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遇见】困难补助保密,组织部提拔成谜(小说)

编辑推荐 【晓荷·遇见】困难补助保密,组织部提拔成谜(小说)


作者:军旅作家18 进士,9742.2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12发表时间:2018-07-12 12:00:33
摘要:靠工资吃饭的,感觉困难,困难补助应该给谁,就保密了;组织部提拔干部一再拖延,结果就成谜了……


   我回到文联办公室,看见一个非常面熟的人在办公室等着。但是我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不是我大样,因为在电视台当编辑时,经常采访,许多的主角就记不准了,何况许多一面之交的人,就更想不起来了。他看了看我,就出去了。
   这时一个同事给我说:“这就是曲坡抬阁的团长龙长顺,他听说省里下拨了保护文化遗产——抬阁的资金,几万元的,他想最少也应该给他分一部门的,给一半也行的。任主席说,很多专家的吃饭钱,县领导不给报销,文联也没有钱,这一次下拨一点钱,根本就不够到新天地宾馆结账的,所以,龙长顺就不高兴了。龙长顺给人打电话,想叫他来和任主席说一下。等了半天,也没有反应的。你一来,他认识你的,就走了。”
   我马上想起来了,我和他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在《洪河风》里边,我看曲坡抬阁表演团团长龙长顺的彩色照片很多次了。
   我想,龙长顺自然知道消息了,又来一次想分一部分钱,没有达到目的,今后的合作,就不一定愉快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古语,但是文联的这一个“曲坡抬阁”被评为“中国抬阁之乡”,龙长顺的功劳也是不能无视的。当然,龙长顺现在心里有意见,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敢和任主席撕破脸皮说分钱的事吗?这是一个未知数的。
   同事给我说:“你要是抬阁表演队的团长,肯定敢和任主席撕破脸皮分钱的。”
   “可惜我没有当曲坡抬阁表演队团长的本事的。”
   “你打官司起诉广电局的事情,怎么样了?还没有补发你的工资吧?”
   “没有呀。市中级法院维持了区法院的意见。我已经去省高级法院申诉了。省高级法院给我写了一张“信函”,建议市中级法院重新审理的。”我无奈地说。
   “还审什么?听说县领导已经给你签字了,把钱划拨到文联的账上了。”
   “真的吗?你说了不顶用吧?县领导给我补发工资了,我就不需要去省高级法院了。”
   “看看你,想钱想疯了吧?我逗你玩的。”
   “真不够意思。逗我玩取笑我吗?”
   “好了,还有一个好消息。文联有一笔钱,是职工困难补助一万多元。你不是打官司起诉,要求补发工资一万多元吗?把这一个钱给你拿走,你就别告状了吧?”
   “你说给我,你不是主席局长一把手,哪一个会计会听你的?”我马上来了兴趣。
   “你没有拿到困难补助吗?我们都以为你拿到了一万多元呢。”
   “我真的没有见到钱。你拿到钱了?”我问道。
   “我拿到钱,就不会给你说了。你问问文联其他人,谁拿到钱了?”
   “你去问一问吧。你给我开什么玩笑?”我感觉同事还是在逗我玩寻开心的。
   “你爱问不问,我是问过了。”
   我一听这样的情况,就问了副主席、办公室主任等几个人。他们都不知道文联还有一万多元困难补助款的事情。
   但是大家又感到这不可能是空穴来风的。于是大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很快就落实了,真是有两笔记载,文联职工困难补助,三月份支出困难补助8260元,四月份支出困难补助5940元。谁困难?谁领走了?
   大家心里都在犯嘀咕,最后认为应该找纪检委、审计局,但是大家都不想出马,有人说:“年轻人跑得快,去吧。”
   于是大家就看着我。我说:“纪检委我去过的,轻车熟路,但是纪检委需要拿证据的。你们谁有复印件?或者拍照了?或者人证,你们谁写一个证明,证明自己看到了,我拿着这一些证明去纪检委。”
   大家没有人写证明,互相看看,一个同事就说:“纪检委这么要求,就麻烦了。万一纪检委一查账,看不到这两条记载,或者任主席和纪检委的哪一个关系好,就不好办了。不要去纪检委了,去审计局吧。”
   “审计局谁去?”我问大家。
   “年轻人跑得快,你去吧。”
   “我没有去过审计局,那就去一次看看情况吧。”我愉快地来到审计局。一位女同志接待了我。
   我说了情况,人家认真记录了一下。叫我留下电话,以便联系。
   我感到很顺利,心里十分高兴地说:“感谢你们为大家服务,这样可以还领导一个清白,还大家一个明白。过几天我再来看望你们吧。”
   “好。”女同志也很开心。
   我回到文联,说了情况。大家感到这样的接待规格,恐怕结果是不容乐观的。
   有一个同事给我说:“看起来审计局估计是不想管这一个事情了,他们就是审计出来了,审计局叫一把手去,人家不去,审计局还得请纪检委出马。这样一周转,还不如直接找纪检委呢。”
   “纪检委要求实名制举报的,匿名举报,根本就没有人来重视这件事的。审计局我跑了一次,纪检委这一次,你们就选一个代表去吧?”我说这话,不是害怕白跑路,而是感动大家这么不想实名举报,太不痛快了。
  
   这时候组织部要求各单位推荐后备干部。文件下发了,按照文件要求,文联的人员,年龄普遍偏大,就没有符合推荐条件的人员。但是组织部也说了,特别优秀的,年龄可以放宽10岁的。一般干部提拔不超过35岁,特别优秀的不超过45岁。这样我就够条件了,我没有超过四十五岁的。
   我在部队就遇到了这样的机会,大家讨论:提拔起来当官,是为了当官发财,还是为了干事创业?
   有人说:不提拔起来,你自己怎么干事创业?谁听你指挥?所以,想干事创业,必须得当官,怎么当官?即使贷款也可以理解,贷款送礼当官了,才能干事创业,也是好官,也是大家拥护的。
   有人说:当官可以干事创业,不当官,照样可以干事创业。如果贷款送礼,就是行贿,行贿的人当官了,不贪污,是不够本的,谁傻呀?你说干事创业,一心为公,谁信呀?我就是爱说实话,不送礼不行贿,不提拔我当官,我照样干事创业。这样大家才拥护的。
   我也参与了讨论,我认为不能把组织部门看成收礼职能部门了,有的组织部的确收礼了,提拔了一些带病的干部,但是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
   同事给我说:“你就不送礼,看看你能不能提拔起来?这一次,文联就不会推荐你的,任主席不会同意,《洪河风》编辑部主任郭东亮也不会同意你,其他人自己也想提拔的,你自己选自己一票,只是少数,根本没有一点作用的。”
   “没有作用,也是我的一个民主权利吧。”
   文联一开会,组织部来人三名同志,真的提到推荐后备干部,只有一个名额,无记名投票,你可以弃权,可以选一个,如果选两个以上,你这一票,算是弃权的,大家很快就填写了自己的选票,交了上去,没有当场公布结果。一个小道消息就出来了,一个得票最多,13票,文联15个人,只有两个人没有投票给人家。
   同事给我说:“你不可能13票吧?你最多两票的。你就放弃梦想,哪里凉快,就到哪里去吧。”
   “你冬天说这样的话,就不对了。现在是冬季,哪里也不凉快,哪里都很冷的。你要是夏天说这话,哪一个也想找凉快的地方去的。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并不是感到意外,而是感到可以理解。
   第二天,组织部一个科长给我说:“你会写材料,应该和《洪河风》有感情的,听说你不同意办《洪河风》?办《洪河风》对你有什么损害?”
   “你听谁说的?是不是任主席给你说的?郭东亮给你说的?他们不叫我参与《洪河风》,我不参与也没有意见,谁又这样放风,胡乱说话呢?”
   “你同意就好。这一次你自己投自己一票,表示你有主见,想提拔也不是坏事。我们向领导如实汇报,你自己也要努力,给书记、部长写一份推荐信。现在注意自己的言行,有人说你还在法院要说法,要工资,当然,这是你说权利,但是对立面多了,影响就出去了,两个人放在一起,一个没有明显的对立面,一个有对立面的,你就知道最后的结果了。”
   “我听说了,一个县领导说:一提你,那么多人反对,提拔你,就得罪了那么多人;一提你,没有什么人反对,也不得罪人,大家同庆,团结起来干工作,何乐而不为呢?”
   “这是真的,你听说了,想一想,自己就知道少树对立面,少得罪人,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吃亏是福,不要老是在一些小事上斤斤计较了。”
   “好的。感谢领导,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的。”
   “不要客气的。你是省作家,好好创作吧。”
   我很快写了一份自荐信,复印了几份,书记、副书记、组织部部长分别邮寄了。当然,提拔不提拔是领导决定的事情,自己表示了自己的意思,就够意思了,县领导是什么意思,咱们就不知道了,老是想着找领导要求提拔,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有的人花钱送礼了,也没有提拔起来,那就更没有意思了。
   很快就出结果了,全县谁也没有提拔。但是并没有叫大家失望,组织部传出消息,过去的推荐依然有效,并且很快要提拔的,不能影响工作,有的人写了十几年入党申请书,才批准的,入党和当干部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不能这一次提拔不了,就不干工作了,这是组织部考验我们的时候,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

共 330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作者继续以第一人称叙述文联办公室的怪事,困难补助保密和组织部提拔成谜,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有着生活的真实感。前一件事,叙述文联发生了万多元的补助款,都不知道补助了谁,所谓的保密是怪事。第二件事,组织部要求各单位推荐后备干部,在文联内部此事成迷,无人知道,“我”是一个年轻干部,大家都认为属于推荐范围,有着许多的感悟。小说以“我”在文联的经历,反映了一些基层单位办事不公开的怪现状。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18-07-12 12:03:11
  小说以“我”在文联的经历,反映了一些基层单位办事不公开的怪现状。感谢赐稿支持,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回复1 楼        文友:军旅作家18        2018-07-12 13:06:49
  提拔好像是中奖。不能太当一回事,有的人为了提拔,千方百计出卖灵魂,就是不太好了。
2 楼        文友:军旅作家18        2018-07-12 13:05:25
  感谢秋觅老师的精彩编者按,其实哪一个单位都是这样的,推荐了,不一定提拔,不推荐,也不一定不提拔。这一次不能提拔,下一次有机会的。你不能太悲观了。一辈子不提拔,也要有一个希望的。希望的美好,就是活着的意义。
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律师报、中国国防报、人民军队报等发表三百多篇稿件,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转业后是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3 楼        文友:孙巨才        2018-07-13 14:39:11
  王怀正战友您好!我看了你的很多敢于切中时弊、面对现实敢说真话的作品,后来了解到你是河南省作协会员,又当过兵在《前卫报》发表过文章,更感到特别亲切。我是河南武陟县人,1969年2月参军在山东长岛、青岛当兵,也在济南军区的《前卫报》上发表过文章。我继而在最近几天看了你在江山网的文集,非常敬佩你的胆大、敢写。我很想知道你是什么县的人,能否通过江山网的飞笺告诉您的电话号码,我希望能向您拜师求教。
回复3 楼        文友:军旅作家18        2018-07-13 20:56:34
  老兄你好。我是1984年冬季从安阳县入伍的,先后调动几次,开始在武汉军区,85年武汉军区撤销,归济南军区,后来写了几篇稿件,调入兰州军区,2001年4月转业,开始在安阳县广电局当编辑,电视台编辑主要负责文章编辑工作,写了几篇小说、杂文、散文,就调入文联了。安阳市区划调整,现在归安阳市北关区了。我的电话:13598118563.也是微信号。谢谢老兄、老乡关注。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