑的棉裤,再戴一顶玄色的棉帽子,两边耷拉着护耳,一只高,一只低。他的脸也墨墨黑,几乎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好在他有鼻子有眼睛,还不至于让我们觉得他是怪物。他的黑根本不关我们的心情。
   他用一只斗量好豆或米倒入“黑肚子”,然后坐到马扎上,半个屁股毫不客气地露在了外面。他给小煤炉生火、添煤。待烟淡淡生起来时,开始拉风箱。左手“唧呱唧呱”拉风箱,右手“咻咻”,转“黑肚子”两手一刻不停闲,转“黑肚子”是倒转顺转交替进行,似乎也没有什么规律,全凭他的心情。有趣的是,黑肚子还戴着一块表,这倒是白色的。
   我们让篮、筲箕排队,自己个个凑到大肚子铁锅前,但又不敢靠得太近,害怕大肚子突然提前放胖。一支烟工夫,爆胖人让“唧呱唧呱”停下来,随即,“咻咻”也停止。他拿过一个口子上缝有一圈竹套筒的麻袋,套在大肚子铁锅的一头,一根短的铁管叮叮敲两下,又用这根铁管插入装置,一脚踏住大肚子铁锅。我们早捂住耳朵,躲得远远的。胆子小的,连眼睛都闭上。爆胖的大喊:“放――胖――!”双手用力一扳,“轰――”
   从黑肚子里出来的豆呀米呀爆胖了,顺带把黑乎乎瘪兮兮的麻袋也吹胖了。麻袋冒着一股热气,还溢出来一阵阵的香气。豆像开了花,米膨胀了几倍。一只篮早已等候在麻袋边,手一拎,哗啦啦,一碗豆爆成了半篮豆。谗痨的我们顾不得烫,急吼吼一抓,两只手赶紧倒来倒去,用变了形的嘴猛吹,一边心急慌忙地往嘴里塞几粒。
   我们一次次捂着耳朵,一次次响起“轰――”,那是激动人心的时刻。每次“轰”后,我们被麻袋里的爆胖哄到一块儿,个个蹲在地上,无比虔诚地围观着爆胖人。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在我们的视线里抛出一根漂亮的弧线,最动人的还是他手抓麻袋,非常利索地一抖,然后像变戏法一样倒出香喷喷的爆胖。
   如果想吃甜的,可以倒入一些糖精。糖精可以自备,也可以从爆胖人那儿拿。当然,这个可要计钱的。糖精被包在纸里,像一味中药似的。倒入“黑肚子”时是小心翼翼地拨拉,不敢多放。我们有时吵着要多放。他说:“勿可以,多放有毒。”那声音也是黑乎乎的。
   我们一边津津有味地嚼着爆胖了的黄豆、大豆,一边七嘴八舌议论着爆胖师傅。有人说,爆胖师傅像魔术师,能变出好多零食来。也有人说,最厉害的应该是那只黑肚子,什么东西进去,出来后就会膨胀几十倍。有人嘻嘻,说:“扔进一分硬币,也许会出来一块钱。”马上有人哈哈,说:“如果真这样,爆胖师傅还用得着走村串巷?”爆胖的工钱那时一角才一次。我往嘴巴里扔进一颗胖玉米后,说:“如果世上发明一只大大的黑铁锅,对着一片庄稼地,然后‘轰’一声,庄稼立马长胖了,大人也用不着每天这么辛苦,收成还很多。”周围一片啧啧声。
   我同学的哥哥阿国听后,眼睛放光,说:“我去找。如果我找到了,给你们每家放一胖,棉花每亩上千斤,大豆两千斤,不,一万吧。然后,我要把这个铁锅送给非洲人民,他们正挨饿呢。他们有了我的铁锅,每天吃也吃不完。”我们听了觉得阿国真聪明,如果这个主意能实现,那我们天天可以吃爆米花,哦,还有爆鸡蛋,爆红烧肉。我们沉浸在对阿国宏伟目标的遐想里,心里对阿国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爆胖师傅也许听到了我们的议论,不由得噗嗤一笑。这一笑,惊醒了我们。我们想起阿国的智商不咋样,考试经常得红鸭蛋。
   我看着阿国,突然想出一个坏主意,说:“阿国,你如果能站到麻袋前,放胖的时候不逃,那我送给你三捧爆玉米。”阿国摇摇头。我继续鼓动他,说:“阿国,我送你五捧。”阿国看看不停晃动的黑铁锅,还是摇了摇头。这时,旁边的小伙伴也凑过来,说“我们也每人给你五捧。”这时阿国犹豫了,他掰着手指头,认真计算着。可他算了好半天也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我说:“阿国,你如果不同意,那我去站了,这个英雄我当了。”旁边几个忙附和一遍。阿国急了,举着手,直喊:“我去,我去。”
   阿国站到了爆胖的麻袋前,被爆胖师傅呵斥了。但阿国似乎不甘心,仍在麻袋边转悠。爆胖师傅看了看装在黑铁锅顶端的仪表,拉风箱的手停了下来,把铁锅从煤炉上搬下来。我们赶紧捂住耳朵,离得远远的。当爆胖师傅雄浑的声音响时,说时迟,那时快,阿国像一枚箭一样站到了麻袋顶端。爆胖师傅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听到“轰――”
   阿国身子摇晃了一下,但很快站住了。我们惊呆了,爆胖师傅也惊呆了,但呆的后面是惊魂不定,他扔下手里的铁锅,一个健步奔到了阿国面前,用手摇摇阿国,问:“没事吧?有没有烫着?”阿国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突然咧嘴笑了起来,冲呆如木鸡的我们喊:“我胜利了,我胜利了。”然后朝我们跑过来。
   阿国伸出手,向我们要五捧爆玉米。我们已慢慢从惊呆中醒过来,可舍不得兑现自己刚才的诺言。我们支支吾吾,想溜走。爆胖师傅沉着脸,走到我们面前,说:“你们把爆玉米给他,看谁不给他?”他把铁管往手心里敲了敲。我们个个吓得乖乖从竹篮里捧出爆玉米来。阿国高兴得手舞足蹈,不停地张开自己的衣袋,很快把上衣的二个袋装满了,说是装不下了。阿国把两只裤袋忘了。我们又一次欺侮了他。
   爆胖师傅离开村子,我们还会跟在他后面,一个个问着重复的问题:明天还会来吗?
   ……
   有一天,我从朋友家出来,看到大桥底下有一个爆胖的老人。他呱唧呱唧摇着“黑肚子”,旁边堆放着一袋袋装好的爆胖。一会儿,“黑肚子”停止了转动,他把它从炉子上拎了下来,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棒,敲了敲“黑肚子”,然后高喊一声“放――胖――!”双手用力一扳,“轰――”
   旁边只有我一人。我没有捂耳朵。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香甜的气味,但勾起的不是我的食欲,而是我的回忆。
   我买了一大袋他刚爆好的胖,想带给儿子吃。结果,儿子只吃了一口。
   我的童年与儿子的童年永远无法接轨了。

共 309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爆胖:童年的味道》,对于作者来说,是来自童年时代年关时的味道。爆胖师傅属于手艺人的一种,他可以利用架在火上的“黑肚子”,将黄豆、大豆、玉米、大米变魔术一般膨大数倍。作者首先书写了年关的盛况,铺垫爆胖师傅出现时,孩子们的欣喜。继之,作者书写爆胖师傅的操作过程,以及在此过程中,孩子们的欢喜雀跃,还有他们满怀善意的小恶作剧。时光匆匆而过,作者再见爆胖师傅,购买装好袋子的爆好的胖,给他的儿子吃。却没有得到儿子的喜好。曾经作者的欢喜,和儿子此刻的淡漠,使得作者不仅感慨万千。而将此文定名为:童年的味道。而这童年的主角,也只能是作者一代了。此篇文章中,形象逼真地描写了爆胖师傅。让我们有机会走近,爆胖师傅这逐渐消失的手艺人。在感悟香醇不再的同时,亦在感慨,在那个物质贫瘠的时代,曾经的快乐,是如此简单。佳作,流年推荐赏阅!【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09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07-06 13:07:55
  爆胖这个说法好形象呀,我们叫爆米花。感谢老师分享哈!我继续去看您书写的皮蛋制作故事哈!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