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柳岸爱】赵承波与陈细花(小说)

精品 【柳岸爱】赵承波与陈细花(小说)


作者:半刀两断 布衣,406.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30发表时间:2018-07-08 20:39:22


   他“遇上”她那一年,她已经是个有夫之妇。
   但是他说,细花,离了,我娶你!
   一句话,他说出来容易,然而她却挣扎了好久,也痛苦了好久。她知道,他是真心的,可她只有恨不相逢未嫁时。
   他提出来七天期限过去了,她给他的回复是,承波,我爱你,我恨不得每天晚上陪在我身边的那个人是你。可是要我离婚,我做不出来。你知道这事要是闹出来,天不塌下来呀,你知道我们苗族的规矩。再说他其实不坏,只是彼此的性格不太合而已……
   够了!!!
   他打断她,脸上布满了愁云惨雾。他没有发火,转过身,他却笑了笑,他问,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对我?
   她从背后一把抱着他,承波,对不起!如果你愿意,我们一直保持这种关系好吗?
   这样算什么?他还是轻声细语,可是却带有一丝冷笑。
   半空挂着一轮圆月,圆如镜,满城的欢笑。那一晚,原来是中秋。
   无风不起浪,世上无不透风的墙。赵承波与陈细花的事终于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
   知道后反应最大的,当然要算张允笑了。你说他是谁?他就是陈细花的老公。
   其他的我也不说了,细花,我也知道我们的感情是长辈们搓成的。你心里一直都不怎么喜欢我,但是,我现在请求你,请求你停止。停止你们所谓的真爱,停止你们所谓的缘分,停止你们所谓的天长地久。
   反应大归大,但张允笑明白,生气,怒气,都没有用。他虽然没有好好谈过恋爱,但感情这悬乎的玩意,他还是懂点皮毛的。当天晚上一睡下,他侧身抱着陈细花,慢条斯理的说道。
   陈细花几次想说什么,待欲开口,却又梗在咽喉。半夜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哭了。张允笑轻轻地在她脸上擦拭着,一举一动,很温柔,很安静!
  
   二
   经过再三思虑,陈细花决定了。这一次决定,也令她憔悴了。一朵花惨败的时候尚且还有余香,可是一个人憔悴的时候,却是心彻底地碎了。不需要观众,也害怕身边有观众。
   赵承波收到她的分手短信,那已经是深秋,片片落叶满天飞舞。那零零碎碎坠落的,正是他的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陈细花的记忆里。她没有收到他的任何回复,她只是觉得,他应该放手了,他离开了。因为暗地里,她悄悄联系过他的朋友。
   生活依旧在继续,她想他的时候,她告诉自己他会找到比自己更好的。可是她不知道,他因为忘不了她,找了一个只是背影和她相像的女人。可是他也不知道,他越是这样,越是忘不了她。
   终于有一天,他回来了。那是腊月间的一个晚上。
   他满身的酒气,站在巷子口直喊,张允笑,你出来!你出来!
   冷冷的冬风放肆地吹刮着,张允笑刚一打开门,却被醉酒的赵承波扑倒在地。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细花;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好,为了不伤害你,她选择和我分手;你知不知道,其实我和她早有私情。只是她柔弱到,直到你们结婚,她却一直没有反抗。她的心,太善良,她不想让父母难过,不想让你难过……
   赵承波嘴里叽叽呱呱地说个不停,手里的拳头却往身下的张允笑不停打去。
   赵承波,你……你个混球,你起来!……张允笑喊着。
   他听不到,他只是觉得,是张允笑霸占了自己的幸福。
   突然他听到一声尖叫,惊醒了夜的黑。身下的张允笑晕了过去,他一起身,才发现,原来刚才一拳刚好打在了一个男人最重要的部位。
   你满意了?忽明忽暗的灯光中,赵承波一转身看到了木然的陈细花,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细花,我说过,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三
   夜色很不干净,到处透露着凄凉的黑。
   已经是凌晨二点,可是陈细花还没有睡。她已经不想再看窗户外面的黑,可是一转过脸,她却又不忍心地看到病床上的张允笑。
   对不起!她说着,眼角已经滑下两行泪。
   白色的病房里,像是一个充满了死亡格调的空间。她感觉呼吸有点艰难,在他正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她听到了张允笑的声音。他说,我们离婚吧。
   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赵承波的时候,赵承波在电话那头笑疯了。听着他的笑声,她的心却乱极了,她突然感觉自己做了一件错事——一开始就错的事!就像曾经自己一直想买某件衣服,可等真正买了的时候,自己却从来不喜欢穿。
   ——原来,我们享受的,只是那牵肠挂肚的过程而已!
   有时候,我们总是以为自己会很豁达,会很慷慨。对很多自己很爱却又得不到的东西,都会假装不在乎,很潇洒的放弃。
   譬如爱情!然而这一次,这一次当他在民政局面对着那份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他的手,却颤抖了……
   凭什么?凭什么要成全他们自私的爱情?她从来没爱过自己,她的情人还让自己成了一辈子的“假”男人!张允笑越想心里越不平衡,犹豫了半天,他的名字还是没签上去。
   不用签了,我们回去!旁边的妻子陈细花突然说道。
   不,我签!他说,随即写下了张允笑三个字。他的嘴角微笑着,他爱她,真的爱。所以直到现在,他放下一切怨恨,还是希望她能幸福。
   然而就在把离婚协议书交给工作人员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擦”地一下将它撕成两半。他还是做不到,他还是放不下!其实他很想问,细花,你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
  
   四
   细花,离了吗?
   还没走出民政局,陈细花就接到了赵承波的电话。电话那头,赵承波直接了当的问。
   别烦我了好吗?
   从来没有这样过,她不知道到底是愤怒还是痛苦。命运,到底是什么呢?
   细花,晚上我在车站等你,我要带你去一个我们该去的地方。这是赵承波发来的信息,那时候,暮色将近,烟霭漫天。
   陈细花觉得有点可笑。什么叫该去的地方?这世上有那么一个地方吗?是隔世不离世?是平静而不偏僻?是桃花源?
   酒,永远是寂寞者与悲伤者的最佳伴侣。醉了,原本以为就忘了,可是很多时候,事实却恰恰相反。陈细花看着醉倒在双人床上的张允笑,眼睛有些湿润。她想起了结婚的那天晚上,那天晚上,她忘了赵承波,忘记了一切烦恼。她试着抛却一切和他享受幸福与甜蜜,因为他说,细花,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她轻轻地,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到他身上。突然,她听到了他梦呓般的声音。
   ——细花,别走!
   ——细花,你个贱人!
   他叫她别走,他难道意识到她要走?他爱她,可是他又骂她,有史以来第一次。那个时候,窗户外淅淅沥沥,突然下起了雨。
   张允笑类似挣扎地撑起来,他猛地一手拉下套在床架上的蚊帐。他的双手撕扯着,一点一点,撕破,撕碎。继而他一脚踢翻了床头柜旁边的梳妆台,哐当一声,那张结婚照破框而碎。零零碎碎的东西,散落一地。
   这些日子以来——不,一直以来,他太压抑了。他要发泄,他必须发泄。陈细花夺门而出,她哭着,可是却没有声音。
   车站里,人来人往,如同闹市。
   赵承波静静地坐在候车室,可是他的心却一点也不能平静。在抽完两包利群之后,他还是没有等到陈细花的出现。雨,不大不小地还是下着,他紧紧了领口,感觉有点冷。翻了一下日历,原来都马上就过年了。
   正当赵承波准备打车离去的时候,陈细花来了。她的头发又湿又凌乱,灯光中,赵承波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脸上,布满了沧桑。
   细花,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细花,我们去丽江!
   细花,我要给你我曾经许下的未来!
   对于赵承波在耳边的话,陈细花一言不发。车窗外的风景,她看不到。她的心情,犹如这雨夜,湿透了……
  
   五
   丽江,的确是个好地方。正当陈细花打算抛弃一切在这“世外桃源”安度余生的时候,一个电话却又让她痛彻心扉。
   阿波,我怀孕了!电话里,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陈细花听着,心里已经不平静。
   额,你是?我是他朋友,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吗。她试探着问。
   哦,麻烦你告诉他,我怀孕了。我在老地方等他。
   陈细花的心碎了,这一次,是真的碎了。再没有复原的可能了,她幻想过和赵承波不能在一起的任何可能。可是就这一个电话,她却迷惘了……
   怎么回事?当天晚上,她问。
   两个月前认识的,也就是你跟我说分手那之后。他答。
   这就是你爱我?她问。
   她的背影像你!他答。
   那你如果碰到眼睛像我,鼻子像我,嘴唇像我的呢?
   你是不是也要一个一个的去爱?
   赵承波沉默着,竟然不知道如何解释。
   陈细花走了,她坐上了回去的车。一边拨打着张允笑的号码,她一边掉着眼泪。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过期……
   她有点不相信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接连拨了几次,这才死心地合上手机。
   细花,你去了哪里?快到站的时候,她接到了赵承波的电话。
   你回来,我想和你们好好谈谈!陈细花淡淡地说道。——你们?意思是不止他赵承波?
   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那曾是张允笑与陈细花的洞房。而如今的陈设很简单,一个窗台一张圆桌,很显然,它已经失去了卧室的定义。
   陈细花坐在靠窗的位置,左边是赵承波,右边是张允笑。她是在附近的酒吧找到张允笑的,当时他正喝得烂醉,怀里还搂着一个妖媚的女人。最先开口说话的是赵承波,那是在他接连喝下三杯酒之后。点燃手里的一支烟,他目光散乱:细花,关于那个女孩子的事,我已经处理好了。
   我十六岁认识承波,彼此萌生爱意。十八岁,在长辈的撮合下,我认识了你。那时候我不知道人生有的选择只有一次,我也不知道爱情原来是不可以迁就的,我也不知道自私也未必就是辜负众人。陈细花起身搂着张允笑,手中的一杯酒往他嘴边送去。很明显,对于赵承波的解释,她装作没听见。
   悬挂在半空的灯摇晃着,白色的灯光中,却看不清陈细花的脸。
   ——细花!
   ——细花!
   几乎同时的,赵承波与张允笑一起叫道。两人对望了一眼,却又把心里想说的话吞回去了。
   哟,一个女的,两个男的,还玩一挑二呢!有点让人窒息的空气中,突然有个漂亮女人靠在门边说道。张允笑,你还要不要我啊?
   只听得哐嘡一阵破碎声,黑暗一片,不知谁一个酒瓶砸坏了半空的灯。有一个人影,在向门边移去。
   他扯了扯她的衣角,她却低声说,让他去!
   为什么?
   因为他其实一直都是个男人!
   可是那次在医院医生不是说……
   那是他故意要医生骗我们的。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他妻子!
   你让他走是成全他?
   ——不,他的酒里我早已下了慢性毒药!
   我们的酒呢?
   ——也有!
   安静的死去,你愿意吗?陈细花抱着赵承波,她在笑,可是谁也看不见,包括黑夜。赵承波突然紧紧地搂着她,撕去她的衣服,他亲她,拼尽了所有的力气。
   那一夜,原来是除夕!

共 388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悲剧,从一开始就注定,婚外恋,一直是纠缠不清的话题,酿了无数的血案悲剧,拆散了多少个家庭,无论婚外情再美,再冠冕堂皇,但也无法改变是非黑白,既然有了婚姻和家庭,就要有责任,象陈细花和赵承波,当陈细花婚外出轨时,赵承波让她离婚,她也舍不得老公张允笑,但赵承波在拥有另一段爱情时,又念念不忘陈细花,荒唐可笑的是,作为第三者的赵承波上门殴打谩骂张允笑,两个男人都不愿放手,陈细花左右为难,最终三个人都走上不归路。作品很纠葛苦涩,欲罢不能,欲说还休,爱是什么?爱不是只有去拥有,学会放弃,放弃得到物质和人,放开手让心爱的人拥有幸福和快乐,爱应有责任、道义与担当,婚姻在没有大是大非之际,在底线之上时,还是维护的好,是一篇警世之永,推荐共赏。【编缉:中岩】【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1001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中岩        2018-07-08 20:53:35
  问候作者,佳作点缀柳岸,祝生活愉快、创作丰收。
2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7-08 22:11:00
  犹豫不决的爱毁了了两个家庭。
3 楼        文友:长安之后        2018-07-08 22:50:59
  感情的事说不清楚,只能希望感情徘徊的人儿能各生欢喜。问安作者!
不见长安·之后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