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遇见】乡情(小说)

精品 【晓荷.遇见】乡情(小说)


作者:云端轻舞 举人,3379.5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54发表时间:2018-07-09 19:06:20


   一
   偏僻的晋西北地区,有一座葱茏的大山,山坳里有一个不起眼的自然村庄,叫枣庄。这里地势险峻,又十分隐蔽,恰像钻进大山腰里的世外桃源。要是不仔细观看,准不会发现这儿还藏着一座村庄。村子呈“人”字形,说粗俗点,活脱脱一条大男人的裤衩,分东岔、西岔,绰号裤衩村。听老一辈说,抗日战争时期,枣庄是最好的藏身地,钻进“大裤衩”,日本人三天三夜也找不到。村子出口是一条通往大河头乡的土路,有一棵老得弯下腰的大槐树,是人们夏天乘凉唠嗑的好地方;也是村里的最佳“岗哨”。只要坐在大槐树下,进出村子里的人一目了然。
   裤衩村全村一百多口人,大都住在以崖畔为依托而修建的土窑洞里,远远望去就像大山一双双黑咕咙咚的眼睛。一条小河夹在两岔中间,将村子分割开来,也给村子里增添了无限风景:夏天是儿童的水上乐园,女人的洗衣场,冬天是孩子们的天然溜冰场。
   住在东岔的路步通一生真是坎坷,他的父亲生性耿直,有口无心。一九六六文化大革命那年,老天爷和人作对,几个月没下雨,火辣辣的太阳像口大火盘,盖在地面上。庄户旱得不出头。生产队照例上工时要背毛主席语录,他父亲说了一句:背语录也解决不了干旱,还不如拜菩萨。这句话让住在西岔的枣望父亲听到了,告了他父亲一状。这可了不得,大队立即捉了他父亲,得到证实后,大会批斗并宣布定为现行反革命。路步通从小学习很好,由于父亲受管制的原因,上到初中就被剥夺了读书的权利,只得回家务农。由于出身和贫穷,长到成家的年龄谁家正常闺女也不愿意嫁过来,父母愁得差一点上吊,千方百计托人求情,最后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患小儿麻痹症的女人。路步通虽然不愿意但还是拗不过父母,勉强成了亲。第二年,女人还争气,顺利生下一男孩,这给晦气的一家带来了欢乐。路步通苦思冥想了几天给儿子取了个响亮的名字——路政威。政威长到三岁的时候患病的母亲又撒手人寰,丢下一家子上有老下有小,日子过得凄惶。
   枣庄土地贫脊,村民只得靠种植糜黍土豆生存,交通又不方便,卖点东西换钱还得人背。路步通身材高大,体魄健壮,干活有得是力气,加之人缘比较好。他带头招呼当地的村民修路,大家为了各自的方便也都出力。每道梁修出一条可以通过一辆小车的弯弯曲曲的路。虽然不算通车路,但起码可以通牛拉车。路步通引进美葵,美葵耐旱高产,是城市人闲暇时节的最好消遣品,也是待客的佳肴食品。路步通认真施肥,除草,绿油油的美葵,圆盘似的,黄灿灿的摇头晃脑成熟了。饱满的豆粒儿一堆堆,一车车拉回来。几年下来他的目标里吃饱穿暖已经没有吸引力,发誓要培养儿子走出大山,过上城里人的日子,享受城市人的生活。他常常教育儿子有苦才有甜,要想一睁眼就看到火车、汽车;一抬腿就走在柏油马路上,必须好好读书。儿子在他的教育下成绩一直很好。时间在春夏秋冬中悄悄溜走,一眨眼小政威已长成帅气的大小伙,上了县城高中。
   暑假,住在西岔的枣家的女儿枣花在县城上高中,也回来了。枣花是枣望老汉的掌上明珠。她和路政威从小就是玩伴,加之乡镇上初中的时候两个人就是同学。由于两家大人的矛盾影响着两个孩子的正常往来。见面总是偷偷说上几句话,然后转身离开。枣花回来也帮父母干点活,挑水捡柴什么的。村子里的人都到村东头这眼旱井里挑水,路政威也从县城回到村子里度假,一大早也来挑水。当他发现枣花眼睛一亮喊了一声:“枣花!”他盯着枣花红色褂子,绿色裤子,大辫子齐腰。那么可爱那么漂亮,他的心头不由得一热,已把父辈们的恩恩怨怨抛在脑后。枣花何尝不是呢!她放下水桶,双手胸前撑起扁担,笑着迎接路政威的目光:“路政威,是你啊,回来了?”路政威放下扁担笑着说:“你不也回来了,没去勤工俭学?”二人好像久别重逢的旧友,唠起了学习情况。
   二人从早上太阳露出鱼肚白到太阳一竿子高也说不完。枣望老汉以为枣花水桶掉井底了,着急了,跑来井台找女儿。看到女儿正和路家小子说说笑笑,他气不打一处来:“枣花,回去!”
   枣花、路政威二人同时寻找声音发出的方向,枣花看到爹一脸怒气,吓得挑起水就溜。
   二
   枣花和路政威在一起说说话,本来没什么事,让枣望老汉一撺掇就让村子里的人传得沸沸扬扬。枣花爹追回了女儿,一屁股坐在窑洞门口的破凳子上。手里拿起一块黄色的玉米面窝窝,掰开一半往嘴里送。刚下咽感觉喉咙里有一根针,刺得他满眼泪流,浑浊的两只大眼睛捏着窝窝头的手有点颤抖。老伴不明白枣望什么原因,也不敢问。她没能为枣家生得男孩,也觉得理亏。女儿终究是外人,“咚噹”一声炮响,女儿就送了人,可以说枣家断了香火。让冤家对头路步通经常嘲笑:老绝户,老头子心里肯定不舒服。要是有个男孩能这样窝囊吗?
   “老头子,喝口汤。”老伴端来了一碗汤。枣望看了一眼,低下头。老伴蹲下,挨着丈夫叹了一口气,想安慰什么,又怕惹得丈夫生气。再看看女儿,嘴嘟起来也默默无语坐在炉台上。她捋后一丝垂下额头的头发,在洗得发白的蓝色上衣襟上擦了一把手,拿下丈夫手里的窝窝头:“老头子,我们花儿也是念书的人,皮肉嫩,干不了挑水劈柴的活,你就不要生气了。女儿念成书以后有出息咋俩也跟着享福。”
   “哪跟哪,胡扯!”枣望嘴角抽得老高,好像有天大的憋屈。使劲看看天,今天的太阳还和昨天现在的一样,白花花的光亮刺得他眯起了眼珠。屁股蠕动一下,看着老伴:“我们要让村里人看笑话了。”
   “咋啦?老头子,你可别吓唬我,还有比没儿子的事更糟糕?”
   “咱闺女和路家那灰小子(坏小子),让人们看见找对象,风言风语能好听?”
   “有这事?”
   “你问闺女去!”枣望说完,背过脸抽起了旱烟。耳朵里“咝啦,咝啦”的声音走过来,转头看到女儿枣花站在门口,用委屈的眼神看着父母。
   “爹,妈,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和路政威说说话怕甚?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见面说说话就让人风言风语,那人和人还能相处不?你们大人太复杂了。”
   “你一个姑娘家和一个灰小子有甚说上的?你是故意气你爹,你不知道路家和咱家是死对头?”枣花妈妈完全明白了老伴生气的原因,来了后劲数落女儿。
   “妈妈,人家路政威怎就成了灰小子了?人家长得周正帅气,要模样有模样,要学识有学识,你们大人们有矛盾看着路正威也不顺眼?”
   “看,看,看,念了几天书翅膀硬了,敢顶嘴了?”枣花妈妈故意大声数落女儿,一边数落一边使眼色。枣花明白妈妈是顺爹的心,扭头回去帮妈妈洗碗去了。
   路步通也听说枣家女儿枣花和他儿子有来往的事,他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他脸上泛起了红光:嘿嘿,看你枣家说不定给我路家养了一口人。你枣望还敢跟我较劲?这些话只是心里想,不敢说出来。好好攒钱,给儿子娶媳妇啰!他来了后劲,下地劳动拉田送粪买了头小毛驴,把小毛驴精心打扮起来,脖子上挂上了铃铛。小毛驴“得哒得哒”的驴蹄声与脖子里“叮当叮当”的铃铛声如同一曲让人亢奋的交响曲,传遍东岔至西岔。路步通摸一把山羊胡子,拍拍褐色上衣的尘土,焦土似的脸膛洋溢着班师凯旋的兴奋。
   春夏秋冬,日出日落,枣庄的农民背着太阳出门,顶着月亮回家。日子依然平平淡淡,就像村中沟那条小溪平平淡淡流淌着。不同之处就是路步通的父母与村子里的一些老年人相继去世,自然是不可抗拒的。枣花、路政贷款助学都已经大学毕业了。村子里一下子出了两个大学生,好像给村子增添了无限光彩,老人们看山山美丽,看水水温和。
   枣花农科大学毕业,将来分配到农科院上班。父亲对她的选择很不满意,脸唬得黑铁似的:“为甚不给爹念个好点的学校,和农字沾边的能有出息?看人家路不通的儿子念的是当官的学校,说不定分派在县委上班。”
   “爹,为甚要和路家儿子比?你不是看他家不顺眼,还比较?”其实,枣花何尝不想考上好学校,自己的能力有限。
   枣望看着女儿,摇了摇头。村子里的人对两家的议论成了茶余饭后的新闻。既然人们都想看到两家的斗争和结果,那就不能输给路家。两家的仇恨仿佛定格在村子里存在,仿佛落后的村子里需要这么一道解闷的平台。
   三
   六月的太阳如同一颗火球,晒得美葵翻出白花花的叶子,一株株焉着脑袋,提不起一点精神儿。
   南梁地仡楞上坐着一个老头,光着膀子,黝黑的脊背晒得冒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他黑着脸,戴着顶破草帽儿。身边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平头,方脸,大眼睛,皮面嫩白,一看就是没干过农活的白面书生。小伙子穿一件白色衬衫,敞开领口,撩起衣襟当扇子使。老头摘下头上的破草帽戴在小伙子头上,小伙子又还戴在老头头上。
   是路步通父子两来地里掐美葵旁支,累了休息。
   “爹,我看以后不用种庄户了,你一个人受了一辈子苦,我有了工作进城生活。”路政威看着父亲汗渍斑斑的脸说。
   路步通没说话,趔过腰子从破衣兜里掏出一沓白纸和烟袋。捻了一张白纸,又捏了一把烟丝,放在白纸上卷成长圆形状,再用唾液沾合。一支仿似“洋旱烟”的卷烟成功了。他叼在嘴上找洋火,儿子路政威拿起丢在父亲身边的破衬衫,找出洋火点燃父亲嘴上的烟。路步通“咝啦”吸了一口,圆形的嘴巴里烟雾徐徐吐出来。
   烟雾随风吹在路政威的脸上,他侧过头看着父亲,明白父亲不喜欢他的话了:“爹,以后少种点不要太累了。”
   路步通又狠劲吸了一口烟,呛的脸上涨得通红,立即咳嗽起来。儿子伸出手拍他的背,他推开儿子的手:“威威,咱村世世代代种地活下来的,历代也没出过个人才,你和枣家的枣花给村里露脸了。都是指望地皮收成,土地就是命根子,离开还怕活得不舒服,你有出息爹咋活也舒心了。”路步通说着,眼窝噙着泪花。他拍了拍儿子的背,“儿子,回去哇,阳婆毒辣,怕中暑,爹一个受哇。”
   路步通说完,起身去伺弄那些庄稼苗,屁股后带起一股黄尘……
   地仡楞下便是一条羊肠小道,路政威起身准备回家。抬起头看一眼父亲,想喊父亲一起回去。烈日下的老人正干得起劲,一会翘起脚,一会双手叉腰扭扭腰肢。说真的,他还真受不了这烈日酷暑,坐着已经全身大汗淋漓,甭说干活了。他羡慕城里人的生活,向往城里人的繁华,更羡慕城里年轻人找对象手拉手谈情说爱悠闲幸福的光景。想起前几天和枣花挑水见面后让人风言风语,心里就不是滋味。他喜欢枣花,大学几年在一个城市读书,人不亲土也亲嘛!何况他们打小一起玩。小时候不懂大人之间的矛盾,但能感觉到两家大人见面就是极尽恶毒言语辱骂,村子里最多听到的八卦新闻便是“那两家又吵架了”。这是永不衰老的话题。他不能理解上辈人能有什么“冤仇”?这穷乡僻壤之地能有什么可争?不是你家烟囱冒烟,他家烟囱也冒烟,就是你家窗口飘出熬山药蛋的味道,他家门缝钻出蒸莜面窝窝的清香。黎明扛着锄头出去,晚上月没星稀看不见山,也看不见沟,看到的远近高低的、一孔孔窑口烘出星星点点亮光才回家。他庆幸自己一辈子脱离了与黄土地打交道这等职业……
   路政威觉得又渴又饿特别累,他拖着疲乏的双腿下了坡。
   “枣花!”
   “哎!”
   没走多远,刚刚下到沟岔口,遇见枣花在沟滩地挑苦菜。
   二人好像都无话说了,前后相随着坐在避开人群的树影下。
   “你这状元也出地了,你爹舍得?”枣花带着幽默的口气说。
   “就是舍不得啊,这不让我回去嘛。干农活这营生真不叫个事,八辈子不干也不稀罕。”路政威靠着大树,手里揪了一株草拨拉着。
   “农活谁想干啊,可谁都不干这世上的人怎活?皇帝都得饿死。”枣花说完,嘴角轻轻挑起,目光飘向路政威,发现路政威正专注地看着她。她笑了:“我说的不对?”
   “对,太对了,不愧是才女,有思想、有觉悟。这么美丽才华集一身的女孩不知花落谁家?”
   枣花的心“怦怦”跳起来,偶尔看一眼路政威,显得窘迫。她尽量让自己放松,“我有那么好?”
   “有!你在我心里一直是白雪公主,小时候是,现在是,以后是,一辈子是,枣花!”这声声由衷的赞美,枣花脸“噌”地就红了,血液好像要从每一个细胞涌出来。
   四
   每逢大晌午,高温蒸晒,躺着又睡不着。村子里的人就在村口那一颗大槐树下东家长西家短地嚼舌根。一般路步通蹲在哪儿枣望就早早躲开了。真是一对几世冤家,偶尔岔头碰面,一个个喉咙里哼得就像护食的狗。他一句:狗日的,他一句:死驴日的,尔后就是跺脚声。今儿中午,路步通早早靠在大槐树下抽烟,他常在这地儿消遣。身边几个老汉也来几口,他一一分给大家纸条和烟丝。要是平日里他边掏烟丝边说句:你们这些抠门东西,我这烟丝是刮大风逮的?可今儿他爽快地趔过身子,腰眼里掏出烟丝问问这个,再问问那个:抽不?老路今个是有甚喜事了,这么大方?身边的村民问。他没有说出也没有拒绝别人的问话,哈哈哈……而是通过大笑把内心的喜悦表露出来。槐树下的那些人看着他笑得神神秘秘,十分好奇。有的猜他儿子分派到好单位了;有的猜他锄地刨出金元宝了。大家七嘴八舌起哄,他依然咧开嘴笑。那笑咧得上颚露出两颗黑虎牙,满脸得意的神色说道:“我要和他做亲家了。”大家当然明白,这个“他”指的就是路步通的冤家对头枣望老汉。

共 41632 字 9 页 首页1234...9
转到
【编者按】该小说以晋西北一个偏僻农村为背景,以大山腰落后村庄——枣庄为缩影,描写了该村村民枣、路两家的矛盾原因以及村民枣望为了和路家较劲培养出大学生女儿的艰辛。同样,枣望的冤家路步通也培养出了大学生。路步通为人正直,六十年代由于父亲受管制的原因成家也是问题,好不容易娶回残疾女人也在儿子路政威三岁时候撒手人寰。自己省吃俭用供养儿子读书,儿子还算争气。同时,具体描写了主人公枣花与路政威受上一辈的矛盾的影响下的错综复杂的婚姻与丰富多彩的爱情生活。又较多地运用了乡土气息浓厚的幽默风趣的地方土语。女主人公枣花与男主人公路政威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情侣。由于父辈的矛盾他们只得偷偷结婚。婚后,由于工作性质的不同,二人所处环境不同,婚姻出现了裂痕。又偷偷离婚,离婚后的枣花回村踏踏实实搞扶贫工作。枣花发现偏僻的家乡枣庄仿佛与国家一切惠农政策无关,一直处于贫穷落后状况。直到2015习近平提出精准扶贫,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枣庄才看到了春天。成为公务员的路政威的人品转变的描写,恰好踏响了习近平时代的反腐倡廉步伐。与小说插入农村军人出身的三捣蛋李小三成为反衬:一个捣蛋调皮的农村小子,成为踏实办事的农村干部,体现了生活在底层农民的淳朴形象是不可低估的。三捣蛋协助枣花在工作中努力响应习近平精准扶贫的号召。改变农村旧的传统种植方式,发展养殖户。工作中也遇到了来自个别自私落后的村民的反对和阻挠。从中经历过眼泪、误会,坚持不懈的努力付出;修桥铺路,终于得到贫困落后思想村民的认可。枣望与路步通两冤家、亲家最后在一次生死关键时刻化解了矛盾,体现了路步通宽厚的人格。政道上所犯下错误的儿子懂得回头是岸,最后得到枣花原谅。小说结尾安排人物各自的爱情都得到圆满:三捣蛋妈妈在枣望老汉的撮合下与一生鳏夫的路步通结为夫妻。村支书三捣蛋童话般地拥有了爱情,妻子,儿子,圆满的一家子。总之,小说人物都得到了美满的爱情和幸福的婚姻,结局是完美的,也是令人振奋催人奋进的。 小说写作手法娓娓道来,描写手法细腻,在表达情感之时不忘令读者反思――官场人性的腐败与变幻的丑陋,暗含珍惜当下之意,给此类体裁文章树立了榜样,力荐共赏!感谢赐稿晓荷,期待您的更多精彩!问好老师!【编辑:桑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1001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桑瑜        2018-07-09 19:07:25
  小说结构严谨自然,情感表达真挚,读来令人思考,佳作!
东隅已逝,桑榆未晚。朽木逢春,顽石亦成璞玉!
回复1 楼        文友:云端轻舞        2018-07-10 05:43:02
  谢谢幸苦编辑,问好!
2 楼        文友:桑瑜        2018-07-09 19:08:31
  全篇小说写作手法细腻,非常适合这类乡村体裁的文章,小说标题紧扣人心,为当代社会带来当头一喝!欣赏!
东隅已逝,桑榆未晚。朽木逢春,顽石亦成璞玉!
3 楼        文友:何叶        2018-07-09 19:56:50
  拜读佳作,非常棒!感谢姐支持社团。祝好!
何叶
回复3 楼        文友:云端轻舞        2018-07-10 05:43:49
  谢谢关系,问好!
4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7-10 06:19:07
  拜读老师精彩的小说,感谢老师辛苦的创作,问好老师,感谢赐稿晓荷,谢谢支持。桑瑜的编按也非常精彩,也辛苦了,奉上香茶一杯。
叶华君,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回复4 楼        文友:云端轻舞        2018-07-10 09:11:06
  谢谢关系,问好!
5 楼        文友:何叶        2018-07-11 21:43:05
  恭喜姐精品!姐真棒!期待更多精彩。
何叶
回复5 楼        文友:云端轻舞        2018-07-12 08:23:43
  写谢鼓励,一定努力1
6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7-12 07:20:12
  恭喜老师佳作获得精品,希望再接再厉期待更多精彩。希望老师继续投稿支持晓荷,谢谢!
叶华君,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回复6 楼        文友:云端轻舞        2018-07-12 08:24:25
  谢谢鼓励,共勉!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