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 岸】彼岸花(征文·小说)

精品 【流年· 岸】彼岸花(征文·小说)


作者:茉莉花香香满苑 童生,566.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29发表时间:2018-07-09 10:41:34

【流年· 岸】彼岸花(征文·小说)
   肖雪死了!
   随着“砰”的一声,肖雪从汽车的前引擎盖上面飞了一圈,抛了个优美的弧线重重地落在了汽车的正前方。
   肖雪活着时就总让人津津乐道,没想到死时也这样引人注目,邻居们又有了茶余饭后的嚼料。
   肖雪又“活”了!
   死后的活不知道能不能叫“活”。
   肖雪是在汽车“嘎”的一声里清醒过来的,这个声音让肖雪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周围的人群慌慌乱乱地朝着肖雪走来,嘴里“哎呀,哎呀”地叫着。
   一位脸色惨白双腿哆嗦的年轻人从车里下来,双腿挪到了肖雪身边,颤抖着伸手去摸肖雪的鼻子,吓得肖雪慌忙站立起来躲避,结果身体轻飘飘的,像本来就是一朵云彩。
   然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她发现地上的“自己”一动不动,像婴儿一样蜷缩着趴在地上,一只脚上的鞋也不知道甩到了哪里,紧闭着双眼,两双手直直的朝前伸得老长,像要努力去抓住什么东西似的。没有血腥场面,没有支离破碎的东西,没有疼痛感,要不是越来越嘈杂的人群,那个“肖雪”仿佛自古以来就应该躺在地上一般。
   人们在肖雪的身边呼来喊去,都一副焦急恐惧的表情,有的打电话报警,有的手足无措来回走动,有的在一旁大声呕吐,但全部无视她的迷惑表情,无视她伸出的双手,一个个人从她身体里,手臂里穿插而过,扑向那个“肖雪”身边。
   这是怎么了?肖雪木然地看着自己似幻似真的双手,无法置信这个事实。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是现在的状况?肖雪捂着自己的脑袋拼命回想,越想越头疼,疼得泪流满面,肖雪发疯般猛地站了起来想抓住人问问,结果一个个都从指缝中溜走,任凭怎样努力怎样挣扎都无法触摸到别人。
   精疲力竭的肖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的“肖雪”身边,伤心地哭着,声嘶力竭地喊着,明知道没人理睬还是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是为自己,也是为地上的另一个“自己”。
   其实换在几天前,肖雪也知道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还不如死去。
   不仅别人这样想,自己也是这样想的。曾经割过腕,吞过药,上过吊,痴迷于自杀中,但都被人发现救了回来。后来肖雪慢慢淡忘了自杀的念头,没想到现在却被车撞死了。
   按说,不管怎么死的,殊途同归,也算了却了别人和自己的心愿。但自杀是自己有意识地躲避和赎罪,算主动。车祸多多少少没有防备没有预期,算被动。肖雪心里就这样多多少少有点不舒服。
   有时候现实就是这样现实,给你措手不及的结果。
   对于肖雪来说,早死和晚死,主动死和被动死,因为时间不同,主体不同,有了思想上和意识上的差别,所以心有不甘难免委屈遗憾。
   肖雪眼睁睁地看着赶来的警察把地上的“自己”抬起来,抬到了救护车后扬长而去,自己的手脚却钉在地上,动弹不得,阻止不了。
   到这时候肖雪才不得不相信,自己死了,彻彻底底的死了!
   肖雪无力的躺在那个“自己”曾经躺着的地方。
   天空灰蒙蒙的,没有一丝风,空气粘稠的像面糊,泪顺着眼角无声地流淌着,脑海里千潮涌动,有无数的声音嘈杂回响在耳边。
   肖雪感到无比的烦躁、无比的痛心。自己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死了?三十五岁的年华就这样戛然而止了?不是说人死后都会有引领者来拉走到阴府吗?自己为什么还在这里?肖雪对死去的自己充满迷茫,对现在的自己又忐忑不安,对未来的自己又不知该何去何从。
   天空越来越黑暗,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云层低垂着压在肖雪的头上,压得头昏昏沉沉的,一场风刮了过来,肖雪闭了闭眼睛,感觉自己飘了起来,就像在粘稠的液体里慢慢挪动。
   眼前的画面在肖雪的眼睛里开始曲折重叠,伴随着阵阵耳鸣,肖雪惊惧地感受着这个变化,不仅头痛欲裂,而且身体像被谁肆意揉捏一样痛苦难当。
   忽然,浑身疼痛酥软的肖雪,眼前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
   黑暗似乎对肖雪构不成影响,时间似乎对她也构不成问题,肖雪身随心动,眼前的街道像褪色的旧画册一样古老而落后,房屋变得低矮陈旧,道路也变得狭窄不平,汽车越来越少了,自行车开始多了起来,还是自己最熟悉的大平梁自行车。
   肖雪怔怔地站在大街上。
   肖雪曾经坐过大平梁,不止一次的坐过,因为她喜欢让培海带着在午夜里兜风。
   而此刻,肖雪是肖雪,她是她。
   自行车叮叮当当地从远处响来,载着培海和她从眼前一晃飞过,她回头说着什么,培海温柔地低头倾听着,不大的小镇在午夜只属于他们两个人。
   肖雪承认,是自己一厢情愿追的培海。而且追得辛苦百倍,千难万险,甚至用别人的话就是丧尽天良。
   第一次见培海,是姐姐肖雨被姐夫培海接走的那天,培海眼睛里无奈又牵强的微笑,有一股潜在的反叛的微光,折射在十六岁的她的心里,就此她的心就化了,化成了一滩浓浓的咖啡,泼在了培海的身上,培海走到哪里都带着她点点难以抹去的心。
   她的心莫名其妙的也随着姐姐的出嫁空了一块,不,准确地说是,荒芜了一块,像长满刺刺挠挠的草,剌着她的小心脏即痒又痛。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看多了琼瑶小说的她,把自己归为了青春期的少女情怀,连着两天懒洋洋地躺着。
   姐姐走了,她孤独地坐着,两眼没有目标地看着窗外,阳光的光线斜斜地照在窗户边的床上,姐姐睡觉的一边冷清孤寂,连光线里飘舞的灰尘都懒洋洋的。
   肖雪站在窗外,朝年少的她挖了一眼撇了撇嘴角,愚蠢的女孩。
   肖雪看到了墙上贴着从挂历上撕下来的明星照,这些都是她最喜欢的明星照。而且只是一个人的明星照。
   肖雪陷进了回忆里。
   她满脸通红兴奋地拿着挂历本跑进屋里,姐,猜,我找到了什么?
   肖雨慢条斯理地抬头看了一眼妹妹放光的眼神,说,不用猜,天意的照片。说完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摇了摇头。
   她没有被姐姐的表情击败,而是转身寻找浆糊继续自己的幸福。
   肖雨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大声说,两个小姑娘的房间都贴的大男人的照片,像什么样子,你喜欢人家都走火入魔了,捎带地也让看见的人说我不沾嫌,看我今天不给你都撕下来。
   说着就伸手去墙上抓挠。
   她赶紧拉着姐姐的手,随即抱住姐姐的胳膊,姐,姐,好姐,一副照片换一双鞋垫,成吗?
   姐姐眨了眨那双永远睡不醒的眼,觉得还合算,停止了抓挠。
   她一看这招奏效,哼唱着把照片贴在墙上。
   她在姐姐出嫁后,看着墙上的海报,躲躲藏藏地想着一些自己的心事,看着想着,想着看着,突然觉得天意变得熟悉了,好像身边人一样熟悉,肖雪不错眼地盯着,从脑海里飞出一张脸扑上墙去和天意重合了,她羞得好似有人窥破了心思,赶紧拿被子盖住了眼睛。
   其实,肖雪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对培海这样动心,从一开始就错了,并且错得一塌糊涂。对这段感情,她挣扎过,躲避过,也试图通过频繁谈朋友转移过,可一切都是徒劳,像圆规画图一样,绕绕,绕绕,终究在最后回到了原点。
   肖雪知道就是这时候有什么东西,已经改变了曾经的自己的人生轨迹。肖雪努力想提醒那个显得落寞的她,可是为什么心跟着抽搐成了一团,而这时间的疼更多的是经历后的心酸心碎。
   她比姐姐小三岁,长相像极了林黛玉,有时候多愁善感起来堪比林黛玉,只是从小特别沉得住气。
   而姐姐肖雨却是与她长相有天壤之别,娘总是说,大姑娘是“受苦命”,只知道做、吃、睡,没有第四样。而小姑娘是“绣楼命”,心灵手巧,啥都会,只可惜生错了地方。
   而肖雪与培海的故事开始拉开了最不应该演出的帷幕。
   培海寡言,有时候像没长大的孩子。
   他不想走父辈们“掂着瓦刀走天下”的老路,没有文化的培海第一次把脚伸进了“商潮”里,在八十年代末的“商潮”中像初学游泳的人一样左扑右挡,卖音响,卖服装,甚至卖煤炭、卖铁,戳七倒八想捞自己生命中的第一桶金,但毕竟年少轻狂,不懂经营,给撞得头破血流铩羽而归,最后由父亲强制着并出面借钱给他开了个小商店,培海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
   培海对父亲安排自己的命运有天然的叛逆心理,但又有不得不接受的无力感,起源就是自己的婚姻。
   焙海对自己的婚姻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在自己荷尔蒙刚开始发育的时候,满脑子的风花雪月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想想,一个比自己大三岁的媳妇来到了身边。父母告诉独生子培海,女大三抱金砖。好好过日子,先成家再立业。
   从小听话的培海就这样开始了属于自己只有“性”没有“爱”的婚姻生活。紧接着儿子出生了,培海把心思都加到了儿子的身上,一定得让儿子过更好的生活,有更丰富的人生。
   为了儿子的“更好”“更丰富”,培海这次又不得不接受了父亲的安排,开商店。
   一般这样的小商店都是夫妻配对,开门营业,笑脸相迎,丈夫管购货,媳妇管经营,两个人一起往自家“篮子里”挖草,配合默契,相得益彰。可自己的这个媳妇,围着锅贴倒是一把好手,可性格木纳,脾气肉性,肯定一百个不合适。
   初中毕业没有事做的肖雪走进了培海的生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感情超越了世事的纷扰,就如开在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彼岸花”一般,虽妖艳迷人,但一开始就带着“死亡”的气息。
   商店因为有了肖雪的加入生意红红火火,每天肖雪把里里外外都打扫得一尘不染。
   盛夏的一天傍晚,西山的晚霞发出玫瑰色的光芒,本来黑黝黝的西山在晚霞的映衬下又亮了几分,商店门口的树上知了还在不知疲倦地鸣叫着,门口的路上不时呼呼地跑过一辆汽车。
   肖雪拿了把塑料扇坐在商店门口,轻轻地摇着,抬头看了看天空,想着外面可能有一丝风,结果比屋子里还闷热。培海去送货也该回来了,肖雪伸长脖子又看了看路口,还是没有培海的人影。
   肖雪摸了摸额头的汗索性回到了屋里,随手拿了一本杂志翻了几页,里面的模特都只穿着三点式,露着曲线诱人的身材,肖雪想着自己要是也买个这样的衣服穿一下,不知道会不会凉快,又想着凉快也不能穿,穿上还不羞死个人。羞归羞,肖雪还是在心里偷偷想了一下自己的样子,一下子脸红得像西山的晚霞。
   正沉浸在自己羞涩里的肖雪忽然被熟悉的三轮车“突突”声惊醒过来,肖雪知道培海回来了,赶忙倒了一杯凉开水,拿着就走到了门口,培海笑着看了一眼肖雪没有说话,肖雪也没有说话,看着培海的眼睛只把手里的水往前递了递,培海拿过水杯一饮而尽,拿手背擦了一下下巴,又笑了笑把空杯递给了肖雪,继续解栓货的绳子。肖雪也笑了笑转身走进了商店。
   肖雪和培海是同龄人,又是姐夫和小姨子,最开始觉得两个孤男寡女地在一个屋子里,都不知道说啥合适,深了不行,浅了也不行,肖雪有心调侃培海两句,可又怕培海觉得自己轻率,所以索性就能不说就不说。结果俩人经常说话做事不谋而合,现在已经不需要语言的沟通,只是一个微笑和眼神就能看出对方的心理活动。比如肖雪就能看出第一次培海笑是回答了自己,回来了?回来了。累啦吧?没事,不累。又看出培海再次笑是表示,不好意思,还得让你给我端水。肖雪笑也是回答培海,没事,你忙了一天,一杯水而已。
   天彻底黑了下来,肖雪打开了电扇,把饭摆到了桌子上,想了想又拿了一瓶啤酒放在了培海的跟前。培海也没有用启瓶器,直接拿牙一咬把啤酒打开了,昂头一饮子下去半瓶。肖雪是个会生活的女孩,简单的饭也做得活色生香。都是家常便饭,一样自家菜地里采摘的,可培海就觉得不一样,一盘凉调黄瓜青是青白是白,几瓣西红柿点缀其中,看着就清爽开胃,一碗稀饭也是浓稠得宜,几片野“米谷菜”飘在粥上,喝一口清香入口,培海习惯性地用筷子在碗底捞了几下,香香糯糯的花生米就挑在了筷子头,培海惬意的嚼了嚼,香。培海就喜欢这样的粥饭,干一天活,又渴又饿,最盼望的无非就是一顿可口的饭菜,可妻子何时这样为自己操心过,爱吃不吃。想着,培海不觉得就抬头看了一眼肖雪。一晕灯光下,肖雪弯着修长的脖子在小口嘬着稀粥,眼睫毛在鼻梁上投下了弯暗影,白嫩的脸蛋泛着微微的光泽,娴静的样子与姐姐截然不同,培海不知道为什么姐妹两个还能这样迥异,不觉得就看呆了。
   肖雪感受到了培海的注视,羞得一口粥噙在嘴里忘记了下咽,结果烧着了舌头,慌忙把粥吐在了碗里,培海一看笑得前仰后合,好像看见了世上最好笑的一幕,肖雪伸出舌尖用手扇着风,嗲怪地用眼睛挖了一下培海,培海看着肖雪红润俏皮的丁香舌尖,觉得似乎一道闪电击中了自个的心脏,一下子呼吸困难,口干舌燥。培海“咳咳”了两声,低头呼呼喝着粥,掩饰着自己狼狈的神态,可肖雪看出来培海的掩盖,因为培海忘记了吃菜吃馍。
   月亮升起来了。
   肖雪心里像月光一样洒满了温润的柔情,多想这样和培海三生三世。管他什么世俗道德,管他什么流言蜚语,只想这样静静地坐到天荒地老。可肖雪不敢漏出半分,赶紧放下碗说了句,我走了,碗我明天早上收拾。说完推起屋门口的自行车一偏腿骑上车消失在了黑暗里。

共 915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姨子爱上了姐夫,这段有违伦理的孽缘该如何处理?这篇小说探讨的正是这样一个话题。肖雪爱上了自己的姐夫培海,在帮姐夫看商店的朝夕相处中,俩人的感情逐渐升温,终于走到了一起。他们的爱情像彼岸花一样带着死亡的气息,受到了所有人的指责,可这些,却坚定了肖雪和姐夫走到一起的决心。但肖雪最终还是醒悟了,结束了这段不应该开始的孽缘。醒悟的原因却是缘于一个梦。梦中的肖雪出车祸死了,漂移的灵魂回忆了自己当年的一幕幕,自己的痴迷,姐姐和母亲的痛苦,姐夫培海的内疚不安,村人的指指点点,这一幕幕清楚地展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作为过来人的肖雪迷惑了,终于在意识到眼前这一切是一个可怕的梦境的时候,她认真的审视了自己的情感,毅然选择了回头,像白色的彼岸花所昭示的那样,开始了自己的新生。小说的构思极为精巧,开头以“肖雪死了”这一句,成功地吸引了读者的阅读兴趣,也激发了读者探寻真相的好奇心。中间灵魂的出现让人误以为这是一篇玄幻小说,但事件的前因后果展示在读者面前的时候,肖雪及时地梦醒,让读者狠狠地松一口气。至此,真相大白,一个严肃的社会话题伴随着肖雪小儿女的情态画上了句号,极具感染性,在人心情轻松的同时引人思考,有很深的教育意义。佳作,荐阅。【编辑:素心如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1001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素心如玉        2018-07-09 10:42:25
  拜读佳作,欣赏学习。
   感谢赐稿流年。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
素心如玉
2 楼        文友:浩歌        2018-07-09 13:09:03
  细腻的情感游走在字里行间,像一朵朵神秘的彼岸花,托起一个灵瑰,重新审视自己。小说构思精巧,意境缥缈,每一个小细节都不乏美感。
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09 15:38:35
  构思很巧,语言诗意,情感的纠缠,人性的挣扎,良知的回归。
   彼岸花美丽无比却有毒,能毒死人。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佳作,赞莉花。
4 楼        文友:茉莉花香香满苑        2018-07-09 16:42:23
  感谢各位老师们的鼓励和支持,请喝茶????
5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1 22:49:25
  茉莉的作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亮点,是不可复制的,那就是你的语言。你的叙述方式,茉莉体,对吧?
   坚持自己的优点,静静写,再来一篇啊,期待!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