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希望(小说·家园)

精品 【八一】希望(小说·家园)


作者:尚思华 布衣,300.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04发表时间:2018-07-09 14:06:47

【八一】希望(小说·家园)
   一
   周丽的恶梦始于她十七岁那年,那段经历改变了她的人生。她曾经无数次告诉自己那是一场噩梦,梦醒了,一切也都过去了。可是每一个梦醒时分,她依然看不到阳光,看不到希望,她以为她的人生从此以后再无光亮……
   周丽是家里的老二,上有姐姐,下有弟弟,父母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她早年在本村上到小学毕业,因为成绩一般,觉得读书无用,所以就辍学了。又因年龄太小,加之父母疼爱,周丽在家里玩了几年。直到十七岁那年,周丽看到本村的哥哥姐姐们都出去打工挣钱了,十分羡慕,她便和父母亲商量自己也出去闯荡闯荡。父母嫌她年纪小,坚决不让出去;然而她打定主意,给父母留下一张字条,带上偷偷整理好的行囊,揣着自己多年攒下的“小金库”,踏上了旅途。她满怀欣喜,离开了家乡。
   她跟着本村的一个姐姐,坐上了南下广州的火车。火车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睡觉打鼾的,上厕所的,冲泡面的,打牌的,还有售货员推着推车来来去去。周丽不住地四处张望,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心里充满了兴奋和好奇。她抬头看见对面是一个抱孩子的大嫂,丰满,憔悴。孩子在妈妈怀里安静地睡着了,周丽仿佛自己也回到了母亲怀抱,一种甜蜜的温暖在身体里流淌着。桌上放着很多吃的:面包、鸡蛋、水果……周丽目不转睛地看着,肚子越来越饿,令她难以入睡。她推了推本村的姐姐:“姐姐,你醒醒,我们买点吃的吧,我饿了。”本村姐姐从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泡面,二人狼吐虎咽地吃了。吃饱了她也困了,这才抱着大大的背包沉沉地睡着了,等她们醒来时火车已经快到站了。
   天,还没亮。第一次出门,不知道往哪里走,她和姐姐只好坐在火车站,等待天亮。
   太阳出来了,他们找到老乡。本村姐姐顺利进了厂,周丽因为没有初中毕业证也没有技术暂时进不了厂。她只好暂时找了一家私人饭馆干杂活,将就有口饭吃,有个安身之处。周丽年龄小了,又没有经验,老板嫌她干活慢,管她吃住之外,每月给她少的可怜的一点工资。这时她才体会到母亲的话: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打工的艰辛让她时常思念家乡,思念亲人,于是周丽决定在腊月二十三这天回家。
  
   二
   小年这天,周丽带着提前买好的车票,欢欢喜喜地去了车站。候车室里一位大腹便便的大叔来到她身边,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亲切地对她说:“小姑娘,回家呀?”周丽看他很慈祥,不像坏人,就点了点头。那位大叔就乐呵呵地对她说:“姑娘,我在这里开了一家饭馆,年关这几天生意兴隆的很,人手忙不过来,你能帮我到店里刷刷碗吗?我一天给你开100元,怎么样?”周丽心想:这活也不累,工资这么高,回去也是玩,晚几天回家也行,于是就高高兴兴地说:“大叔工资每天兑现吗?”“当然了。”那位大叔就带着周丽来到火车站后面巷道的一间小屋里。周丽刚一进门,两个彪形大汉猛然上来,一人捂住周丽的嘴巴,一人夺掉她手中的包,扔在地上,然后拿过绳子,二人合作捆住她的手和脚。周丽惊恐地看着他们却动弹不得。
   四周逐渐安静下来。周丽被塞入一辆汽车,茫茫夜色里,汽车驶向了远方。又困又累的周丽昏沉沉地睡着了。睡梦中,她感觉有人喂她喝了水,随后就又睡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第一眼,发现自己在一处陌生的小屋里。屋子里一片狼藉。破旧的被褥凌乱地散放在墙角,潮湿的空气中散发出一股股霉味。在她的对面是一个身形瘦弱的男人。蓬乱的头发,深陷的眼窝,薄薄的嘴唇,浑身脏兮兮的衣裤皱皱巴巴的,活脱脱一副乞丐模样。周丽惊恐地盯着他,他只是傻乎乎地笑……
   门“嘎吱”一响,进来一个老妇人,同样的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儿子,你有媳妇啦,花了五千块呢。”老妇人咧嘴笑着说。
   男人没有言语,只是用眼瞅着周丽。
   周丽一惊,这才反应过来:她被拐卖了,被那位慈祥的大叔拐卖了!他们把她迷晕后送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方。他们不是开饭馆的,而是拐卖人口的!周丽心一紧,眼一黑,一阵眩晕袭来,她软绵绵地倒下了……
   再醒来,睁眼便是那个瘦瘦的男人。他端着一只破旧的碗,盛着稀粥,一碗米粒很少的粥。
   周丽流着泪不肯吃,生气地推了男人一把,男人一个踉跄,“咣当”,碗摔在地上,碎了。
   老妇人闻声进来,男人笨手笨脚地在捡碎碗片。
   她顿时发怒了:“小妮子,刚来我家就打碎碗,真不吉利,打死你!”边说边拿起旁边一根手腕粗的木棍朝周丽打去,周丽在地上翻滚着,哀嚎着。
   男人扑过去挡在周丽身前,“别打她,是我不小心把碗弄碎的,不关她的事。”
   老妇人疑惑地看着他:“真的?”
   “真的。”男人斩钉截铁道。老妇人骂骂咧咧地转身出去了。
   “还疼吗?”男人心疼地望着周丽。周丽没说话,整个人缩成了一团,眼神迷茫,仿佛被掏空了一般……须臾,她突然“扑通”一声跪下,对着男人磕头如捣蒜:“大哥,求你了,让我回去吧!我是被他们拐来的,放我回家,我让家里人加倍还钱给你们!求你放我走吧,我这辈子都会感激你的!”
   男人面有难色:“我,我很喜欢你,再说了,我娘也不让……”
   周丽心如死灰。
   “我饿啦,有东西吃没?”周丽有气无力地说。
   男人惊喜地看着周丽,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要求吃东西呢。他乐呵呵地跑出去,不一会便捧来一碗粥。一样的清汤寡水,周丽眉头皱皱还是喝了。
   第二天,老妇人张罗着给她和男人摆了几桌,就算成亲了……
   周丽一直想找机会逃跑。可是一家人不离身,时刻跟着她;周丽不敢反抗,这里的人比较抱团,一有逃跑的,全村都会去追,追回来就是一顿毒打。她曾听到在寂静的夜晚传来女人凄惨的叫声……
   每天都是望不到头的黑暗。回家,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勇气。
   好在男人对她很好,每天干完活都会去后山捕鱼,捕回来的鱼只给周丽一个人吃。男人还有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傻哥哥,每次周丽吃鱼他总是坐在旁边傻傻地看着。
   有一次,男人想亲近她,周丽抵死不从,才避免了一场灾难。
   日子就这样艰难地熬着。公公和婆婆对她时时防范;她仍一心想着逃跑;傻男人则一门心思地对她好……
   潮湿的环境,贫困的家境。公公和男人每天都在地里忙活。农忙的时候,婆婆也要下地,周丽也被迫跟着他们出去干活。各种辛苦的活计,她慢慢也学会了不少。男人总是捡重活干,怕她累着,晚上给她烧水洗脚,慢慢地,周丽不再排斥他。她开始跟男人对话,像一对普通朋友一般。
   又一次进山锄地,太阳照得毒辣辣的,晒得人心烦意乱。周丽烦躁地坐在杂草丛生的地上,拎起一只水壶,大口地喝着水。
   突然,周丽身后有响动。男人定睛一看,一条蛇正在对周丽吐着信子,随时都有袭击她的可能。他本能地扑过去,挡在周丽前面。
   蛇一下子咬住男人,周丽吓得向后退去。婆婆看到儿子被咬,拿起镰刀把蛇砍成了几段。然后心疼地抱着儿子,就要吸毒……
   周丽在一旁吓得瑟瑟发抖。男人朝她笑,“没事啦,是草花蛇。我好啦,不用担心的。”周丽咬着嘴唇,重重点头。
   他救了她,她很感激。
  
   三
   男人在家里休息了好几天。他总是没精打采的,只有见到周丽时才会笑。周丽被安排在家里照顾男人,婆婆公公和傻哥哥都下地了。
   她终于有机会逃出去了。
   男人的家人前脚刚出门,周丽就开始偷偷摸摸地收拾东西。带着身上仅有的一点钱,蹑手蹑脚走到男人床边。男人睡着了,轻轻地打鼾,周丽看了他一眼便急匆匆离开了。
   周丽小心翼翼地走着,凭借着模糊的记忆和直觉,审慎地寻找出村的山路。她很激动,心里满是期待。山路崎岖,到处是坑坑洼洼的沟壑,她走得战战兢兢。
   不知走了多少道沟,翻过多少道坡,到中午时候还没有走出大山。周丽脚也磨破了,衣服也汗湿了,口干舌燥。她好想走进玉米地里,歇一歇。可是她不敢,她怕被人发现,更怕家里人知道追上来。她努力地向前走着。突然听见远处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定睛一看,不好了,只见山坡的上下左右到处有人高喊自己的名字。周丽心想:完了,这次被他们逮住了,非把我打死不可,只有钻进山洞躲躲了。于是周丽拖着精疲力竭的身体,顺着玉米地沟爬到山腰的洞里,用树枝堵住洞口,屏住呼吸。她清楚地听见有人说:逮住以后把她的脚筋挑掉,让她永远不会走路。这时她突然听见男人的声音:“周丽,周丽呀,你出来,我不会打你的,也不让别人打你,你出来吧!”听了男人的话,周丽哭哭啼啼地从洞里爬了出来,扑通一下跪在男人面前,男人急忙一把抱住周丽,眼泪汪汪地说:“周丽,我好担心你呀,你不要走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男人拉着周丽,在村民们的谩骂声中又回到那个破旧的老屋。婆婆露出一脸怒色说:“你这妮子,好吃好喝待你,你还跑,你怎么就没有一点良心呢?……”这次逃跑不成,惊动了乡里,家人对周丽的看管更严格了。晚上睡觉时,公公婆婆直接睡在外面的地上,那个憨哥哥就睡在门外,三层保险周丽根本就走不出去,无奈,她只好屈从男人,不再抗拒了。
   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不知不觉三个月过去了。一天早晨,周丽起来以后喝了冷风,不住地呕吐,早饭后吐得更厉害。婆婆高兴地说:“我儿子要当爹了,我有孙子了。”男人坐在那里,眯着眼笑着。傻哥哥也跳起来拍手大笑:“我们家要添新人了。”从此一家人放松了对周丽的监管看护了。
  
   四
   周丽的肚子一天天地凸起,全家人都改变了过去的态度,真正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周丽,周丽的心也稍稍地踏实了一些,不再担心有人会欺负自己了。到了收割的季节,男人要去街上买东西,周丽也想去,她仍然不甘心在这里永久地呆下去。于是就高兴地拉住男人的手,亲切地说:“哥,我想去看看有小孩的衣服没,买一些。”男人就请示自己的父母说:“爹、妈,我想带周丽上街看看。”婆婆看在周丽已经怀孕的份上,就没有说什么。第二天早上蒙蒙亮,男人就带着周丽出门了,他们一起买了许多农具和生活用品。买完了东西,男人说:“周丽,我们早点回家,省得爹妈操心。”周丽爽快地答应了。等走到邮局门前,周丽灵机一动说:“哥,我憋得难受,要去厕所,你在这等我一下吧?”“嗯,快去快回。”男人没有迟疑地答应了。周丽迅速上了厕所,趁男人不注意,溜进了邮局的工作室,买了信封邮票,写好地址,交给工作人员,又匆匆地溜出来。
   周丽的父母通过信封上的地址和邮戳,知道了女儿被拐卖的地点,喜出望外。通过当地公安部门,层层上报,又请示省公安厅,沟通省与省之间的联系,经过两省的协调,周丽的父亲,大姐以及公安局的人一起到她婆家去接她了。当警车开到家门口,周丽的婆婆知道事情败露了,一把从周丽怀里夺过小孩。男人“扑通”一下跪在周丽面前,当着周丽家人和警察的面眼泪直流:“周丽,你想走就走吧,但是孩子你不能带走,他是我们家的命根子,你想他就常来看看他。”周丽也哽咽着说:“警察同志,爹,我要带走我的孩子,他还在吃奶,他离不开我。”周丽的姐姐果断地说:“孩子是人家的后代。你还年轻,以后还会有的,我们千里迢迢来接你回去,就是希望你以后有个好的归宿。”周丽的婆婆这时也给周丽跪下了:“看在我们家穷娶不上媳妇的份上,你把孩子留给我们吧,我给你磕头了。”车缓缓地开走了,男人站在原地一直张望。周丽坐在警车里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激动,心酸,还有隐隐的不舍……
   周丽回到了日夜思念的家,跟她两年前离开时一样,充满了熟悉和亲切感。父母姐弟欣喜若狂,亲朋好友也都不断地来看望。热热闹闹了一段时间后家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周丽不喜出门,整日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她时常在夜晚想起自己的孩子,那个跟自己血脉相连的儿子,也会想起那个偏僻的山村,和那个曾经关爱过自己的男人。
   生活了两年,周丽已经熟悉了那里的一切。她由一个天真纯朴的女孩变成了一个农妇,那个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成了她日夜的牵挂,还有那憨憨的男人也出现在她的梦中。曾经她以为那是场噩梦,她恨透了那个拐卖她的大叔和那两个男人,他们毁了她的希望,毁了她的人生。可是现在,她茶饭不香,夜夜难眠,她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周丽写了封信,寄往那个偏僻的山村。等待的日子里她似乎听见了男人和孩子亲切的呼唤……

共 468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耐人回味的小说。小说描写了周丽十七岁时从农村南下广州打工,她腊月坐火车准备回家时不幸被人拐卖到山村,成为一个男人的妻子。周丽逃跑过一次,可是没有成功,虽说男人对周丽很好,还救过周丽,但是周丽仍然想念她的家乡和亲人。周丽后来怀了男人的孩子,跟随男人去上街买东西时通过邮局让家人知道了自己的行踪。当警察和周丽的家人来接周丽时,周丽不得不留下孩子痛苦地离去。后来周丽思念男人和孩子,她突然发现原来男人和孩子才是她最牵挂的。小说文笔流畅,有感染力,情节合理,脉络清晰,全文紧紧扣题。欣赏佳作,感谢赐稿八一文学!【编辑:紫凝雪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200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紫凝雪芙        2018-07-09 14:08:18
  祝福问好作者,感谢赐稿八一!
回复1 楼        文友:尚思华        2018-07-09 15:21:22
  谢谢编辑在大热天,牺牲自己休息时间,辛苦修改编撰。祝好人一生平安!
2 楼        文友:紫凝雪芙        2018-07-09 14:09:03
  一篇耐人回味的情感小说,故事性强,有感染力。
3 楼        文友:今生何求        2018-07-11 18:36:58
  令人难以言明的结尾,发人深省,令人深思。好文章。拜读了。
今生何求
4 楼        文友:紫凝雪芙        2018-07-12 21:21:02
  恭喜小说获精,期待精彩不断!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