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绿野荒踪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绿野】维权(情感小说)

精品 【绿野】维权(情感小说)


作者:潘梦臣 童生,622.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73发表时间:2018-07-07 22:33:51


   大壮干了一年的厂子黄了。
   老板够意思,每个员工多发了一个月的工资,并且还聚了一回餐。老板给大家敬酒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他说:“这一年来的时间感谢大家的陪伴,对厂子的不离不弃;二来得对大家伙道个歉,没能让你们挣到计划中的高额工资,整个行业的不景气拖累了大家。”一杯酒灌进了嘴,使得本不胜酒力的老板一下子脸红脖子粗。边咳嗽边拱手,早早地就离开了食堂。大壮到外边上卫生间的时候看到老板是开着一辆老旧的桑塔纳走的,心里还在划魂,老板怎没开他那辆大奔呢?
   大壮后来听人说,老板卖了自已的车给大家伙补工资了。心里倒是十分感动,可感动当不了饭吃。大壮已失业一个月了,一个大男人不挣钱坐吃山空的感受可是不爽利。
   大壮是个成熟的技术工人,干了十几年的技术工,每个月也能挣个七八千块钱。老婆在大公司里做管理的,真不是愁钱,只是闲不得,一闲下来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老婆倒也没说什么,可大壮自已心里别扭着,每天老婆去挣钱,自已个大男人在家里做家务,总有弄反了的感觉,大壮可是个爷们……
   大壮的工种在家乡这边少有用武之地,几乎都在南方。想着南下再去拼上几年,可又放不下老婆孩子,一时间也是举旗不定。
   天气热了,大壮就常到河边的柳下看几个老头下棋。马走曰,象飞田,倒也可以聊解寂寞。
   “哎!李叔你这马得走了,小心失了马脚!”
   “呦!刘大爷,你的卒子可不行往回走啊!”
   “哎哎哎!拐老将,拐老将……”
   劳动局退休的老刘可是躁脾气,哗啦地把棋子一摔,嚷道:“你个墙头草,你到底哪边的,瞎叫什么!”
   人事局的老李也是一搡大壮说:“观棋不语不知道吗?你个臭小子,看把你大爷气的。”
   “你大爷……”
   “哎!老刘,你个老小子跟我叫什么?我这不是帮你呢吗!”
   “谁让你帮,你个臭棋篓子……”
   老李大怒,抄起瞎掰小椅子指了老刘说:“你说谁是臭棋篓子,你个混蛋出了名的悔棋手还好意思指责别人。”
   大壮赶紧站起来拦了“哎呦,两位老爷子,可不带这样的,说是说,可不带武把式的。”
   “滚!”
   “哎哎哎!我走,我走,老头动手不动口。”
   大壮笑嘻嘻地端了棋盘盒就走。老刘老李两老头见了一把拉住他,吹胡子瞪眼道:“你拿棋盘干嘛!”
   “咳,我和老王叔杀两盘,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不行,放下!”两老头齐叫,拉了大壮不让走。
   大壮看向边上的老王喊:“警察叔叔,这有人打架了,你不管?”
   派出所教导员退下来的老王呵呵地一挥手说:“拖下去,打!”
   “嘿!你们几个老头……”
   这大壮一个月来经常陪着几个老头在一起下棋,聊天,谈心。大壮的嘴甜,又喜欢逗几位老人乐呵。而几个老头的子女大多都在外面忙事业,很少陪伴,这一来二去的倒是让几个老头和大壮成了忘年交。
   笑闹了一阵,大壮买了水回来,给几个老头一人递了一瓶水,自已开了瓶可乐。
   “你小子纯心气我们是吧!我们喝水你喝可乐,忒小气了。”老王假意地说。
   大壮哈哈大笑着说:“这得问我刘大妈去,人医生可是说了不让你们喝这糖分多的东西,没看给你们的水都是常温的吗!我这可是遵照医生的吩咐做的!”
   老刘气得不行。
   “得得,你可别提你刘大妈啦!一提她我就瘆的慌,家里管就算了,这到外边还给我找一个小特务!”
   大壮嘿嘿笑着说:“是啊!大爷还是那个大爷,大妈可不是原先的大妈啦!”一句赵本山的台词让大家伙乐的不行。
   大壮的电话响了,诺基亚固有铃声打断了几人的话头。大壮摸了手机出来,灌了一口可乐才接通了电话:“老婆,怎这时候想起给我打电话啦!什么?你辞职了!怎么了……好好,我在河边,我这就去。”大壮站起身就走。
   老刘急了问:“怎么啦!我侄媳妇儿辞职了?谁欺负她了,你给我说。”
   “就是,兰丫头多好的人咧!有事和我们吱声。我们几个老家伙还可以说得上话!”
   大壮携了桑兰回了家。一进门桑兰就搂住了大壮说:“对不起,我没和你商量就辞了职,害你担心了。
   大壮怜惜地拍着桑兰的背说:“傻瓜,咱们间永远不用说对不起的。这事要是我的话,什么也不说,先啪啪啪捶他个王八蛋一顿,然后转身说老娘不干了!这才解气。”
   大壮捏着兰花指,扭腰翘腚的样子令桑兰扑哧笑了,拍了大壮一下说:“你好讨厌呢!”
   原来,桑兰所在的医疗器材公司最近联系上了日本的一家跨国企业,今天日方的一个高管来谈合作事宜,而桑兰作为公司的人事经理也参与了会谈。桑兰出众的谈吐与气质让日方的人员好感大起。中午的宴会,日方的高管坐在桑兰身边大献殷勤,而对那几个年青靓丽的女公关不屑一顾。喝了几杯酒后更是对桑兰动手动脚,桑兰忍无可忍当场把一杯红酒泼在了那个猥琐的日本人头上,致使日方大为不满,谈判失败。而对此次合作十分在意的老板大是恼火,对着桑兰就是一通抱怨,声称叫小日本占点便宜也不会掉块肉,为什么不能为了公司的利益忍辱负重一回。桑兰听了老板的话惨然一笑。当场辞职,连半个月的工资都不要了。
   河边,几个老头听了大壮的诉说,不禁大怒。
   “查他,就这么个混帐老板绝对不是好东西,不得干了多少腌臜事。”
   “对,老王,给你的徒子徒孙打电话,扒扒这老小子。”
   桑兰笑着劝,“叔伯们,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去面对他了,许他不仁一次吧!”
   “兰丫头,这个叫维权,你也懂的,现在多少不懂法的人都被资本家剥削的不轻,咱要使用好法律这个武器啊!如果每个人面对劳资问题都选择无视,逃避,观望,这就是在纵容那一部分为富不仁的用工者啊!
   维权的事不了了之了,因为桑兰又找到了一家建筑公司作人事工作。万事开头烦,错综复杂的工作且得忙上几天。
   桑兰和大壮商量了家事,等桑兰新工作稳定下来了,大壮还是南下再干两年,多攒点钱还是很现实的。而且大壮也跟几个老头说了,让多照顾一下桑兰母子,免得受了别人欺负。几个老头把胸脯拍的啪啪响,再三的保证不会让桑兰受到哪怕半点委屈,并因为抢接送这异姓孙子上下学的事争的面红耳赤。最后商定早上由老王头去送,晚上老刘头接回,老李的文化底子好,周六周日由他带着辅导功课。为此老刘和老李还拍了大腿后悔不矣,为啥当初没考大学多学点文化。嗯,两老头都是军转干部。
   桑兰又开始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由于是暑假,孩子在乡下爷爷奶奶家,大壮又继续着没羞没臊的失业生活。更多的时候还是去河边陪几个老小孩下棋。
   一晃桑兰在新公司里已经上班大半个月了,每天回来都是很累的样子,头晕脑涨的,说是这家公司枉为上市公司,里边员工的人事问题大把,几乎大半的农民工都没有劳动合同,这是要出大乱子的,万一出了事那些农民工兄弟都无处送冤去,桑兰表示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作法。
   大壮就给桑兰按摩着头部,边无耐的道:“农民工兄弟真的太辛苦了,像我们新能源行业还算好的了,这建筑工地上的工人根本是拿命在搏,很多的企业为了节约成本防护设施都是花架子,外面看着挺好,里面都是败絮。可农民工们大多舍不得每个月几百块钱的保险钱就不要劳动合同,而老板们巴不得省下一大笔支出,于是这种风气就约定俗成了起来!”桑兰郁闷地靠在大壮的怀里,皱了好看的眉头“是啊!这是愿打愿挨的事,所谓民不举官不究!什么时候才能让所有的务工人员都知道这劳动合同是对他们最好的保护呢?”
   河边,”老李从专业的角度分说:“这是个人的能力所无法完成的事,这得靠政府部门的强势,靠执法人员的深度调查,靠企业家的道德操守,可从古至今的大多数企业主都是道德无底线的,所谓的无商不奸也!”
   老王接过话头“别掉你的书袋了,这我们没法子周全,我们目前只要保护好身边的人不受委屈,慢慢的一而二、二而四的感染大多数人知法,懂法,用法维护自身的权益就是。”
   “对,就得这么整,民自愚而无策,民知理而少治。”
   “哎呦!老刘,今个涨学问了,能整一句明白话了!”
   “那是!这我老伴可有文化……”老刘哈哈大笑,忽然省悟,“放屁!我哪天不明白了!”哈哈哈……
   天更热了,河边的柳荫也无法笼断盛夏的酷热。几个老头被逼进了市民活动中心里去吹牛,大壮则流连在超市商场纳凉。再过几日就是桑兰的生日了,大壮寻思给老婆好好的过个生日,就满市里的蛋糕房跑,想选一个漂亮的蛋糕来。
   桑兰又疲惫的下班回来。说是下了工地里劝工人们签定劳动合同,可工人们都憨厚的笑拒了,还是心疼那每个月的几百块钱。桑兰真的伤心了,都有点不再想从事人事工作了,大有怒其不争断机杼的味道。
   大壮把厅里的照明灯关了,只余下四角的几盏小彩灯,屋里幻出了迷蒙的色彩,然后到厨房里捧出了三层的玫瑰红色的生日蛋糕摆在餐桌上,又点了两支红色的蜡烛置于两侧,醒好的干红盛在天鹅型的酒器里,两块密制牛排托在心型的盘子上,唯美浪漫。大壮拥出了闷在书房的老婆,走到餐桌前才放开音乐。“当当当……”映入桑兰眼里的是粉红色的世界,饱含了激情与幸福……四目相交,手臂缠绕,高脚杯‘叮’的一撞,清灵悠远,红色的液体经唇舌滑入喉间,那是柔软的情爱。
   不知不觉的桑兰已是微醉,大壮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悠然的梁祝响起……境也情也,情难自抑。二人皆已是情意绵绵,可为毛这即景的乐声只是反复的一段呢?良久,桑兰才“啊”的一下反应过来,“是我刚换的手机铃!”歉意的看了大壮一眼,急急地去书房接电话。大壮郁闷了,一扬手喝光了杯中酒,叹了一下收拾着盘碗。
   一个电话接了半个小时。
   “是之前公司的人事经理,交接的时候认识的,挺好的一个小姑娘。本是问候一下的,我和她谈了一下公司里人事的问题。所以……”
   “老婆,说好的浪漫呢?我讨厌电话……”
   大壮可怜巴巴地望着老婆,桑兰哧地一笑,拉了大壮进了房间,被翻红浪,绮梦无边……
   第二日,大壮从梦中醒来,已是九点多钟,空调还在送着清凉,桑兰却已经去上班了。大壮伸了个懒腰,晃了晃头,赶紧关了空调,一个人在家还是不要过于奢侈了。大壮吃了几口昨个剩下的蛋糕便出了门,他准备去车站询问一下南下的车票好作个预算。曾经的工友已经把他的工作敲定的差不多。桑兰的工作也差不多稳定了,再有一段时间孩子也要开学。大壮打算要去工作了。
   俗话说:人有旦夕祸福,或者说福兮祸相依。桑兰做梦都没想到,会有如此咄咄怪事找上她,早上刚开过早会,她还在会上畅谈了人事整改的事宜,并谈了与前人事经理沟通了公司人事上的整改办法。这就被总经理叫到了经理室里,总经理没有给她好脸色,直接就扔出了一份辞退通知书,辞退原因居然是泄密!桑兰懵了,想了足有十分钟也没想到哪里泄了密,劳动合同上可明晃晃地写着协议的,泄密可是犯罪。
   桑兰弱弱地问哪里泄了密?
   总经理色眼迷迷地看着刚至而立而更显妩媚的下属,喝了一口啡咖才一字一顿地道:“你与公司外人员谈论公事就是泄密了!你马上去财务领取工资,离开,我们公司不欢迎扒外的员工,go!”
   桑兰听了后倒安了心,而后一股怒气涌上,努力地压制了一下,默默地拾了辞退通知书。
   “您真应该好好的学习一下劳动法。对您有好处!”
   转身就走,拉开了门又回头道:“我拥有对贵公司作法诉诸法律的权力,至于我的工资先放在这,希望您能好好考虑。”
   桑兰又一次失业了,大壮听了气愤不已,真当所有的人都是泥捏的了,都是病猫不成。告他们……一定要叫他们尝到痛字怎么写!我去找李叔……
   “回来!不要找,我要用法律的力量来维权,而不是人情。”桑兰柔软的语音下蕴含着一种不容更改,不容侵犯的刚硬。
   大壮愣了一下,脸上慢慢地爬上了微笑,“好,我帮你,咱们夫妻齐上阵,斗顽敌!”
   两天后,大壮跟桑兰去了公司,桑兰进了经理室谈违约赔偿的事。大壮则在外边与楼下的前台小妹闲聊,也就几分钟的事,桑兰就下来了,脸色安静,挽了大壮就走。“走,去劳动局的仲裁办。”
   大壮说:“据我了解,他们又聘了一个人事经理,是总经理的表妹呢!这明显他借题发挥,见你把工作捋顺了就叫他表妹来摘桃子。”
   仲裁办,桑兰阐明了无故遭到解聘开除的问题,请求法律的帮助,并递交了劳动合同的副本及所需的证明材料。仲裁的工作人员表示需要一段时间的调解期,调解不成将立案调查,调查结果公示两三日后将开庭审理。
   桑兰和大壮对视一眼,大壮嘿嘿一笑说:“请吧!咱们夫妻双双把家还!”
   “德行……”桑兰也是心情大好,傲娇的率先而行。至少,法律还是可以信赖的,尽管需要等待。

共 672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情感小说故事情节的来龙去脉描述的非常清晰,主题明确,内容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人物形象设计巧妙,生动逼真,栩栩如生,采用对话的形式,勾画了人物的心理活动。主要描述了桑兰、大壮和几个退休老干部之间的事情,先是大壮下了岗失了业,大壮就常到河边的柳下看几个老头下棋,常常逗他们开心,而几个老头的子女大多都在外面忙事业,很少陪伴,让几个老头和大壮成了忘年交。得知妻子桑兰所在的医疗器材公司最近联系上了日本的一家跨国企业,日方的高管因为喝酒,对桑兰动手动脚,一怒之下辞了工,几个老头听了大壮的诉说,想要维权,由于桑兰的善良,暂且放下。桑兰又找到了一家建筑公司作人事工作,大多数是农民工,万一出了事那些农民工兄弟都无处送冤去,需要维权,很是同情,大壮和几位老干部也交流了经验。因为桑兰同情农民工的做法,被总经理认为泄了密,桑兰又一次失业了。仲裁办,桑兰阐明了无故遭到解聘开除的问题,请求法律的帮助,并递交了劳动合同的副本及所需的证明材料,随后多亏几位老干部的帮助,维权得到实现,大快人心。两个月后,桑兰和大壮的职介服务中心开业了,特邀老李叔,老王叔,刘大爷为务工人员人事纠纷问题的顾问。小说结尾皆大欢喜,相信社会还是好人多。感谢赐稿绿野社团,问好老师,祝福佳作不断,精彩连连。【编辑:鹦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26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鹦鹉        2018-07-07 22:47:37
  拜读佳作欣赏,这篇情感小说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人物形象生动逼真,栩栩如生,人物的对话推动着故事的发展,突出了文章的主题。维权真的很难,特别是基层的农民工,小说结尾给这个社会增添了温暖和正义,充满正能量的文章,值得大家阅读欣赏。
2 楼        文友:潘梦臣        2018-07-07 22:48:03
  谢鹦鹉老师的按评与编发。辛苦了!
燕北男子汉,江南陪妻子。 五载军旅过,性中喜诗词。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