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柳岸爱】爱(小说)

编辑推荐 【柳岸爱】爱(小说)


作者:朱俊平 童生,554.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40发表时间:2018-07-08 15:37:38
摘要:这种哭声这是宁儿真正享受一份被爱的甜蜜远去后的深深感悟;也是民儿通过电话交流后真正享受了一份被自己女人需要的甜美。 爱是无比深奥的,没有对错,只有爱与被爱的人知道……


   宁儿家人口多,上到初中就辍学了,早早结婚嫁给了个庄稼汉子民儿,民儿酷爱泥瓦匠,就在镇上建筑队当小工。
   宁儿闲来无事就跟邻居姐妹摆地摊,从西安康复路购得袜子、手绢、毛巾什么的,那儿逢集那儿去,用架子车拉,用自行车驮,虽然辛苦,收入微簿,但很快乐。
   宁儿的摊子越摆越大,货儿像滚雪球儿似的越滚越多,她索性租了两间门面专门经营少儿服饰和日用百货。宁儿聪明,嘴也甜,货卖的总比别人便宜,头一回购买的顾客很满意,第二回就自不然得到这个店,次数多了成了熟人,互相有了信任感,生意也便得十分好做。宁儿一个人忙乎,饭顾不得做,常常随便在街上买些吃食,有时人多常常忘了吃饭,肚子饿的时候连买饭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对丈夫民儿发火:“明天不要到建筑队去了,在家帮忙!”民儿下工回来看到妻子做饭没指望了,就揉面切菜,很快做好了饭,俩人大眼瞪小眼,各自默默吃饭。
   民儿见宁儿吃完饭倒在床上睡着了,就洗碗洗锅收拾灶台,把灶房打扫的一干二净。墙上的石英表时针快指向二点,他拿了瓦刀轻轻掩上商店门,准备上工。
   “你咋呀?回来!”宁儿厉声呵喊。
   “咋……咋……咋啦?”民儿结结巴巴的问。
   “我给你说不要上工了,不要上工了,你听见没?”
   “你说不上啦就不上啦,一个萝卜一个坑,就是不干了也得把半截活做完!你想连根烂……不要前头的工钱啦?”
   “你没看我一个人能忙活过来不?”宁儿声大了,很生气的样子,眼里滚出了泪珠儿了。
   民儿执拗的拧过身头也不回的上工去了,提着瓦刀脚步凌乱而匆忙。
  
   二
   民儿自打做建筑小工就爱上这一行,没到一年就当了师傅,工钱自然比当小工多了小半。每盖完一栋房,一个院落,嘴里叼根烟仔仔细细看着自己盖起的房屋,这里摸摸那里瞧瞧,又倒退很远停住,爱怜的打量打量整栋建筑,露出非常满意的神色,又深深吸一口烟,这才弹弹身上的泥点,收工回家。有时做卫生间的活,用尺子量来量去,思考半天这才一气呵成,那里有一点小瑕疵,又返工做好,值到自己看过眼这才算数。
   终于这家建筑完工了,工头安排去干下一家的活路。
   民儿向工头请了假,说:“给宁儿帮几天忙!”
   工头很不情愿的用商量的口气问:“等下院子完了,我给你放半月假,你看……”
   “不行,不行,你知道宁儿的脾气,喊了几天了。”
   工头勉强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宁儿不爱做饭。民儿起得很早,切菜的刀就像他砌墙的,泥刀“咚咚咚一一咚咚咚一一”作响。洋芋丝切的窄细宽厚一个样儿,菜油冒着清烟,先炒西红柿,再炒洋芋丝、炒鸡蛋、炒瘦肉、炒芹菜、鸡蛋汤、稀饭、油炸馍,喊宁儿吃饭。
   大部分商家刚刚起床,民儿已支好摊子,搭好了戏台,只等宁儿表演。
   宁儿吃完饭后,民儿已把摊儿摆的差不多了,宁儿大声嚷嚷这个摆的不对,那儿没摆到地方。民儿搓着手只是嘿嘿的笑,无所适从,见宁儿衣服连摆带挂差不多了,民儿像审视建筑墙面似的,感觉宁儿架子摆的很不整齐,衣服挂的扭七裂八,床板上的日用品很杂乱。民儿把架子移成一条线,又着手摆床上零乱的商品。
   正摆得细致,手被宁儿打了一下,说:“洗碗去!”宁儿招乎着一伙顾客,又说,“把塑料袋拿来。”
   民儿拿了塑料袋,回屋洗碗收拾灶房去了。
   集市上来了,人也多起来,宁儿摊子和门市人很多,宁儿神情自若的应酬着各种顾客,民儿显得有些慌乱,几个挑好衣服问民儿价,民儿又问宁儿,有些大小型号的衣服鞋子不知在那里找,急的满头是汗,不得不老问宁儿。
   次数多了,宁儿很不耐烦的数落民儿:“我说了几遍了,连个价都记不住,你能干啥?”又这样不对,那样不对说了一大摊。
   民儿抬头想反驳,张了张嘴,乌哩乌啦说了个什么,再不理宁儿,你爱嘟囔只管嘟囔,我当全没听见。
   第二天,宁儿进货去了,因为不逢集会,三三两两的顾客买些娃衣服和小商品,民儿老找不见寻不着,更难对上号码,还是女顾客自己找见的,又不知道价,打电话问宁儿,宁儿忙的顾不得接,顾客说:“你不用打了,我知道价,你回来给宁儿说一声。”顾客付了钱走了。以后来的都是熟人熟顾客,民儿索性让自己找,也不收钱,只管拿走,宁儿回来再付钱。
   几伙顾客走后,街道人渐渐稀少,闲来无事,民儿翻出自已和宁儿的衣服洗净晾晒,做好了饭,等宁儿进货回来吃。
   以后的日子民儿和宁儿在争吵中度过的,民儿感到在家实在不畅憋屈,干建筑虽然苦点累点,总比在家听宁儿说自己的不是强,就有再去上工的打算,一次又是记不住价格的事和宁儿吵起来,宁儿说:“你真是下苦的料,还是干你的老本行去!”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民儿拿起瓦刀上工了,宁儿想叫住张不开口,也只好由了民儿。
   接连几天宁儿对民儿不理也不说话,民儿像无人似的也不和宁儿搭话,只是民儿起床很早,做了早饭,自己吃了,给宁儿放在锅里温上。自己摸黑把账子撑起,绳子绑好,床板摆好天也亮了,也该到上工时间了,他很自信的不急不慢上工去了,脚步声很重很有力。
   十二点下工回来见宁儿忙的招呼几个顾客,就自己挽起袖子做饭,饭好后俩人儿各自吃饭,谁也不开口说话,谁也不搭理谁,不知不觉上工时间到了。
   夏天的中午,太阳火辣辣的,把水泥街道好像要晒出油来。由于洗碗耽搁了时间,民儿拿条毛巾围在脖子上,提了个很大的喝水瓶就走。
   “嫂子一一嫂子一一,快叫我的人!”宁儿对邻家嫂子说,“叫我那人把帽子拿上!”
   “民儿一一民儿一一,帽子!帽子!”邻居大嫂大声喊着民儿。
   民儿听见喊声返过头感激的对嫂子说:“咦!我咋把帽子忘了。”说着话儿民儿拿了帽子急忙忙的走了。
   “宁儿你咋不给民儿说呢?”嫂子问。
   “我懒的说他!”
   “又不说话啦,妹妹还是很心疼他哟!”
   宁儿扑哧笑了,拿着毛巾要打嫂子……
  
   三
   渭北的冬天来得好快,这是下苦人最舒服的日子。天寒地冻,建筑队实在干不下去了,就早早的放了人。
   经常劳动的人就是停不下手来,民儿把自己的几亩地里的干柴杂草收拾干净,又借故回家,把院子里里外外和墙面齐齐收拾了一遍,又把屋内擦洗了,美咝咝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硬是不愿意到宁儿店里去。
   宁儿打了几次电话:“你是诸葛亮啊,请你都请不动?”
   胳膊扭不过大腿,民儿来到店里当下手,添货收拾柜台,拖地扫门口,也停不下手来,安了烟筒安了火炉,一看煤不多了,跑了好几个地方买回了煤,又劈了引火柴,这才算有点闲时间。
   女儿到了出嫁的年龄,也该寻婆家了,宁儿和民儿意见分岐很大,是找当地农村的,还是找城市或外地的,女儿在外打工谈了个千里之外男朋友,为此三人意见不统一,宁儿心情很不畅快,见民儿在房子晃来晃去,光想发火。
   儿子上初中最后一学期寒假也回家了,不是看电视就是玩手机,宁儿和民儿让做作业,他只答应就是不作。民儿知道儿子不爱学习,开学上高中还是上技校也说不清,一直说不念了要打工去,宁儿对儿子抱的希望很大,找校外辅导老师补数学、英语,收效甚微,就当是给按小时收费的老师多交了赞助费而已。
   民儿一有空就到放了工的伙伴那去,谈些社会上的事,也谈些儿女婚姻还有孩子上学出外打工的事情。民儿回家后,在宁儿面前唠叨刚道听途说的大道理,宁儿听的高兴了就笑,有些说不到宁儿心坎上的话,宁儿就烦了,把民儿推下了床:“滚一边去!”
   家是索碎繁杂的,即有阳光也有乌云,即有和风也有细雨,即有狂风也有暴雨,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温馨的家是一个综合庄稼地,这块庄稼地无不受社会、经济、工作、环境、气候、家庭、成员、性格、爱好所影响。
   冬天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春暖花开。民儿所在的建筑队工头买了挖掘机和大铲车不愿再做建筑队这份苦差,也不在接建筑的活儿,就解散了建筑队。有个和民儿要好的工友找民儿说去内蒙一个煤矿打工,要去一块走,管吃管住一天二百多。
   民儿这段时间在家呆的早不耐烦了,听了这话很合自己意,这几年家庭开销越来越大,女儿婚嫁,儿子要不了几年就得谈对象,买房买车举办婚礼那都要很多钱,宁儿有点钱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自己挣不下钱别也很会让自己女人瞧不起,就答应一起走。自此民儿做了准备,出外的一切生活用品一并准备齐全。
   宁儿见民儿要走,也没了主见,不知让去还是不让去就说:“走你走,滚的远远的。”
   “你一个人也要做饭吃,不要胡乱搞的吃!”民儿叮嘱宁儿说。
   “走你的,谁让你管!”
   民儿一伙人北上走了。
   宁儿天天开门营业,出外进货,忙忙碌碌不知不觉时间过得好快,只是雨天闲下来想想民儿在煤矿安全不安全,情况咋样,也懒得打电话问问,只是女儿说起父亲打工的情况,埋怨母亲让爸爸上那么远的路去打工。
   半年多了,房东给邻家换门贴地砖装修门面,问宁儿装修不,宁儿看人家装修后的门面玻璃门即畅亮又遮挡灰尘,店面雅致漂亮,货也上了档次,越看越眼热,越看越动心,说好让房东换门贴地砖,自己简单装修一下。
   房东通知了宁儿过两天工人来施工,让她赶快把门面房腾出来,宁儿这才犯了难,门面里衣服百货、架子铺柜等等怎么搬,放到那里去?心里暗暗想:民儿在的话就好了,他有办法有力气,什么也不用自己操心。她只好叫了娘家兄弟和邻居来帮忙,折腾了两天,门面才腾出来。刚腾完工人就来施工了。半个多用宁儿才算把门面收拾停当。
   民儿从女儿电话里知道宁儿装修房子的事情,就打电话问宁儿,没说几句宁儿带着哭音骂到:“你死在外边了,也不打电话,也不回家看看!”
   “你一一你能的很么,不是要我滚得远远的吗!”
   “滚你的,你给我早点回来!”
   之后俩口子相互说了很多话,自然也有倾诉了相互关心和思念的话语。
   等待的日子是漫长的,宁儿一个人的时候感到孤零零的,她多想民儿做的饭,炒的菜,做的馍……想到民儿默默所作的一切,想到对自己的好,不由得凄然泪下,默默的哭出了声……
   这种哭声这是宁儿真正享受一份被爱的甜蜜远去后的深深感悟;也是民儿通过电话交流后真正享受了一份被自己女人需要的甜美。
   爱是无比深奥的,没有对错,只有爱与被爱的人知道。

共 387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宁儿上到初中就辍学了,早早结婚嫁给了个庄稼汉子民儿,民儿酷爱泥瓦匠,在镇上建筑队当小工。宁儿闲来无事就跟邻居姐妹摆地摊,去集市上卖些袜子、手绢、毛巾什么的,用架子车拉,用自行车驮,虽然辛苦,收入微簿,但很快乐。由于宁儿聪明嘴甜,物美价廉,很受顾客欢迎,回头客很多,生意忙活起来顾不上做饭,经常买着吃,对民儿经常无端发火,甚至不让民儿去上班,在家里安心做饭,给她生意帮忙。民儿无奈,只好向工头告假在给宁儿忙碌生意,或者在家里料理家务,民儿苦不堪言,心有怨气,经常和宁儿吵架,宁儿只好又放他回工地干活,后来,他们之间经常吵吵闹闹,矛盾不断,之间有了隔阂。再后来,民儿去了内蒙打工,远离了宁儿,宁儿却感到想念他了,家里的活也少了帮手,和民儿通电话也带着哭腔,埋怨过后,倾诉了相互关心和思念的话语。小说通过一对小夫妻之间的生活琐事,警示人们夫妻之间要宽宏大量,互相体贴,不要说伤心的话。也告诫人们,距离产生美,当夫妻俩矛盾难以开交时,应该冷静处理,让时间和距离淡化矛盾,这样恢复夫妻间的昔日爱情很有益处。小说语言朴实,人物鲜活血肉,故事贴近生活,给人启迪,参悟人生!欣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18-07-08 15:40:22
  欣赏佳作,为佳作点赞!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1 楼        文友:朱俊平        2018-07-08 17:35:32
  谢谢刘柳琴老师的编辑,辛苦了!
2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7-08 16:23:48
  欣赏作者精彩小说。两个人在一起时,打打闹闹,分开了,才知道彼此离不开。
回复2 楼        文友:朱俊平        2018-07-08 17:36:50
  迎冬寒梅:谢谢您的点评!
3 楼        文友:剑鸣        2018-07-09 07:46:42
  小说语言朴实,人物鲜活血肉,故事贴近生活,给人启迪,参悟人生!欣赏,谢谢作者!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