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菊韵】来自西半球的呼唤(小说)

编辑推荐 【菊韵】来自西半球的呼唤(小说)


作者:中原笔人 布衣,264.2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56发表时间:2018-07-13 01:00:19


   一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你总是如期归来,又悄然离去。企盼你的来临,又恐惧你的来到!
   电脑屏上是正在敲的长篇小说《独身者》。24尺液晶屏右下角,显示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啊,又是一个情人节!
   我呆呆地坐在电脑椅上,再也无心思敲字了!显示器右下角QQ提示闪动,定睛一看:你有一封未读邮件。忙打开一看,啊,是在水一方!是在水一方,就是那个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斯坦福大学任教的她!犹如一块巨石溅起一朵冲天巨澜,激起一圈圈涟漪,扩散到远方……
   在水一方,二十年前的女友!她的实名叫李珊,是中山大学计算机应用与管理专业的硕士,原来,她给我QQ邮箱发了刀郎和云朵合唱歌曲《爱是你我》。珊珊,二十年过去了,你依然挚爱着这首歌!你是这样,我何尝不是这样呀?
   是啊,虽然你在西半球的美利坚合众国,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这首歌象一条金锁链,把你我的心紧紧地捆在一起……
   这只微微颤抖的右手,打开歌曲,立体声音箱飞出云朵那嘹亮悠扬的歌声:
   爱是你我
   用心交织的生活
   爱是你和我
   在患难中不变的承诺
   爱是你的手
   把我的伤痛抚摸
   爱是用我的心
   倾听你的忧伤欢乐……
   刀郎的歌声,沧凉吭镪的男中音歌声,强烈地拔动着我的心心弦。
   我瞌着眼皮,让心灵回归那失去的岁月……
   那年,在开往市区的机场大巴车里。你坐在我旁边的坐位上,上身倚在我身上,头靠在我的右肩膀头上,在我耳畔轻声说:“从广州白云机场飞往咸阳机场两个小时零五分钟,可是我觉得象从广州车站坐火车到西安火车站二十六个小时一样慢长,难熬呀!”当我转过头,你脸上露出笑靥,笑的是那么甜蜜,甜蜜中含有几分羞涩呢。我本想说:“这是你的心态问题!”可是,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吱声,双手捧起你的双腮,在你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三下,你闭上眼睛,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我困很,困很,这会光想睡觉!”
   “你睡吧!”
   说罢,我脱下蓝呢子大衣,侧过身让你躺在我的怀里,你很快就入睡了。我轻轻地给你扣上金黄色的羽绒大衣胸前两个扣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你脖子散开的深红毛线围巾绕颈围了三圈,再把我的大衣盖在你身上,盖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你的脖颈和脸。
   我盯着这张熟睡的脸,一刻也不离开,生怕你突然飞回广州似的。眼前这位姑娘,把自己一颗赤热的心交给了我啊!
   车窗外,瑞雪纷纷,漫天飞舞。不由使人想起,你我第一次见面的那个瑞雪之夜,尽管二十多年过去了,可它依然是那么清晰,历历在目,就象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样。
   那天晚上,我在办公室忙完已是十点四十五分,可是没有点睡意,就闭好门窗,打开电脑的QQ音乐,点开刀郎和云朵的《爱是你我》。这是已去逝的未婚妻韩芳最爱唱的歌曲,在高三那年的“红五月音乐会”上,韩芳唱的这首歌曲竟然获得一等奖。每当想到她,无论在家,还是在学校,听到这首歌曲,听着、听着,不由潸然泪下。
   这时,刀郎和云朵的歌曲,被压抑在这个不到四十个平米的办公室里,显得声音特别有震撼力。
   “哎呀,这是刀郎和云朵的《爱是你我》!”
   骤然间,歌声中出现一个亮丽的女生的惊叫声。我本能从电脑椅子上跳起来,关了歌曲,忙用衣袖抹了一下眼睛。转过头,你站在我背后,依然是清脆的声音:“我也非常喜欢这首歌曲呀!我,我……”。
   你的声音戛然而止,茫然地盯着我。良久,才不无歉意地说:“王老师,请你原谅我的鲁莽吧!”
   我眨了眨湿润的眼睛,强颜一笑,说:“没啥,下班以后没事就喜欢听听听音乐,我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听听歌曲。”当时,你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我给你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你面前的桌上。
   你依然目光随我转动。我不好意思的避开你的目光,盯着天花板。你冲着我淡然一笑,说:“人生谁能没有个七灾八难呀,上至皇帝达官贵人,下至一介草民,谁不是这样?”
   我转过头盯看你的这张麦色圆脸,这是一张充满着激情的脸庞。你这双晶亮的眸子,闪烁着热烈而诚挚的目光,象春阳般的温暖亮丽,而诱人。“多好的一位姑娘呀!”我心里赞叹不已。
   我被你的热情感动了。面对你这种真诚,我有什么可隐瞒的呢?
   我给你讲了我和韩芳的罗曼史。末了,郑重地说,她进了工厂,我却高考名落孙山!她却鼓励报这个大学的成教院,因为这个大学是全省的排行老大的大学,就是成教出来,拿个大专,也算是这个大学毕业生吧!
   当时,我和韩芳都是二十八岁的人了,为了供我上大专,三年竟没有买一件衣服。两家大人都希望,我们尽快结婚,她却第一个反对:“结什么婚?人家娃在成教院上学呢,你们这不是存心毁掉人家娃的前程呀!”
   两家大人,只好闭口无言了。讲到这里,不无悲哀道:“可谁知当我拿到毕业证没有一个月,而且就在这个大学上班了。当我想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她时,却得到车祸夺去了她的生命!”
   突然,我难过得不能自持,站起来,踱来踱去,双手插腰,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近乎歇斯底里般喊:“上帝呀,你对人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好人总是得不到好报呢?”
   你递给我一片湿巾,这才意识到脸颊湿漉漉的。
   你站在我的面前,女高音的声音有点微微颤抖:“你知道吗?人死是不能复生的呀!亲人死了,这种悲痛是完全可以理解呀!可是事情过去了三年了,你还没有从这种悲痛中走出来,如此下去,你能全身心地在这个大学干好本职工作?我听一个老师说,你的梦想就是当个作家呀!可是你知道,所谓优秀的作家不是读了两本小说,模访着别人,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掏两万多元出一部书,呵,我是作家了!恕我直言,这叫什么来,草根文学或业余作者,这样的作品,首先我自己不屑一顾,因为作者的水平有限!”
   我缄默了。你依然慷慨激昂:“你的未婚妻供你上学,决不是等你拿了个大专本本,就是她对你的最高期望值,一个早过了结婚年龄的女人,一再推迟婚期,还节衣缩食供你上大学,你可能认为,这是她深深爱你的一种必然,可是有一个关键之处被你忽视了。”
   我懵懂了,脑子里琢磨着什么是“关键之处”?
   “你未婚妻给你提过什么奋斗目标没有呀?”你眨着眼睛问我。
   “没有呀,从来没有呀!”我直率地对你说。
   你脸上掠过狡黠的笑容说:“看来你对女人不太懂,聪明的女人想要的,包括想说的不一定向你们男人一股脑倒出来。男人要想知道这一切,这就要看这个男人的悟性了。”
   我笑了,说:“你说的女人这个情况从来没有想过呢,她从来没有说过对我有什么期望呀。”
   “她要是说了,那她——就——是——傻——子!天下头号大笨蛋!”
   你这尖刻的言辞,使我为之一震,不由刮目相看眼前这个女生。
   盯着你一脸严肃,不由黯然长叹,凄然一笑。你却没有笑,这双犀利的目光锁定在我的脸上,说:“如果真有灵魂这么一说,你在悲伤的深渊中死去,在那个世界见到韩大姐,她能不伤心?能不恼火?她会说:我辛辛苦苦供你上大学,可你啥事都没干成却到天国来陪伴我!”
   蓦然,明亮的日光灯光中,你脸上浮起一抹红晕,你垂下头,歉意地:“王老师,请你原谅我这没大没小的放肆吧!”
   “你说的句句都是大实话,我很感动,也自愧不如你!”
   这时,你莞尔一笑,和刚才判若两人,刚才是我的严师,这会却才是一个大四学生呢。你端起桌上那杯没有热气的茶水,一扬脖子,喝了个底朝天。我忙说:“水凉了,我给你重倒一杯,你咋喝凉茶?”
   你妩媚一笑,说:“我全身都热烘烘的,就象在伏天一样。”说完,你端起空杯子走到热水器跟前给自己接了满满一杯,放到桌边,又拿起我的玻璃茶杯接了一杯,放在我面前的桌边上。
   我们隔着两个桌子面对面坐着,又象开头那样,喝着茶水,倪倪而谈。少顷,你问我:“王老师,你认识我吗?”
   我摇了摇头。
   “我在校报看到你发的一篇文章叫《梦想成真》,读后很有感慨呀!一个没有上过高中的人,竟然在名牌大学成教文科毕业考试获得前五名,而且发了成十万字的作品,真了不起!我这个人很喜欢文学,到大四了,却没有发过一篇文章呀!”
   “你是文学院大四学生吗?”我问你。接着又补充道:“肯定是汉语言文学专业!”
   “你才说错了呢。”你笑了,说:“我是计算机信息工程学院的呀。”
   从我对人的观察判断来看,你确定是个文科的好苗子,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并具,丰富的精神世界是从事文学的天然条件,不无遗憾:“你应该是一个很优秀的文科生呀,这是你自己选的专业吗?”
   “是的!”
   我有点惊讶:“你天赋这么好,为什么不报文科呢?”
   你连喝了几口茶,不紧不慢说:“一,中国有史以来人文科学是个比较发达的国家,而自然科学却落后了许多,只要是大学几乎所有大学都开有汉语言文学专业,可是计算机专业在我国兴起时间不长,学这个专业将来毕业也好找工作呀!”
   我点了点头,心里折服:眼前这位大四学生聪明呀!
   我站起来拿起你的杯子,又给你接满一杯水,毕恭毕敬地放到你面前的桌子上,说:“计算机专业挺好的。到现在我只能在电脑上改改稿子,放个歌曲,打一个A4版面,没有一个小时也得六十分钟呀!”
   你“扑哧”笑出了声,说:“你说话真逗人,打一个A4版面没有一个小时也得六十分钟,这不还是一个小时吗?”
   俩人都笑起来。末了,你收敛笑容说:“王老师,你不会电脑不行,别说上网,一个小时三块,就是打字吧,打字部打一页A4字号放小,人家一个版面问你要五块,多费钱呀!”
   我点了点头说:“啊,而且我的文章一般三五千字很少,都是万字以上呀!”
   你歪着头盯着我,眯缝着笑眼,问:“你想学电脑吗?”
   “当然,想学呀!”
   “我当你的计算机老师应该是绰绰有余吧?”
   我乐了,忙不停叫道:“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呀!”
   你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说:“学费嘛,不用交,可你怎么也得给老师意思一下吧?”
   “我请你在电子商城吃云南过桥米线,其他地方一碗米线一块五,这里一碗米线十块呀!”
   “怎么心疼了?”你这水灵灵的大眼球一转问。
   我笑了:“兰天计算机培训班一期多少钱呀,我还是没有吃亏呀!”
   你一扬头,双手插腰叫道:“算了吧,你不适合在大学工作,倒应该在商场打拼呀!”
   我笑了:“上帝从来没有给我一副商人的头脑呀!”
   突然,一个重要的事情浮上心头,忙说:“你这个小老师收了我这个大龄小学生,我可以问一下老师的尊姓芳名吗?”
   “可以呀!那有学生不知老师的姓名呀?”
   你佯装肃然,响亮地说:“本人姓李,本子李,名珊,和跚跚来迟的跚字同音,你叫我李跚老师吧!”
   说完,你自己先咯咯笑起来,我也不由曝发出哈哈哈的开怀笑声。
   这是自那个她走后三年来,我第一次欢畅的笑声。
  
   二
   机场大巴窗外,阴霾的天空,依然鹅毛大雪。车里,暖融融的,象时令步入阳春三月。你依然在我怀里沉睡,不知是车里空调温度太高,还是盖在你身上的蓝尼子大衣太厚,你脸颊泛起了红润。摸了一下你的额头,热烘烘,就轻轻地把围在嘴唇上的围巾和脖颈上的大衣领子朝下撕了撕,露出白皙的脖胫,还有红色保暖衣的领口。
   凝视着你这张酣睡的脸庞,心里荡起一股幸福的暖流,不由俯下身,在你的红唇上轻轻地吻了三下,你只是嘴唇动了一下,竟然没有醒来。这时,细微的呓语,引起我的兴趣,左耳贴在你的嘴唇谛听:“楠哥哥,楠哥哥,黄娟和肖芳要和我争你,你,你……”渐渐消失。
  
   我乐得,“扑哧”笑出了声,竟引起前排坐位上一对情侣站来,投来好奇的一瞥。管他呢!旁若无人,又重重地在你的嘴唇上吻了一下,你还没有醒!
   天哪,你太累了!左手又是抱着你的左肩,右手紧搂着纤细柔软的腰肢,回味着刚才的呓语,嘻,这个李珊呀,睡觉都不老实,还争风吃醋呢!
   提起黄娟和肖芳,不由得想起第一次我和她们QQ视频聊天的情景。那是你上研的第一个中秋节夜晚,你在宿舍洗衣服,你在粉红色的吊带下摆拭了拭湿漉漉的双手,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象个小馒头闪着光的黑色音响放在电脑显示屏旁边,带有拾音杆的摄像头放在显示屏正前方,朝着摄像头招了招手,兴奋地:“OK,你的头像很清晰,你可以清楚看到我吗?”
  
   “看到,看到,眉毛一根一根却很清晰!”我说着,灵机一动:“喂,你把摄像头拿起来,转一圈摇拍,让我看看你的宿舍,我从来没有到女生宿舍去过呀!”
   你头向摄像头一伸,骂了一句:“不要脸,偷窥女生宿舍!”
   我笑了说:“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偷着看别人,这才叫偷窥,我这叫光明正大!等于我千里迢迢到广州去你宿舍聊天吧。”
   “好吧,不过满足你这个欲望,必须经过舍友们同意呀!”你给了摄像头个背,隐约听到你的声音:“有个事给大家说一下,QQ那头的人要我摇拍咱宿舍的全景,他想看看我们宿舍是个什么样行吗?

共 23368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有一种情穿越时空,再次触碰时依然心痛。当熟悉的歌声跨越大洋响起,楠的沉寂的心一再次泛起波澜。回忆着与李珊相识的情景。是她抚慰了楠失去恋人的心伤。一次次的安慰鼓励,支撑起楠失落的天空。李珊用爱温暖了楠的孤寂心房。几年光阴,两个人感情日渐融洽,彼此之间包容与相知一起走了下来。楠无意间发现了短信,他无声的退出了,李珊远赴大洋彼岸,开始新的人生。也许时光有情,依然会聆听那首歌谣,珍藏曾经有过的美好肘光,爱收纳于心底最深的一隅。爱是你我,爱也曾经温暖了一颗孤独的心房。爱是永恒的主题,爱存于相知之心。一个委婉而动人的爱情故事,令人扼腕长叹。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玉之残泪        2018-07-13 08:29:48
  拜读佳作,欣赏美文,致意美好
2 楼        文友:枫魂帝星        2018-07-13 22:06:02
  爱是你我,一曲歌穿透灵魂而来。一段情永远的留在心中。感谢赐稿菊韵。问好夏祺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