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我愿陪你慢慢变老(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我愿陪你慢慢变老(小说)


作者:吴宏萍 布衣,482.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79发表时间:2018-07-10 14:21:49

“嫂子!嫂子!告诉你一个非常奇特的事情。”张岚的小姑子从外面回来,气喘吁吁地大声喊她。
   “什么事啊,慢慢说。”听到小姑子的喊声,张岚从房间里出来。
   “我今天陪我的朋友去人民医院给她孩子看病,那个女医生长的和你是一模一样,我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嫂子,这天底下哪有这样像的人,你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姐妹啊?”
   “没有啊,我妈就生我一个啊。”
   小姑子的话,让张岚深思起来。早年就有人说过张岚是抱养的,张岚也问过母亲,母亲说人家都是吃饱饭没事干,发誓要跟人家去对质,吓得张岚一直就没提过这事情。
   难道我真的是抱养的?我真的有个双胞胎姐妹?
   几天来张岚一直在想这个事情。那天实在忍不住了,她来到了人民医院。她挂了个号,进去以后,那医生和她都愣住了,这不就是镜子里的自己吗?
   那女医生除了嘴巴上比她多了一颗痣之外,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就连发型都是一样的。
   “我不是来看病的,我听我小姑子说你跟我长的一样,我来看看。”张岚对女医生说。
   “是啊,那天是有个人跟我说,我跟她嫂子长的一样。”
   她们没有说什么,不约而同地拿起手机,留下电话。
   星期天两人约好喝茶。
   茶座里,两个人都仔细地互相看着,她们都笑了。
   女医生叫王思韵,跟部队转业的丈夫刚刚来到这个城市,在人民医院上班还不到一个月。
   “我可能是我的母亲抱养的,以前就有人说过,我也问过我妈妈,但她没有承认。”张岚首先开口。
   “我不是抱养的,我还有个哥哥,我们老家也不在这里。你是不是我妈生的呢?”
   那天两个人说了很多话,越说越投缘。她们都觉得她们有很多的相似点,但不能确定她们有没有血缘关系。
   王思韵刚来到这个城市,对这个城市不是很熟悉。这以后张岚经常带着她,她们在一起喝茶,逛街。她们的感情一天比一天好,真的就像是亲姐妹。
   有一天两家人一起聚餐。见面后,王思韵丈夫刘建业,张岚的丈夫石浩然都吓了一跳: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人。
   王思韵不愧是医生。她对张岚说:“我们去做个‘生物学全同胞’鉴定吧,也许我们真的就是亲姐妹呢。”
   “好啊。”张岚表示赞同。
   两人约好时间去了市里的权威医疗机构做了鉴定。过了不久,两人一起去拿鉴定结果。看到结果,她们都呆了,她们的染色体配对达成百分之九十九。
   医学证明,她们是亲姐妹。
   霎时,她们紧紧地抱着一起,激动地眼里都闪着泪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思韵首先想到的是张岚可能是自己的母亲生的,那年代计划生育太紧了,母亲是不是因为孩子太多,把张岚送人了?
   她们决定各自回家悄悄地问母亲。
   张岚很小的时候询问过自己的身世,都被父母挡回去了,现在她又回来询问,母亲李老师和丈夫决定把事情的原委告诉女儿。
   张岚的母亲是个小学老师,父亲是个医生。因为身体原因,张岚的母亲不能生育。
   那时候他们都在偏僻的乡镇工作。那年医院里有个产妇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孩,因害怕超生罚款,要把孩子送人,好心的妇产科医生,为张医生领养了其中的一个。
   张岚的母亲诉说了这一切,似乎松了一口气,她对女儿说:“张岚啊,我们知道你已经长大了。在你结婚前,我们就想告诉你有关你的身世。但是我们舍不得,怕你烦恼。从小我们怕你受委屈,为了你能更好地成长,我们几乎花费了所有的积蓄,在你上一年级的时候,动用了各种关系,我们才调离了原来的地方,来到了几百里以外的陌生的城市工作。我们本来打算就这样生活下去,不想告诉你的。现在你又重提这事,我们觉得还是都告诉你的好。”
   听了母亲的话,张岚紧紧地抱着母亲,失声哭了起来:“妈妈,你永远是我的母亲,你和爸爸对我恩重如山,养育之恩我难以回报,我只是因为……”
   张岚把自己遇到王思韵的事情告诉了母亲。并猜测自己是不是王思韵母亲生的。
   听了张岚的讲述,张岚母亲当时就否认了。她说:“当时确实听说那产妇生的是双胞胎,但那产妇家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至于还有一个女孩的下落,我们也不清楚,只听说是一个外地人领走的。”
   张岚把母亲的话告诉了王思韵。
   王思韵听了张岚的话,非常惊讶,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不是母亲亲生的。
   王思韵的父母在农村,哥哥在当地县城上班。王思韵比哥哥小三岁,她从小就被她的父母和哥哥宠着,她哥哥都没有上大学,却让她上了大学。如果不是亲生的,父母能这样做?
   一夜都没有睡着,王思韵觉得应该请假回乡下去看看父母。
   来到了家乡,王思韵心里很复杂。自己在这里长大,竟然根不在这里!
   父母看到王思韵一家三口回来,真得是乐坏了,父亲满院子地抓鸡抓鸭,母亲忙着烧开水杀鸡杀鸭。
   晚饭后,王思韵提出要和母亲一起睡,要和母亲说说话。
   母亲问了许多家长里短,看到王思韵生活幸福,母亲非常高兴。
   王思韵真的不知道怎样提起这个话题,她心里矛盾极了。她怕伤母亲的心,母亲头发已经花白,为了能让她上大学,父母亲吃了太多的苦,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哥哥本来也可以上大学的,但供两个孩子上大学对这个贫穷的家庭来说实在是太难了。母亲毅然决然地让哥哥去打工。母亲一直认为,女孩子要富养,男孩子吃点苦不算什么?
   一夜没睡着的王思韵,实在开不了口。
   第二天早上,王思韵的丈夫刘建业问王思韵谈的结果。王思韵哭了,说自己实在不忍心问。
   刘建业劝说着王思韵,再三提醒她这次回来的目的。
   第二天晚上,王思韵还是说不出口。刘建业不得不自己跟老丈人说了。
   “爸,我们这次回来,主要想问问,思韵是不是你们亲生的?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就是想证实一件事……”
   刘建业把王思韵遇到张岚的事情讲了一遍。
   听了女婿的话,老丈人一句话没说,转身回房间去了。
   刘建业发现,老丈人房间的灯一夜没熄……
   第三天早上起来,王思韵一家三口要回城了。
   她的父母什么也没说,可她发现母亲的眼睛红红的,她不敢看母亲,她觉得自己实在是不孝,就是自己不是母亲亲生的,这么多年了,自己也不应该问母亲啊。
   带着非常复杂的心情,王思韵一家离开了乡下。
   回到城里,王思韵和张岚讲了自己的省亲过程。张岚也表示理解。她们还是在星期假日带着孩子一起吃饭、喝茶、聊天。
   那天早上,王思韵刚下夜班回到家,就看见父母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到她家。
   王思韵很愣了一下,因为她的父母这是第一次来城里,更是第一次来自己的家。
   王思韵赶忙让父母进了家门。她高兴地搂着母亲,嗔怪母亲来了也不事先说一声。
   刘建业晚上下班回来,看到岳父母也很高兴,他准备带着岳父母去城里看看夜景。岳父母很客气地说晚上就不去了。
   晚饭后,王思韵让孩子睡觉了,她知道父母这次突然造访,肯定是为自己身世的事情。
   大家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王思韵的母亲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红包被,对王思韵说:“孩子,这是你的亲生父母留给你的,当初你外婆就是用这个把你抱给我的,还有这张纸条上写着你的出生日期。”
   接过母亲给的东西,王思韵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她搂着母亲说:“妈,我就是你亲生的。”
   王思韵的母亲把当时的情况告诉了他们夫妇。
   王思韵养母的外婆和她的亲生父母家离的不远,王思韵的亲爷爷奶奶一定要个孙子,她的亲生母亲在她出生前已经生了个女孩,为了生个男孩,她到处躲胎,可生下来的还是女孩,为了躲避罚款,他们狠心的把两个女孩都送人了。
   王思韵的外婆想到自己的女儿只有一个男孩子,也看着女孩长的很可爱,就把孩子抱回来送给女儿养着。
   这么多年过去了,外婆早已作古了。养父母也一直没有提起过思韵的身世。他们一家把思韵当作掌上明珠,就是思韵的哥哥也不知道她是抱养的,什么都让着她。
   听着母亲的叙述,王思韵百感交集,养母一家对自己真的是恩重如山啊!
   养母对王思韵说:“我们不是要刻意隐瞒你,我们怕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以后会烦恼。现在你已经成家了,也有了孩子,我看你还是去看看你的亲生父母。他们当时把你送人,也是因为计划生育太紧,你爷爷奶奶的重男轻女思想根深蒂固造成的。你也是妈妈,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亲生骨肉送人的,你要理解。没有你的亲生父母就没有你。”
   养母的一番话让思韵心里感慨良多,养母的通情达理深深感动着思韵夫妇。
   送走了养父母,王思韵找到了张岚,她把养母的话讲给张岚听。她们都对父母把她们送人的事情很生气,为什么要生下我们?可为什么又把我们送人?
   一天又一天,她们都生活在矛盾中。
   养父母的话时常在耳边响起,是啊,养父母都不忌讳了,我们还顾虑什么呢?
   她们商量着,是不是要去看看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不是要去看看她们出生的地方?她们也想去当面问问亲生父母,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经过几番讨论,她们决定去看看自己的亲生父母。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张岚和王思韵两家一行六人开着车来到了她们出生的地方。
   经过多方打听,她们来到了一个叫兴华的村子里,在村子的边缘找到了这户人家。
   那是让人看了心酸的人家。三间瓦房已经很旧了,家里几乎没有什么物件。家里家外透着悲凉。
   这就是我们的家?我们亲生父母生活的地方?
   思韵张岚思忖着。
   她们走进门,只看见床上躺着一位满脸病容的老人,看他那样,好像有七十多岁了。
   她们和老人攀谈起来,询问老人是不是在很多年前生过一对双胞胎女儿。老人听了以后,眼泪就流下来了。连说对不起女儿,现在自己这样完全是报应。早知道就是大队把房子全拆了,就是要饭也不会把女儿送人。
   正说着,一位头发几乎全白的女人走进了家门。王思韵张岚一看就知道,那是他们的母亲,眉眼间她们多像她啊!
   两人情不自禁地上前拉着老人的手,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看着两个三十多岁、穿着时尚且长得一模一样的城里姑娘拉着她,老人一时有点没转过弯了。她又仔细地端详着两个姑娘,老人愣住了,好像又明白了什么,老人开始嚎啕大哭。
   在两个女婿的一再安抚下,大家都止住了哭。
   老人慢慢地开始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老人说她叫贾桂芳,丈夫叫倪成忠。在张岚和王思韵出生之前,她已经生了个女儿。但公公婆婆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一定要她再生个男孩。贾桂芳的婆婆天天在家闹,不久贾桂芳在上了节育环情况下意外怀孕了。那时候计划生育非常紧,为了躲避大队干部的追查,她东家躲到西家,常常在棉花地里过夜。吃尽了千辛万苦才生下了孩子。哪知道又生了女儿,而且还是两个,为了逃避罚款,他们把孩子送人了,对外就说孩子生下死了。
   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说到这里,老人又哭起来,她直接就要给两个女儿跪下。王思韵和张岚赶忙拉着母亲,又一起跪在母亲面前,叫着妈妈,她们能理解母亲当时的难处。
   大家平静了之后,王思韵和张岚询问姐姐现在在何处。这一问,老人又是一番痛哭。
   原来她们的姐姐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生病去世了,姐夫带着孩子去了外地,几乎跟老人没有往来。
   老人又告诉她们,在把她们送人的两年后,老人又怀孕了。为了避开大队干部的追查,他们买了一条小船,整天在河上飘荡,那年天很冷,在腊月三十那天,就在船上生下了孩子。
   这回真的生了个男孩。
   儿子生下来以后,家里的房子都被拆了。
   也许是在船上生孩子受了寒凉,贾桂芳身体一直不好。孩子一直是爷爷奶奶帮着带,爷爷奶奶特别地宠爱这个孙子,什么要求都答应他。长大了以后,一直不学好,偷鸡摸狗的事情做了不少。十年前,因打群架,被判了三年。刑满释放后回来过一次,说是出去打工了,但从此杳无音信。
   三年前,倪成忠得了脑血栓,因为没有钱看,一直就在村卫生所挂点水兑付着,瘫痪在床已经三年了。
   因为身体不好,加之思儿思女心切,两位老人显得是那样的苍老,其实他们都不满六十岁。
   看着亲生父母如此的悲凉,两个女儿心像刀割一样。本来她们这次来是想质问父母当初为什么生下她们以后又不要她们了,现在这情形,她们怎么也说不出口。
   两个女婿开车去镇上给老人添置些日用品,两个女儿帮着母亲收拾家里。
   王思韵是个儿科医生,但她对脑血栓还是了解的,她询问了父亲的身体情况,她知道父亲的病不能再拖了,一定要去大医院治疗。
   女婿买回了很多东西,他们一起帮母亲烧好了饭。父亲含着眼泪说,这是几年来最丰盛的饭了,过年都没有这样丰盛过。
   父亲的话,让女儿女婿心里发酸。
   他们决定带两个老人去城里,无论如何要先给父亲看病。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他们跟老人约定,过几天就来接老人去城里。
   对孩子们提出的进城计划,老人不赞同。他们一直就觉得对不起孩子,怎么还能给孩子添麻烦呢?
   他们要走了,两个老人拉住他们的手久久不放松,一直走很远了,贾桂芳老人还站在路口,从车后窗里看着母亲的一头白发,这哪像六十岁不到的老人啊?两姐妹真的是泪如雨下。
   他们临走时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老人。
   回去的路上,他们心里都不平静,自己现在都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了,可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却是如此的生活状态。
   唉,造化弄人啊!
   没过几天,她们安排好了一切,开了两部车,又回到了兴华村来带老人。两个老人看到他们回来,那是满心的高兴啊。
   这时候的王思韵和张岚没有一点责怪父母的意思。她们也是做妈妈的人,她们能理解父母亲当时的处境。
   但两位老人还是再三推脱说不想进城。
   思韵对母亲说:“妈妈,你虽然没有把我们养大,但你生了我们,没有你就没有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愿意陪你慢慢变老。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没有孝敬你,我们生活都很好,你过着这样的日子,怎么能让我们心安啊?”
   “是啊,思韵说的对,爸爸,没有你们怎么会有我们,跟我们进城吧,只有你们过得好,我们才能有真正的幸福。”张岚搂着爸爸说。
   两个女婿也表示赞同,一再要求老人进城。
   在孩子们的热情相邀下,两个老人答应跟孩子们进城了。
   回到城里,她们先把父亲送进了医院住院。
   一个多月后,父亲的病大有好转,慢慢地能下地扶着凳子走路了。
   这期间他们决定出资给父母在他们家的附近买一房子。
   他们天天看房子,终于在他们家不远处买了一小套的二手房,然后又请工人简单地装修了一下。
   一切准备停当,正好父亲能出院了。
   他们把老人安排在新买的房子里,由母亲照顾着父亲。
   周末,思韵和张岚都要带着孩子来看望老人。
   王思韵和张岚的养父母都来看望了老人,老人感谢他们的养父母把孩子们培养得这么好,两家养父母也感谢老人为他们生了好女儿。
   贾桂芳、倪成忠老人在两个女儿的悉心照看下,一直在城里幸福地生活着。

共 555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作者用朴实无华的语言,演绎了一短人间亲情!张岚的小姑子陪自己的朋友去人民医院给她孩子看病,那个女医生长的和嫂子竟然是一模一样。几天来张岚一直在想这个事情。那天实在忍不住了,她来到了人民医院。她挂了个号,进去以后,那医生和她都愣住了,这不就是镜子里的自己吗?那女医生除了嘴巴上比她多了一颗痣之外,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就连发型都是一样的。女医生叫王思韵,跟部队转业的丈夫刚刚来到这个城市,在人民医院上班还不到一个月。有一天两家人一起聚餐。见面后,王思韵丈夫刘建业,张岚的丈夫石浩然都吓了一跳: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人。 两人约好时间去了市里的权威医疗机构做了鉴定。过了不久,两人一起去拿鉴定结果。看到结果,她们都呆了,她们的染色体配对达成百分之九十九。医学证明,她们是亲姐妹。她们决定各自回家悄悄地问母亲。张岚很小的时候询问过自己的身世,都被父母挡回去了,现在她又回来询问,母亲李老师和丈夫决定把事情的原委告诉女儿。张岚的母亲是个小学老师,父亲是个医生。因为身体原因,张岚的母亲不能生育。后来,王思韵的母亲把当时的情况告诉了他们夫妇。王思韵养母的外婆和她的亲生父母家离的不远,王思韵的亲爷爷奶奶一定要个孙子,她的亲生母亲在她出生前已经生了个女孩,为了生个男孩,她到处躲胎,可生下来的还是女孩,为了躲避罚款,他们狠心的把两个女孩都送人了。王思韵的外婆想到自己的女儿只有一个男孩子,也看着女孩长的很可爱,就把孩子抱回来送给女儿养着。那时候他们都在偏僻的乡镇工作。那年医院里有个产妇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孩,因害怕超生罚款,要把孩子送人,好心的妇产科医生,为张医生领养了其中的一个。再后来,姐妹两家人相约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的母亲叫贾桂芳,父亲叫倪成忠。在张岚和王思韵出生之前,她已经生了个女儿。但公公婆婆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一定要她再生个男孩。贾桂芳的婆婆天天在家闹,不久贾桂芳在上了节育环情况下意外怀孕了。那时候计划生育非常紧,为了躲避大队干部的追查,她东家躲到西家,常常在棉花地里过夜。吃尽了千辛万苦才生下了孩子。哪知道又生了女儿,而且还是两个,为了逃避罚款,他们把孩子送人了,对外就说孩子生下死了。原来她们的姐姐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生病去世了,姐夫带着孩子去了外地,几乎跟老人没有往来。在把她们送人的两年后,老人又怀孕了,这回真的生了个男孩。儿子生下来以后,家里的房子都被拆了。也许是在船上生孩子受了寒凉,贾桂芳身体一直不好。孩子一直是爷爷奶奶帮着带,爷爷奶奶特别地宠爱这个孙子,什么要求都答应他。长大了以后,一直不学好,偷鸡摸狗的事情做了不少。十年前,因打群架,被判了三年。刑满释放后回来过一次,说是出去打工了,但从此杳无音信。三年前,倪成忠得了脑血栓,因为没有钱看,一直就在村卫生所挂点水兑付着,瘫痪在床已经三年了。因为身体不好,加之思儿思女心切,两位老人显得是那样的苍老,其实他们都不满六十岁。姐妹俩将亲生父母接到城里,首先为父亲治病,还为父母在自己家附近买了一套二手房安居下来,贾桂芳、倪成忠老人在两个女儿的悉心照看下,一直在城里幸福地生活着。全篇文字朴实无华,平铺直叙,尽显真诚。姐妹情深,孝心可贵,多少怨恨,一风尽吹,唯有亲情,温馨暖人!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7-10 14:23:54
  全篇文字朴实无华,平铺直叙,尽显真诚。姐妹情深,孝心可贵,多少怨恨,一风尽吹,唯有亲情,温馨暖人!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吴宏萍        2018-07-10 16:25:22
  我写这篇小说,就是想对计划生育那个年代出现的一些现象作些披露。在农村,当年有很多父母超生了孩子,害怕罚款,把孩子或送人或丢弃的。计划生育的年代,造就了这一奇特的社会现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是能够理解父母的做法的。现在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老龄化的社会,年轻人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可他们的父母未必就过得好。这些年轻人应该如何去看待他们父辈们当年的做法呢?同时我也想通过这篇小说,对“老有所依,老有所养”的社会问题作一思考。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